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玄幻小说 > 这个Omega全异能免疫 > 第 10 章
    易嘉木以前从来没有关注过同人这种东西,听桑北滔滔不绝地科普之后才稍微明白了一些。随后,就受到了舍友的疯狂安利:“木木你是不知道,神责cp真的是太好嗑了!aa恋到底是什么样的神仙爱情!特别是会长这样的禁欲攻搭配顾学长这样的妖孽受,呜呜呜呜呜呜,什么都不多说了,总之就是,超带感!!!”

    易嘉木看了下专区里面那些帖子名上的“浴室paly”,“懂入”,“世纪男团”,稍稍沉默了片刻,认可地点头:“好像……确实带感。”

    桑北作为神责cp的狂热粉,对他这样冷淡的表情显然不太满意,又怕吵醒顾夜笙这个正主,调出了一个珍藏地址发到了易嘉木的终端上,小声地怂恿道:“我最近在看这个,神仙楼主,入坑不亏!要不,你也看看?”

    易嘉木看了一眼标题。

    《甘为囚徒》,还是古风篇。

    在桑北无比期待的视线下,他点了点头:“嗯,我看看。”

    反正接下去的课确实有些枯燥,他正好也好奇同人文到底是什么,就当消磨时间了。

    桑北见易嘉木真的安安静静地看了起来,顿时产生了一种安利得到认可的强烈喜悦。视线悄悄越过去瞥了一眼旁边那人睡觉时露出的那半个脑袋,激动地暗暗握了握拳。

    真的是夜神!他终于见到活的了!

    上课期间,整个教室里一片寂静,教授沧桑的声音落入耳中,像轻轻拉动的古旧风琴,在这样暖和的下午颇具催眠效果。

    《甘为囚徒》是一篇集虐恋情深,强取豪夺,爱而不得,相爱想杀为一体的古耽巨作。

    易嘉木第一次看同人文,不知不觉居然也在那跌宕起伏的剧情中有些入了神,到最后才发现居然是篇连载。

    他的视线在“未完待续”四个字上停留了一会儿,默默加入了收藏夹。

    易嘉木转过身去,本是想问问桑北还有没有其他的推荐,才发现他居然已经从同人论坛退了出来,开始一本正经地看起了新闻:“又出什么事了?”

    桑北靠了过来,压低了声音:“刚出的消息,第三星系那边又出机械事故了!”

    易嘉木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最顶部的标题上赫然写了“八死十三伤”的字样,而且旁边还有一条特别备注,其中八个死亡的人员中,有三位a级以上证书的异元师。

    很显然,这已经是一场很严重的意外事故了。

    “这都是这个月的第三起了吧?”桑北很是愤慨,“你说联合政府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已经说了要对所有机械研发进行更加严格的评测吗?现在这样接连出事,摆明了就是那些机械师在开发新产品的过程中存在很重大的隐患问题吧!我有同学就在第三星系,听说出事当时那机甲整个跟发了疯一样,这里是几张现场的照片,你看看,说是合格品,结果程序混乱成了这样!”

    易嘉木的视线从几张照片上掠过,疑惑地拧了拧眉心:“这是现场拍的?”

    “对啊,当时机甲暴走的时候有人在旁边拍到的。”桑北,问,“怎么,是有什么问题吗?”

    易嘉木想了想:“不知道,就是觉得这照片上的机甲好像有点奇怪。”

    “这都直接暴走了,能不奇怪吗!”桑北啧了一声,把终端收了回来,“照我说啊,联合政府还是对那些机械师太宽容了。那些人一个个就知道成天叫嚣着什么‘科技是星际发展的第一力量’,结果推出来的东西捅的篓子一个比一个大。要是真像他们吹牛的那么厉害,最后就别让异元师协会安排人去给他们擦屁股!”

    易嘉木知道桑北一直是个异能吹,对他这样站队明显的言论不置可否。

    不过因为家庭潜移默化的影响,在他的观念里,异能者们虽然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占了很久的统治地位,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忽略科技的迅速发展。在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很多东西,是无法单凭异能就完全实现的。

    易嘉木记得当时父亲和哥哥交谈时候曾经说过,现在的联合政府其实是缺乏平衡的,只有异能与机械得到了共存的和谐,才能让这个世界实现最完整的形态。

    以前他或许还不是很懂,但是此时从桑北的态度之下,仿佛突然间领略了过来——存在于异能者与机械师之间的矛盾,似乎远比他想象中的要激烈很多。

    所以说,这两位他最亲近的人要想实现他们远大的理想,果然远需要更多的努力啊。

    这样想着,易嘉木取出了通讯器,悄悄给两人各发了一条“加油”。

    几乎在同一时间收到了回复。

    【易杭:宝贝儿,缺生活费了吗?】

    【易嘉秦:?被欺负了?】

    易嘉木想了想,最后还是觉得解释起来太麻烦,干脆又补充了一条:【发错了。】

    【易嘉秦:好的,有事记得联系。】

    【易杭:木木你变了。】

    【易杭:你不爱papa了!】

    【易杭:木木你没有心!】

    “……”眼见着一条又一条冒出来的消息,易嘉木沉默片刻,面无表情地将通讯器收回了背包,眼不见为净。

    随着下课铃声响起,旁边睡觉的顾夜笙终于醒了。

    他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看清楚旁边的人后,视线里透着一层茫然:“小朋友,怎么是你啊?”

