乐读中文 > 玄幻小说 > 春芽的七零年代 > 390.第三百九十章 记忆缺失
    m.huashubao.org

    第三百九十章 记忆缺失

    这时候,雷默脑子里突然想起与黑衣人曾有过的几次简短对话。

    那个人虽然说的是普通话,那话里却带了些广陵的口音。

    ──这个方向,顺流而下就是广陵,他早早就准备了小船在这里,莫非,他其实是广陵人?

    正沉吟间,身后突然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随即是一阵哭喊喧闹的声音。

    其中有高喊妹妹的,还有喊小姨的,更有直接喊吕敏的。

    是郁春芽?雷默嚯然转身,大步朝着那个抱着吕敏在哭的小丫头。

    春芽一把抢过郁百岁怀里的吕敏,十分悲切地哭道,

    “吕敏,你这是受了多大的罪呀……都怪我来晚了……你放心,找到那个该死的女人,我一定会给你报仇雪恨的!”

    听到她哭泣的声音,春芽身后的一个中年妇女双膝一软,竟然跌坐在地上。

    过了一会,她苍白着一张脸爬了过来。

    地上除了干枯的野草,也有腐烂的落叶。

    中年妇女却全然不顾从枯叶中爬出来的虫蚁,一把从郁春芽手里抢过吕敏,随即嚎啕大哭起来,

    “小妹……小妹……你别吓我……”

    随后,她将自己颤抖的手伸到吕敏的鼻子下方。

    “呼……没事,是昏了过去,小郁,你吓死我了……”中年妇女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吕昭姐,昏倒也很严重的好不?”春芽还在抽噎,

    “你才受了二个小时的惊吓,可怜我一个孕妇,被吓了一天一夜了都,让我见到那个贱人,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她虽然一贯口头不饶人,却鲜有用那种不入流的骂人词汇,这贱人两个字于她来说已经是比较重的话了。

    雷默一把将她拉了起来,“地上湿冷,而且寒气重,你既然知道自己是个孕妇就老实一点!”

    “你终于来了?雷默?”春芽嘴一扁,又有点想哭。

    这一整天,她的心仿佛挂在半空中一样没着没落,现在知道吕敏没有事,而且雷默也来了,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在一旁牵着马的方小羊走了过来。

    “郁姐姐,这个黑衣姐姐是我发现的,我刚才想抄近路去清水镇找你,正好发现有一男一女带着她想从河道跑了,后来我就上公路向这位大哥求救。”

    他骑着马跟在雷默身后一路追过来,自然看到了事情的全部过程。

    那个黑衣人纵身从高高的峡谷往下跳的时候,他惊得眼睛都瞪大了。

    直至扁舟在河道中随风消失在远方,他才回过神来。

    现在看到春芽,他赶紧出来表明自己的功劳。

    不过,人毕竟不是自己救出来的,小羊同学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这一百块钱,人家到底肯不肯掏。

    他这里正七上八下,春芽却笑了,她从背包里一阵翻捡,找到自己的钱包,数了十张大团结递过去,

    “小羊,你做得很好!我既然答应过你,就不会食言,这是你的一百!”

    方小羊激动得不可自抑,他不过是试探了一句,没想到一百块就这么简单地到手了。

    这时候吕敏悠悠醒转,她睁开眼睛就急切地搜寻着郁百岁,生怕刚才的一幕是自己在做梦。

    “小敏,你醒了?”中年妇女大喜,

    “你这丫头,为什么无缘无故就跟着别人走?你知不知道让我们担心死了!”

    吕敏这才发现抱着自己的是吕昭,她顿时愣了一下,

    “姐姐,你怎么也来了?”

    吕昭将她扶起来,用手帕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污迹,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位小郁,来我家说你失踪了,被人带到清水镇附近,我急得立刻发动镇上所有的人,到处搜寻。”

    春芽接着说道,“很可能因此惊动了这两个坏人,当我们接到消息,赶到关押你的那间房子,你已经被他们带到这里来了。”

    方小羊在旁边又补充了几句,“幸亏走到这里被我碰到了,然后我就向这两位大哥求教,不然,你现在已经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

    “吕敏呀,你把我的老腰都折腾散架了。”春芽叹气了一下捶捶自己的腰,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跟人家走?”

    吕敏立刻陷入了迷茫当中。

    她的记忆还留在那辆班车上,当时她正在想爷爷给自己写的一封信。

    谁知道,突然就没有了那一段时间的记忆,她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是在今早上。

    清醒的时候,她腹中饥饿身上寒冷,嘴巴塞了一块毛巾,被绑起来的手脚也像冻住了一般僵直。

    漫长的一个上午,她眼睁睁地看着屋里的浮尘在透过窗户的阳光中浮动,直至阳光渐渐消失在眼前。

    快到下午,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她顿时泪如泉涌。

    那嘈杂的声音中夹杂的方言很熟悉,她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来到了姐夫区文宗的老宅清水镇。

    没等她想出法子呼救,这个女人就像鬼魅一样出现,拽着绳子拉自己向前走。

    一路上,她不停地想法子自救,但是那个女人不但紧紧拽着绳子,还将一把匕首抵在她的腰上。

    “她带着我从偏僻角落七拐八拐来到树林中,那个戴着套头毛帽的男人正等在这里!”吕敏苦恼地皱眉道,

    “至于怎么从车上跑到清水镇,这一段记忆仿佛缺失了,我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雷默淡淡道,“很可能被下了迷药!”

    春芽点头同意雷默的观点,

    “不错,那辆车上的售票员说,你只看了那个穿军大衣的女人一眼,便一直呆愣愣地盯着窗外,到了羊角屯的时候,你还乖乖地跟着她下了车。”

    春芽把吕敏这段缺失的记忆告诉她,

    “我一路追到羊角屯,方小羊说看到你们俩消失在这条小路,所以我让方小羊到路塘村去找,自己则来到清水镇找你姐姐。”

    “你怎么知道我姐姐在清水镇?”吕敏有些疑惑。

    春芽哈哈一笑,“不就是你告诉我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