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玄幻小说 > 暴君种草日常 > 寡人美男计
    殷无齐初来乍到,这燕国少王主是什么人,他的确不太清楚。不过公子悦这匆匆忙忙的即位,王位还未有坐稳当,便准备着急忙慌迎娶燕国少王主。事情听起来的确多有蹊跷,不得不叫殷无齐留心一二。

    殷无齐跟着宫人胜簪坦然而入,仿佛根本什么都没有听到。

    只不过殷无齐这一坐下,便开始不着痕迹的打探起燕国少王主的事情来。

    许王夫人季燕出自燕国,乃是老燕王的幼女,亦是燕国王主。与公子悦即将迎娶的燕国少王主,说白了就是一家子,此时向季燕打听关于少王主的事情,绝对再好也没有。

    季燕的侄女儿要婚嫁,但季燕看起来并不如何欢欣鼓舞,反而冷笑连连,满脸都是不屑与鄙夷。

    季燕也是刚刚听说这个事情,她前几日本是从燕国归来的,按理来说,这等嫁王主的大事情,绝不能草率,季燕应当在燕国小住的时候,有所听闻才对,但偏偏这事情就是如此叫人措手不及。

    季燕乍一听,本就一肚子牢骚无处发泄,正巧殷无齐又发了问,季燕哪里忍耐的住,不由得便启了话匣子。

    殷无齐稍一打听,果然便打听出不少内幕。

    这燕国少王主年方二八,乃是季燕君兄、现任燕王的幼女。按理来说,应当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被疼着宠着长大的小公主才对,可偏偏事情狗血淋头……

    少王主并非燕国新君的亲生女儿,乃是燕王夫人与旁人偷情而出。燕王被戴了绿帽子,而这绿帽子还是明晃晃的一顶,燕王心中再清楚不过。

    但可惜了的,燕王就算清楚明白,咬牙切齿,最终却也无可奈何,并不能将他那红杏出墙的夫人,还有莫名而来的野种女儿怎么办。

    虽然季燕有所顾忌,说的是遮遮掩掩,但殷无齐这般一听,心中不由暗暗一笑,看来燕王夫人这偷情对象,绝对大有来头,能叫燕王如此忍气吞声的,还能有几人?

    殷无齐是何等聪明之人,心窍稍一转弯,也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这燕国少王主的亲生父亲,恐怕便是当今天下之主!

    “怪不得……”

    殷无齐从季燕那边出来,止不住便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怪不得公子悦要这般急吼吼的迎娶燕国少王主为夫人,原来这燕国少王主真正的父亲,乃是天子!

    燕王夫人与天子偷情生下少王主,只可惜,少王主生下来又聋又哑,竟是个残疾。

    古人将残疾视为天谴,是不祥的征兆,天子碍于脸面,自然不肯与这哑儿相认,干脆就将自己的女儿,不声不响的放在燕国养大。

    纸里包不住火,时间一长,燕王哪里能不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终究发现了少王主根本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燕王勃然大怒,可少王主的父亲却大有来头,燕王就算再生气,为了自己的王位,也只好忍气吞声,假装糊里糊涂,继续将少王主养在燕国。

    少王主的身世虽然是个秘密,可燕国王族之内,怕是没几个人不清楚的。以至于季燕提起她那又聋又哑的侄女儿,满脸均是不屑嘲讽之意。

    公子悦上位成为殷国新君,此时此刻就算有上柱国兵权支持,但这王位也始终摇摇欲坠。

    再怎么说,殷无齐也是殷国正统,那是天子授意亲自册封的殷王,哪里能是公子悦一句“顺应天意”就能糊弄过去的?

    公子悦也是个聪明之人,他心知肚明,自己这王位若想要稳固,首先必须讨好天子,叫天子承认自己才可,否则不只是殷国内乱,旁的诸侯国家定然也会趁机跑来瓜分他们。

    这般一来,公子悦便想到一个绝好的办法……

    迎娶当今天子私生女,燕国少王主哑儿!

    等公子悦摇身一变,成为天子的女婿,天子哪里有什么理由不承认了他去?