    易嘉木:“……这个问题你上课前问过了。”

    “是吗?”顾夜笙揉了揉头顶的发丝,慢慢地也想了起来,“哦对,好像是这样没错。”

    桑北在旁边探头探脑:“学长好。”

    顾夜笙垂眸看了一眼他试图伸出来的手,似笑非笑地挑起了眼睫:“你确定要跟我握手?”

    桑北想起了对方的异能能力,本能地缩了下脖子,悻悻道:“是我冒昧,是我冒昧。”

    顾夜笙咧了咧嘴角,正想揶揄两句,一抬眸恰好瞥见了易嘉木熟悉的终端页面,顿时好奇地凑了过去:“小朋友,校园论坛这种无聊的地方你都逛?”

    靠近的一瞬间,易嘉木可以感受到到从脖颈间轻轻拂过的吐息,脑海里莫名浮现出了几幅刚刚在同人文里描述过的未满十八岁不是很适宜的画面。

    忽然暧昧。

    他感到脸上微微一热,眼神难得地飘忽了一下,“啪”地就直接关闭了屏幕:“随便看看。”

    顾夜笙:“?”

    小朋友的态度看起来有些猫腻,不过他也没有多问,漫不经心地看了眼时间:“一起吃个饭吗?”

    易嘉木:“不用了,我还不饿。”

    “但是我饿了。”顾夜笙有个怪癖,那就是吃饭的时候喜欢有人陪着。

    以前不认识胥翼和陆泽修的时候,他就经常在路上随便拉一个学生,瑟瑟发抖地坐他跟前陪他吃饭。而现在,比起那些陌生人,他显然更乐意跟易嘉木待在一起。

    他一直在睡觉,到现在连午饭都没吃,确实饿得厉害。

    看着易嘉木一脸“和我有什么关系”的表情,顾夜笙想了想,针对小朋友的喜好开始开价:“五杯奶茶。”

    易嘉木:“八杯。”

    顾夜笙:“六杯。”

    易嘉木露出了笑脸:“成交。”

    顾夜笙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地位居然比不上奶茶,眼底的神色略微沉落了几分,但是对上这样乖巧的一张脸,顿时又觉得脾气被泄了一大半,最后反倒是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这样的小朋友也未免太好拐了,说不定来个坏人给上一杯奶茶,也就这样乖乖地跟着走了。

    桑北在旁边看着顾夜笙这幅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被这盛世美颜闪得差点窒息。

    啊啊啊啊啊,这到底什么样的绝美alpha!

    易嘉木把东西收拾了一下,非常敬业地准备陪顾夜笙去吃饭。

    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喊住了他:“易嘉木,桑北,这是今天随堂作业的资料。”

    两人都没有听课,听到还有作业都愣了一下。

    卫蓝冰手上戴着一尘不染的白手套,手中抱着一叠文档,给前排的同学派发完后走了过来,越过顾夜笙,将资料递给了他们,不忘叮嘱:“完成之后请统一发到我的星邮地址。”

    易嘉木,桑北:“……”

    顾夜笙早就饿得够呛:“行了,收好东西,吃饭去了。”

    他站起来的时候,卫蓝冰正好收回手来,毫无预兆地,指尖就这样在手背上悄无声息地擦过。

    顾夜笙并没有留意到这样微小的细节,拉起易嘉木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桑北虽然还想继续吸顾夜笙的颜,但是也不好厚脸皮地强行跟去,正叹气,一抬头看到卫蓝冰的脸色,不由吓了一跳:“班长?你,没事吧?”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卫蓝冰刚刚还泰然自若的脸上忽然间已经漫起了一层绵薄的汗珠,连带着整张脸也几乎完全失去了血色,一双眼睛更是空洞得吓人。

    听到桑北的话后,他才仿佛回过神来,手指隐约地抖了两下,迅速地扶住了桌子,才没让自己颤抖地更加厉害:“我没事。”

    卫蓝冰是被动系的能力者,每当他的手接触到别人的时候,就可以窥探到对方的记忆。选择每天都戴着手套 ,就是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可即使是这样,当能力灵敏度处在波峰的时候,即使隔着手套也依旧有可能捕捉到一些不经意的片段。

    自从这个能力觉醒之后,卫蓝冰就已经见过了太多颜色的记忆,有热情如火的红,有细腻柔软的粉,有优雅平静的蓝……照理说,此时此刻的他早就已经非常习惯这种不经意的信息接收,可是,却从来没有过刚才那样的失态。

    只是这样蜻蜓点水般的瞬间接触,铺天盖地的血色几乎就已经完全充斥满了他的脑海,紧接而来的,是几乎要将一切都彻底覆灭的无尽黑暗。

    这样负面的能量实在太过强大,以至于,即便只是身为接收者,都差点要被完全吞噬。

    让人颤栗的恐惧感依旧在控制不住地蔓上,卫蓝冰看着早就没有了人影的门口,缓缓地抿紧了毫无血色的嘴角。

    这个男人,非常危险。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