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有三个大佬叔叔 > 第47章
    “医生, 我真的……”钟美琴坐在那儿, 不可置信中又带着狂喜,双手放在小腹上微微前倾,急切的看着医生问, “我真的怀孕了?”

    “当然了。”医生笑着回答, 顿了顿又冲她道喜, “白太太, 恭喜你啦。”

    钟美琴又愣了一下, 好像这时候才终于回过神来,并低头看着自己现在并不显怀的肚子, 很是惊奇一般。

    医生见她这样忍不住又笑, 顿了顿后一面写医嘱, 一面叮嘱钟美琴, “白太太,虽说你很健康, 但是从医学上来说还是属于大龄孕妇, 所以平时一定要多加注意, 比如……”

    医生的话还未说完, 突然想起什么的钟美琴便重新抬头看向他, 出声打断, “医生,我怀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是男孩儿吧?”

    那迫切想知道答案的模样,让医生微微一愣。

    顿了下才笑着说,“白太太, 您也知道规矩,这个……我们是没法儿告知您的,而且您才怀孕,也检查不出来呀。”

    顿了顿后医生又说,“其实无论男女都是自己家的宝贝,都一样不是。”

    “对对对,都一样都一样。”医生的话大概是提醒了钟美琴,让她一下子反应过来连连点头。

    顿了顿后又叹了口气,似和医生闲聊又像是解释一般开口,“不过你也知道,我们已经有宝珠这么个宝贝女儿了,所以我想……要是再有个弟弟,那不就是儿女双全,刚好能凑齐一个好字嘛。”

    “这样说也有道理。”医生听了笑着附和钟美琴的话,顿了顿后便重起了话题,将话题引向一些怀孕事项上。

    等大致交代完后,这才将钟美琴亲自送到门口,等目送她在护士的陪同下离开后,这才回想起她刚刚的话。

    一面关上门回到座位,一面默默摇头。

    他以前一直以为,虽说钟美琴这人虚荣又势力,但至少是真心疼爱自己女儿的。没想到啊……

    哎。

    算了算了,反正这都是人家的家事不是?

    而另一边,钟美琴一面兴奋的往外走,一面拿出手机给白傅生打电话。

    不过等了好半天那一头才接通,好在钟美琴现在心情很好,便半真半假的冲白傅生说,“这么久才接电话,是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

    白傅生心里心虚,但至少听出钟美琴的声音并不生气,便随便打了个哈哈,一面冲自己的小秘书做手势,让她赶紧出去。

    小秘书见了,娇嗔的冲白傅生嘟嘴跺脚撒娇。

    那副小模样勾得白傅生心里痒痒的,但一想到电话那头钟美琴还等着,便又赶紧挥挥手让她走。不过脸上表情倒是一点儿厌烦都没有,甚至心里还想着,等闲下来后带着小秘书去买点名牌包包等作为补偿。

    见秘书已经往办公室外走后,白傅生这才一面拿过一旁的合同,翻开的同时漫不经心的和钟美琴说话,“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话音刚落白傅生便想起银疙瘩的事,立刻脸上一亮开口追问,“是那个坠子找到人做了?”

    “不是。”钟美琴说,顿了顿后语气娇嗔带嗲,“我就只能因为这件事找你啊?”

    同样的语调,如果是刚才的小秘书用这种语气,白傅生一定觉得很舒服。可现在对象换成了钟美琴,怎么就……突然恶心了起来呢?

    所以白傅生拖着音“哎呀……”了两声后,有些头皮发麻受不了一般说,“都老夫老妻了,你这样……嗳,快说是什么事吧?我这儿还有不少工作呢。”

    和妻子说话,突然就沉迷工作的白傅生说。

    钟美琴听了轻哼了一声,很是不满,“怎么?和我就不能这样说话啦?”

    “哎呀你想哪里去了。我就是不太喜欢这种说话嗲声嗲气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白傅生顿了顿又说,“我是什么样的你还不知道吗?”

    “哼,我还真不知道。”钟美琴哼哼。不过嘴上虽这么说,但心里却对白傅生的回答感到舒坦。

    自己的丈夫不喜欢自己这么嗲声嗲气的,那说明平时其他人跟他这样,也不会被白傅生待见了不是?

    大约真是怀孕傻三年吧。总之钟美琴便也这么轻松的放过了白傅生。

    在他再一次开口问“打电话有什么事”时,开心得意的大声冲电话那头说,“我怀孕啦!”

    “啊?!”这下换白傅生狂喜了,“呼!”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拿着手机一面转圈一面连声说着“好好好”

    等回神后立刻追问钟美琴,“对了,医生说是男是女啊?”

