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兰和园子去采购食材了,柯南孤独地坐在侦探社的沙发上,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乱步粉。

    在此之前,熟知江户川乱步各种新闻传闻,收集了众多乱步立绘剪影报纸、在惨遭变小后取假名也姓江户川的某高中生侦探,从未怀疑过这点,但在来到武装侦探社的短短几分钟内,认知却被颠覆。

    首先是乱步先生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

    业内不是没有号称足不出户单靠他人转述线索便能解决案件的“安乐椅侦探”,可那也要看是什么案子,柯南研究过,被如此破获的案件都是较为简单明了的,而昨日让他陷入险境的案子绝非这种类型,更何况,乱步先生不单是看出了凶手,连案发时间、地点、动机乃至证据,都推理地一清二楚!

    这是才能。

    难以望其项背的才能。

    柯南不会去怀疑乱步推理失误,过往无数实绩证明了其正确。况且,看那两位警官的神情,仿佛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接着是乱步先生的性格比他想象的还要……

    高深莫测。

    柯南坚持用高深莫测而不是别的词语来形容乱步的性格。

    来自一个乱步粉最后的倔强。

    其实自己还是乱步粉的,只不过比较理智……吧?

    柯南迅速完成了自我说服。

    仔细想想,侦探社的成员每天和乱步先生一起共事,会变成乱步先生的过激粉也是情有可原的,自己这个理智粉还是不要去和他们计较了。至于川上……明明才来横滨没多久,以前也不是乱步粉,大概是受环境影响吧。

    柯南走到占据了一张无人办公桌的川上身边,不出意外地发现对方这个角度特别方便看乱步……真是够了。柯南拉了拉川上柚的衣角,小声道:“你到底在看什么啊?”

    乱步先生不过是在玩玻璃球而已!有什么值得仔细观察的东西吗!

    川上柚也压低了声音:“你看乱步先生的脸颊,靠近下巴的那一块。”

    柯南:“?”那里怎么了?

    川上柚神神秘秘地分享,语声兴奋:“有一块小睡留下的红印,超——可爱!”

    柯南:“……”

    没救了,等死吧,告辞。

    蓝色西装的小学生深深地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不符合外表年龄的沧桑。

    在他想要远离这个处于降智状态的朋友,独自去沙发上沉淀凌乱的心情时,川上柚戳了戳他:“你不要签名了?”

    柯南:嗷!

    “现在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小兰和园子都不在。”川上柚道,“乱步先生可不知道哪些事情是愚蠢的凡人的秘密,如果他不小心说出什么,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乱步先生可是在横滨成名已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异能侦探。他眼中的世界,和常人是不一样的。

    柯南死鱼眼。

    为什么有人能如此自然地把自己归类为“愚蠢的凡人”啊。

    川上柚推他:“去吧去吧,我跟乱步先生说过了。”

    柯南:“哦……”你说过什么了啊?

    川上柚看着柯南过去求签名,托腮。当然是和乱步先生说过你不知道异能力,以及身份不能外泄否则会被黑衣组织追杀的事情啊,新一。

    有的时候,川上柚感觉工藤新一未免太过青涩。

    从小生活在东京米花町这样和平的地方,又有和各方关系良好的父母保驾护航,工藤新一长到这么大,也没有真正遇见两难痛苦的抉择,没有遇到必须要舍弃什么才能走下去的时刻——在“月影岛杀人事件”中,仅仅是凶手的自杀,都让他无比懊恼,并描述为“这是我第一次杀人”。

    这是从未沾染黑暗的、纯白的色泽。

    将没有阻止凶手自杀,等同于杀人。

    若是将工藤新一放在更艰险的环境,让他亲眼见到所坚持的东西被摧毁,会发生什么呢?新一会变成国木田老师这样的,即使被现实击倒无数次,仍然不坠的、自灰暗中生出的、更纯粹的白?还是逐渐染上灰色,甚至完全变黑呢?

    到目前为止,柯南的行动未免过于顺利,如果黑衣组织发现了他的存在,如果小兰等人因此伤亡,如果返老还童的可能让政府中的某些人转而洗白保护黑衣组织,柯南还能坚持心中神圣的道德和法律,绝不违背侦探的原则吗?

