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玄幻小说 > 废婿神医在都市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一条藏獒的命运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一条藏獒的命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m.huashubao.org 索文兴将危险先说出来,去不去在于这些人自己的选择。

    没有不去的道理,至少叶不凡这么想。

    他看向身前两位大小姐,“不知道二位大小姐怎么想?”

    轩辕月菽大方的挽起叶不凡的胳膊,“有你在的地方,我觉得即便天崩地裂也很安全。”

    另一侧的达奚千玉也不甘示弱,顺手挽着叶不凡的另一只胳膊说:“我也这么认为,而且我可不是漂亮的花瓶,人家真本事儿……”说起真本事,在场的这些人中最弱的恐怕就是轩辕月菽,因为她几乎都算不上强者,更算不修真者。

    最多她只算一个普通的漂亮女人,仅此而已,哪怕萧一菡也是实力强劲的存在。

    见众人统一意见,索文兴说:“那行,既然如此,我就带你们回索氏正医堂,我也希望你们能有所发现,不过我同行五个人,怎么走?”

    轩辕月菽说:“这种小事我安排辆商务车就可以,谁当司机?”

    现场的三个女人总不能给两个大男人当司机,索文兴说:“就我这伤残的样子,恐怕开车你们也未必心安。”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叶不凡身上,“成,我当司机。”

    开着这辆车驰Sprinter的超爽mpv坐在副驾驶的人是轩辕月菽,该车前区和后区完全隔离,驾乘感觉超级一流。

    轩辕月菽问:“咱们要不要叫上几个人以免发生意外,毕竟那儿可是索文兴的天下,谁知道他索家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对于这样的猜想叶不凡觉得根本不可能,偌大的索氏不至于落魄到只剩一个人,索文兴只说自己是传世之人没说是独苗。

    “再怎么说家里都应该还有些佣人,不过对我们应该没有多大威胁,你要是不放心,就让轩辕家族派点人手。”

    轩辕月菽当然不放心,她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的命挂在别人的裤腰带上。

    为此她与大嫂联系了下,告诉她自己即将前往索文兴的老家查察索家秘密。

    大嫂南妮当然要护全这个小姑子,她可是轩辕云飞唯一的妹妹容不得半点闪失,她派出几位高手从轩辕家出发。

    一路上还算比较顺利,众人抵达索家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

    这两天来叶不凡只睡了六个小时,其余的时间全都在路上,把车停在院子里,他下车,大大的伸个懒腰。

    然后问:“索文兴,厕所在哪儿?”

    “从左侧的小道走到后院就有,你小心一些,后院有狗,很凶的那种。”

    说起很凶的狗,叶不凡本能的想起最凶残的比特犬,可当他一脚踏进后院见到满身花绿的藏獒时震惊了。

    “我去,你们家里养了藏獒而且还搞成这样?”

    轩辕月菽对这种最高贵的狗也相当感兴趣,来到后院吓了一跳,被关在笼子里的藏獒看上去萎靡不振。

    不知道是谁把它浑身上下的毛都给剃的一干二净,只剩下脑袋上面一点点还被装扮成狮子王。

    最要命的是,被剃掉毛的那些光溜溜的皮肤上被喷成老虎的花纹色,算是独树一帜,绝无仅有。

    就连脑袋上仅存的毛也被涂上了红色,看起来就像一只抽风的火鸡……轩辕月菽实在忍不住笑得前仰后翻。

    索文兴看到自己百万级的纯种藏獒变成这样,他大叫:“杨妈,这是怎么了?”

    在这史诗级的吼叫后,一位腿脚不太方便的中年女人快速出现在索文兴身前。

    “索先生,你表侄给狗打了麻药然后给弄成这样,我实在没办法,你也知道,你表侄他是个艺术家,我这,呜呜呜……”杨妈知道索文兴最钟爱这条狗,可搞成这样真不是她的错。

    轩辕月菽说:“阿姨,算了,你去忙吧。”

    杨妈也没搞明白她是不是新的女主人,所以就匆匆离开。

    这会儿轩辕月菽笑着说:“要说,你表侄还真是艺术家,啊,哈哈哈……”戴着丝巾的萧一菡又回到久违的家,原本她以为自己会在那地下室孤独终老,悲惨而死,没想到叶不凡的药效果奇好。

    可浑身有伤所以她不敢见人,只好用丝巾裹住整张脸,只露出两个眼睛还戴着墨镜。

    看杨妈从后院走进来,“杨妈,你还好吗?”

    “夫人,是夫人吗,你回来了?”

    听到萧一菡的声音,杨妈极为激动,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她跟前。

    “夫人,我就说你吉人自有天相绝对不会出意外,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这全家老小都亏了你,我儿子去年已经考上大学,一本,成绩好的很,你放心,做牛做马,我都把这个家给你照顾的好好的。”

    “起来,杨妈,一点小事而已。”

    见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杨妈问:“夫人,你这是?”

    “一场大火把我给烧伤,没事儿,在治疗中,暂时还死不了,你去忙,多做几个菜,家里的客人恐怕要在这多住些日子。”

    身为屋子曾经的女主人,萧一菡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

    杨妈开始张罗晚饭。

    叶不凡舒舒服服的从卫生间走出来,开门见山的说:“索氏正医堂在哪儿?”

    “你有误解,正医堂就在这儿,这儿就是,我先前就在这儿坐诊但秘密不在这儿,月圆夜,你才会见到我家的秘密。”

    “啊?”

    萧一菡走进院子解释:“索氏的祖先很聪明,打开机关的钥匙是月亮。”

    千年之前就有这样的设计还真是惊天的才智,叶不凡倒想见见把月亮当钥匙究竟能开出什么样的天才地宝。

    索家这宅子虽然旧了些,但杨妈和其他两个阿姨倒也算是勤劳,屋子收拾的挺干净。

    客房每个人一间,但轩辕月菽不要,她要和叶不凡同居。

    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宁愿和叶不凡共处一室,叶不凡并未反驳,有沙发,他睡。

    上床之前关好门窗,山脚的秋风已经涩涩起。

    轩辕月菽抖了抖睡裙的衣角说:“八千多的真丝睡裙也能皱成这样,真是垃圾。”

    叶不凡讥讽道:“你的皮肤在80岁的时候比这皱的更严重,那时你不会说垃圾,所以将就一些吧,买个80块钱的睡裙,你就心里平衡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