    “怎么?是女儿你就不喜欢了吗?”钟美琴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问白傅生。

    全然忘记了就刚刚,自己也和白傅生一样,冲医生问了同样的问题。

    “哎呀你想哪里去了。都喜欢都喜欢。”白傅生单手叉腰,站在办公室里哈哈大笑着说。

    “那就好。”钟美琴听了白傅生的话,满脸得意的说。顿了顿后这才对白傅生开口,“现在月份还早,看不出男女的。”

    “对对对,你不说我都忘记了。”白傅生乐呵呵的。

    但刚乐完便想起家里的小祖宗白宝珠,脸上神色微正后提醒钟美琴,“对了,你这事……要不先瞒着宝珠?”

    自己的女儿是什么德行,做父母的最清楚了。

    万一闹腾起来那可怎么办?

    白傅生的话让钟美琴听了,也暂收了笑容缓缓点头,“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但……一直瞒着也不是办法呀?”

    现在还好,但等过几月,肚子显怀了就瞒不住了不是?

    钟美琴说得也在理,所以她话音刚落白傅生便点了点头。

    沉吟后又给了主意,“不如这样吧?我们今天先探一探宝珠的风声?看看她是个什么态度?”

    “也好。”钟美琴慢慢的点点头。

    夫妻两人又就着孩子兴奋的说了约莫半小时,这才意犹未尽的挂断电话各忙各的。

    不过不可否认的事,重新开始工作的白傅生,十几年来再一次升起了想要早点回家的急切。

    果然有些人想用孩子来维持家庭,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只是这种方式,又能持续多久呢?

    闲话暂且按下。总之等苏溪回到白家时,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了有些不对。

    白傅生竟然难得的早下班?

    不仅如此他和钟美琴齐齐坐在客厅沙发上,均笑吟吟的看着刚刚进门的白宝珠和苏溪,一副有好事的模样。

    “哎呀,是宝珠和小溪回来啦?”钟美琴笑着开口,她看着苏溪两人满脸慈爱的招手,一面开口,“快来快来,你们许阿姨才榨的果汁,可营养健康了。赶紧来喝一点。”

    不仅是她,就连白傅生也在一旁点头附和,说着“是呀是呀”,催促着两人过去尝尝。

    这种热情……落在苏溪眼里实在透着一股子怪异。

    甚至觉得果汁里有毒。

    大概是苏溪的表情过于古怪,所以被白傅生留意到,以为自己和妻子只想着白宝珠,而忘记了苏溪让她感到被冷落,忙从白宝珠身上移开眼,转而用和蔼的眼神看向苏溪。

    殊不知这副模样,更让苏溪不由自主的想偏了许多。

    ……嗯。越发有种阴谋的味道了。

    正当苏溪这样想着时,白傅生已开口冲她说,“小溪,快来尝尝看?”

    不过话音刚落不等苏溪回答,倒是白宝珠的白眼便先到了。

    从小被娇惯着长大的孩子,怎么能容忍自己的父母除了她外,竟然还对其他孩子好呢?

    难道自己的父母眼里,不应该只有自己才对吗?

    不过即便没白宝珠在一旁的眼神,苏溪也不打算上前参合。但现在又了来自旁边的瞪视,反而让苏溪有了借口。

    “这个……”她踌躇了一下后偷偷的朝白宝珠看了一眼,然后才重新扬了笑看向白傅生和钟美琴,笑着摇头小声说,“不了爸爸,我今天的作业剩得有些多,先上去做作业了。”

    “那……好吧。”白傅生和钟美琴彼此交换了一个视线后,这才重新看向苏溪,微微点头后补充,“等会儿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叫你。”

    “嗯。好。”苏溪点点头便转身上楼。

    刚好趁着这个时间她可以收拾一下衣服,明天上完课就放假了,到时候苏溪放学后直径回大叔叔家,好几天都不会回白家。所以趁机整理一下。

    等苏溪上楼后,白傅生这才收回视线,并扭头看向钟美琴,和她交换了一个眼神后齐齐看向白宝珠。

    此时他们的宝贝女儿已经拿着杯子在喝果汁了,半点没留意到父母眼里的无奈。

    直到放下杯子后,白傅生才率先开口,带了点儿无奈和讲道理的口吻冲她说,“宝珠啊……以后你还是少针对一点小溪吧?”

    他在这边说话,钟美琴便坐在他身旁微微点头附和。

    但白宝珠哪儿听得了这个,果然白傅生话音刚落,她便竖了眉毛一副生气的模样赌气开口,“凭什么啊?再说了,我也没针对她啊。”

    “还说没针对。”钟美琴带了些许嗔意看着女儿说,“要不是你刚刚瞪人家,她也不会回房间写作业。”

    说到这儿后又叹了口气说,“宝珠,你这小姐脾气可真得改改。”

    这么点小事都容不下,更何况以后她生了弟弟妹妹,说不定更要闹出什么事来。

    但这话听在白宝珠耳朵里,却立刻变了味道。她禁不住睁大了眼瞪着钟美琴,好像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母亲居然也会替苏溪说话一样。

    难道妈妈不应该和自己一条战线吗?!