    川上柚有点好奇。

    少年眨了眨金色的眸子,眸光幽暗晦涩如深渊,但很快,在阳光照射而来的下一秒,又转为了清澈。

    即使找到了黑衣组织的命脉,即使将黑衣组织一网打尽,也难保没有残兵败将/出狱后的成员报复到新一及其亲友身上。果然还是要把黑衣组织全部消灭才能杜绝这个可能。能做到这点的,不是政府和警察,也不是侦探社,只能是同为黑帮的,更强大、更凶恶的组织。

    比如港口黑手党。

    想到工藤一家对自己的照顾,川上柚捏住拿到签名、走向他的柯南的脸,鄙视道:“算了,你这家伙就这样天真下去吧。”

    柯南挣扎:“?倪干什么?!”

    天高、海阔、云淡、风清。

    从武装侦探社告辞时,日正中天,走到海边时,日头已略微西斜。

    毛利兰脸上扬起轻松而快乐的笑容,闭上眼睛感叹:“海风真——舒服!”

    铃木园子揉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有气无力道:“慢点,我走不动了……”为什么川上的厨艺这么好,可恶啊,她淑女的形象就这么毁了!

    柯南和川上柚跟在后面。

    这一片的海相当漂亮。

    蔚蓝的色泽,是那种十分纯净的蔚蓝,像是从没有经历现代污染的造访,阳光在海面上闪动粼粼的波光,随着行走,有黑点出现在广阔的沙滩,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一艘船、几个戴着草帽的渔民,和一个背对着他们的、湿淋淋的青年。

    好眼熟。

    沙色风衣,同色的长腰带没有系上,在身后湿哒哒地耷拉着,像是猫科动物泡了水的尾巴,不复昨日风中飘摇的模样。

    因为这个联想,川上柚出声的时间晚了一点:“我们回——”

    “那个人!”帅哥雷达已发挥作用,铃木园子激动地抓住了川上柚的手臂,“川上,是姐夫啊!”昨天在甜品店看到的川上姐姐的男朋友!

    川上柚面无表情:“不,你认错了。”

    铃木园子:“诶?”

    沙色风衣的青年似乎听见了这边的动静,转过身来。

    川上柚心中警铃大作!

    但见沙色风衣的青年——太宰治惊喜地睁大了眼睛,亲密地喊道:“柚君!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太宰治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感情很好似的勾住川上柚的肩膀,笑容灿烂,“柚君带钱了吗?帮帮‘姐夫’吧。”

    川上柚,失去了灵魂。

    尽管早就猜到有掉马的可能,但太宰治这个表现……马甲掉的明明白白无误。

    川上柚低声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太宰治也悄声和他咬耳朵,“在柚君说叫‘川上富江’的时候,就有点意识到了,但刚刚才完全确定。”

    也就是说,那时两人不仅是“互报假名”,也是“互掉马甲”。

    艹。(一种植物)

    川上柚疑惑道:“刚刚才确定?”

    太宰治鸢色的眸子微闪:“是啊。尽管我知道‘川上柚’这个名字,也知道柚君几年前的相貌,可我确定柚君是男性,而昨日遇到的富江小姐……”无论怎么看都是女性。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川上柚的咽喉一触即退,引发了本能的反击,太宰治灵巧跳开,将最后一句话道出:

    “你为什么——没有喉结呢?”

    嘭!

    沙子扬起又落下,两人的交手在女孩们看过来之前停止,太宰治表情苦恼:“看来柚君对我有些误会……”

    川上柚拍了拍肩膀:“你把我的衣服弄湿了。”

    太宰治:“我的错。”

    领头的渔民已不满地嚷起来:“反正你要赔钱!这个渔网可是大家吃饭的家伙!”

    毛利兰表情尴尬:“川上……”

    事情并不复杂。

    渔民们今日捞网,本以为可以捞起满满一网鱼,没想到却捞出了一个青年,更惨烈的是,网破了,里面除青年外别无他物。

    “救到了人,没有收成也是好事,可他是来自杀的!”领头的渔民愤愤道,“我们也不追究鱼了,网你总要赔吧!”领头的渔民道,“我们想给他公司打电话,他又说他没有工作,钱包和手机都被冲走了,之后会把钱送来,这让我们怎么信!”

    川上柚上下打量湿淋淋的太宰治一番,冷漠脸:“你是怎么把网挂坏的?”这么结实耐磨的渔网。

    太宰治可怜地打了个喷嚏,垂头丧气的模样像是只闯了祸的猫咪,“柚君……”看在你的工资有我一份力的份上。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川上柚已转脸,微微躬身:“抱歉,笨蛋姐夫给大家添麻烦了。请问多少钱?”

    太宰治:啊,出乎意料的心软……吗?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