    这种委屈白宝珠可受不了,“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双手紧握瞪着父母说,“你们现在都觉得苏溪比我好是吧?!哼!那你们让她来当你们的女儿啊!”

    吼完这句白宝珠一扭头就往楼上跑了。

    钟美琴轻捂着胸口,一副被吓到的模样,等楼上巨大的摔门声传来,更是闭上眼睛“哎哟”了一声。

    惊得白傅生听了,连白宝珠也不教训了。急忙回头看向她,着急询问,“怎么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钟美琴缓缓摇头,替自己顺顺气后这才重新睁开眼看向白傅生,轻轻瞪了他一眼说,“都是你,把宝珠娇惯了。”

    “哎,怎么又全推到我的身上呢?”白傅生听了刚想反驳,便被钟美琴瞪了一眼。

    那神情似乎在说“你再说?!”一样。

    一想到她现在怀了孩子,白傅生立刻告饶,连连说了好几声“好好好”后承认,“是我是我,都是我。现在啊……你只需要照顾好你自己就好了。”

    说到最后,白傅生还伸手拍拍钟美琴的手背。

    钟美琴见丈夫不跟自己申辩后,这才收了神色。

    等两人都缓过劲儿后,却又忍不住齐齐轻叹了口气。

    以前没觉得,但等现在又怀孕了……才发现自己女儿这性子,是真的不行。

    所以钟美琴又重新开口,和白傅生一面微叹一面商量,“我们从现在开始,可不能再想以前那样娇惯宝珠了,不然……”

    她后面的话没说出口,但微微摇头的叹气神情,已经证明了一切。

    对于妻子的话,白傅生也默默点头同意。

    确实,自己女儿这性子真不行。

    “这样吧,先从零用钱开始吧?”白傅生想了想后和钟美琴商量,“等会儿饭桌上我就说这件事,以后每月的零用钱必须固定,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说好是一千,但每次都是用完了就给,毫无节制的那种。”

    这点钟美琴也赞同。

    虽说他们想的是让自己的孩子更加自律和有规划。但实际上却从来没做到过,粗粗算来,白宝珠每月的零用钱,就从来没下过两万。

    这还是每天都回家住,钟美琴隔三差五买衣服包包的高中。

    要是等两年后上大学,那不是每月至少得要十万?

    当然白傅生不是出不起这笔钱,可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妻子的肚子里还有个小的,女儿还好说。但如何是男孩……那以后白家的东西,就得从现在开始打算了。

    不过对于这点小打算,白傅生并没对钟美琴提起。

    但他相信,即便自己不说,钟美琴应该也不会反对才是。

    比如现在,钟美琴对于零用钱这件事便点头同意了。不过顿了顿后还是提醒白傅生说,“那你等会儿可得好好跟宝珠说,还有啊,苏溪那丫头就那么多无所谓,但宝珠可得多一倍才行。”

    说到这儿后钟美琴又撇了下嘴说,“我们女儿可不是野丫头,那可是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就算要管,但也不能太委屈她。”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心头肉啊。

    白傅生听了钟美琴的话后,笑着拍拍她的手背说,“放心吧,这点我知道,不过……等会儿在饭桌上可得说都一样才行。之后你私下再跟宝珠解释,知道吗?”

    怎么说表面上的功夫还是得做的。

    当然钟美琴也不傻,明白丈夫是什么意思,便回他一个“你放心吧”的眼神,随即默默点头。

    不过即便算盘打得再好,在没有提前给白宝珠提前通气的前提下,依旧让白宝珠在饭桌上听完白傅生的话后,瞬间炸了。

    “为什么?!”白宝珠瞪着白傅生,一脸的不乐意,“我和同学都说好了,后天放假一起出去玩儿的!”

    顿了顿后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扭头就朝苏溪看去。

    眼神愤恨,不知道的还以为苏溪是她的杀父仇人一样。

    “……都是因为你。”白宝珠瞪着苏溪,咬牙切齿的说。顿了顿后声音拔高了好几个音,“都是因为你来了我家,才让我遇到这么多事的!你给我滚出去!”

    苏溪听了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眼睛微垂立刻做出了委屈又疑惑的模样。

    她很清楚,自己这个时候什么都不用做,就有人站出来替她说话。

    果然白宝珠话音刚落,白傅生立刻沉了脸一拍桌子,沉声呵斥白宝珠,“宝珠你说什么呢!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可惜这次连白傅生都镇不住白宝珠了,他话音刚落白宝珠猛的扭头看向他,带着哭腔冲白傅生吼,“我有说错吗?!本来就是!我以前明明好好的,可自从她来后我就没一件顺心的事!”

    白宝珠一面说着,一面伸手指苏溪。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她胡乱的伸手抹去后想也不想便一扯餐桌桌布,立刻将餐桌上的菜肴拉翻不少。

    连带着拉翻的还有一碗放在钟美琴面前的汤,那是刚才白傅生亲手盛的,没喝几口便放在一旁了。

    现在白宝珠一拉桌布,立刻带翻了它。

    汤水洒出来,吓得钟美琴惊叫了一声后,第一时间便伸手护住肚子,并赶紧往后移,避免那碗汤洒到自己身上。

    尤其是洒到肚子上。

    同样紧张的还有白傅生,他“哎呀!”了一声,连呵斥白宝珠的时间都没有,赶紧站起身查看钟美琴,不住的问着“没事吧?没事吧?”

    直到钟美琴心有余悸的摇头,这才跟着松了口气。

    而白宝珠也没想到自己这一冲动,竟然差点害到钟美琴。眼神闪烁微咬了下唇站在那儿,有些心虚却又说不出道歉的话。

    但这一迟疑,立刻就让白傅生和钟美琴齐齐抬头看到。见白宝珠这副明明做错事却不知认错的模样,立刻皱了眉头,满脸不赞同。

    就连白傅生再出口的话,都比刚才更加严厉。

    “你看看你做的好事!”白傅生瞪着白宝珠,语气不善。手一抬便指着楼上她房间的方向又说,“要掀桌子不想好好吃饭是吧?那好!现在给我回你的房间去!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再给我出来!”

    白宝珠听了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傅生,好像万万想不到自己的爸爸居然会这么对自己一样。

    她含着眼泪移眼到钟美琴身上,似在求助。

    可没想到自己妈妈脸上既然是和爸爸同样的神情。

    白宝珠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哇!”了一声后便痛哭着朝楼上冲出。

    直到她的房间门再次被甩上后,苏溪这才出声询问,“美琴阿姨没事吧?没烫着吧?”

    “没事没事。”白傅生回答时,眼睛都没离开过钟美琴。半响后确定妻子真的没事后,这才扭头看向苏溪,欣慰开口,“还是小溪懂事。”

    顿了顿后看向餐桌上的杯盘狼藉,微微摇头后又说,“这饭没法儿吃了,这样吧,让小许重新再做?”

    最后一句话白傅生是看着钟美琴说的。

    明显是以她的答案为主。

    这一幕落在苏溪眼里,忍不住又挑了下眉峰。

    今天的白家……真的有些奇怪啊……

    正当苏溪在一旁冷眼旁观,暗自思索时,钟美琴已轻轻点了点头后冲丈夫说,“让小许简单弄些吧。……清淡点儿。”

    “放心。”白傅生应声,说完便冲钟美琴伸手,搀扶她起来,“来,我先扶你去旁边休息一下。小心小心……”

    这做派,这架势……

    苏溪坐在原处微微眯眼看着,眼眸微微下移,停在钟美琴一直捂着肚子的手上半响后,突然福临心至想通了什么。

    难道……?

    已经猜到点东西的苏溪,看着不远处像一对恩爱夫妻的两人,慢慢弯了眼笑。

    要是真想像自己想的那样……

    那白家就好玩儿了。

    苏溪不仅跃跃欲试,此刻她还有些唯恐天下不乱。

    作者有话要说:  【作死刘三岁】:我总觉得,现在晚安不是短短的假想猫,而是短短的妈妈每天准时准点掐着表来揪短短……

    ↑:胡说!……顶多晚安是我妈的小监工_(:з」∠)_

    主要是我上一本书写完后又开始放飞自我,作息作死,然后元宵节那天,就差点昏死被我爸妈叫救护车弄去医院。

    你们也知道嘛……疫|情期间什么都挺麻烦的。

    还好我在我爸打电话前醒了。

    之后就一直有些不太好,偏偏我还继续作死,每天凌晨睡,然后就是前几天,好几天没更新的前因了。

    所以我,又开始调整我的作息了……_(:з」∠)_

    今天有点点少,是因为,前两天我不是一直说我胃不舒服嘛,下午的时候,被我妈拎出去看中医爷爷了。

    不然我觉得我还可以多写一千字!

    主要是,走路好累哦……我累得不行……_(:з」∠)_

    PS:中药一如既往的难喝。

    总之,大家不要小看作息这个东西,它真的很影响身体,尤其是对体质比较弱,还爱作的小作精来说,就更重要了。

    但是!但!是!我可以!我可以!!!我依旧是个什么都可以的人儿!哈哈哈哈哈!!!

    小监工晚安出现!叼着码字工往外拖:好好好,你可以、你可以……走吧走吧,明天你再继续可以。

    晚安~~——

    白六六扔了1个地雷

    读者“我自妖娆我自生”,灌溉营养液+20——

    (づ ̄3 ̄)づ╭~——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