    听闻燕国少王主,不只是天生又聋又哑,还生得奇丑无比胆小怯懦。这样一位女子,早已在外毁了名声,还有哪位诸侯愿意迎娶?怕是做陪嫁公主都不够格。

    公子悦这一步棋走的着实精妙,敲锣打鼓隆重气派的迎娶少王主哑儿,给足了天子颜面,怎么能叫天子不欢心不喜悦?

    “都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

    殷无齐惋惜的长叹一声,嘴角却又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喃喃自语道:“看来这棒打鸳鸯的事情,我是非做不可的。”

    若真叫公子悦大张旗鼓的迎娶了天子的女儿,往后怕是再无殷无齐的容身之地,想要残喘苟活都是难事。

    此时此刻,殷无齐的确应该做些什么,来打乱破坏公子悦与少王主这门婚事。尤其婚事急促,听闻送亲的队伍,已然从燕国出发,不几日便要借道许国,抵达殷国。

    时不我待,殷无齐却仍然做什么都慢条条的,瞧上去温吞佛系,一星半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其实公子悦要娶天子的私生女,这事情着急的不只是殷无齐一个,殷无齐思忖着,怕是有人比自己更着急,更为寝食难安。

    殷无齐独自走回房间,行到一半,蓦然又是长叹一声,这次倒是真切十足,万分遗憾模样。

    “我的宝簪……”

    原是殷无齐还惦记着许王夫人季燕发上的那根宝簪,刚才殷无齐见是见了季燕,但宝簪不曾出现,季燕今日换了旁的发饰,叫殷无齐“拾荒”的大好计划落空,不得不空手而归。

    才回了房间,房门还未来得及关闭,就听身后一阵急促跫音追来。

    “来了。”

    殷无齐未有转头,却已经十拿九稳。

    “殷王倒是悠闲得很。”

    是许王许南铮又来了,大步走进屋内,挥退左右侍立之人,道:“殷王怕还不知道,你的死期就在眼前了!”

    殷无齐付之一笑,道:“许王又开玩笑了。”

    许王冷冷一笑,道:“你不信?我方才接到消息,你那好侄儿公子悦,马上就要迎娶燕国少王主为夫人。你可知那少王主哑儿的亲生父亲是谁?”

    “天子。”殷无齐回答的十足简练。

    许南铮脸色略微一变,皱眉说道:“怎么?你早就听闻了这消息?竟是不着急?”

    如果公子悦与天子打好了关系,那许南铮想要趁机攻打殷国的计划,可就要落空,许南铮哪里能不着急,怕是比殷无齐还要着急许多。

    殷无齐笑着说道:“许王莫急。这少王主才从燕国启程,八字没有一撇,谁就保证,这婚事一准儿能成?”

    “你的意思是?”许南铮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

    殷无齐言简意赅:“自然是搅浑婚事。”

    许南铮双眸眯起,双手攥拳,正义凛然的面容上划过一丝狠戾,道:“你莫不是想要解决了那燕国少王主?”

    这古代女子娇滴滴,从燕国到殷国,路途上难免染上点小病小痛,倒也不是不可能客死他乡的。

    但……

    殷无齐一听,摇头说道:“这办法不可行。”

    少王主哑儿再不得燕王宠爱,那也是天子的女儿。若真是突然客死他乡,必然引起天子不满。再者说了,许王若想要动手,最方便的下手时机自然是少王主途径许国境内之时。少王主死在许国境内,天子必然问责许国,凭白惹祸上身,百害无一利。

    让许王在燕国或者殷国境内对少王主下手,又没有十足的把握成功。计划不成功,反而被抓到了把柄,又是百害无一利的愚蠢之举。

    许南铮满面不悦,道:“杀也杀不得,你说怎么办。寡人瞧殷王全不担心,定然是已经有了办法。”

    殷无齐心中自然早有办法,笑着说道:“许王,这点小事无需打打杀杀的。燕国少王主,说白了也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罢了。”

    殷无齐显然话中有话,许王一时琢磨不透。

    殷无齐叹息一声,道:“我这办法有倒是有,就是不怎么光彩,说出来还有些个卑劣。”

    许王负手而立,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做君王的哪个光明正大?不过都是一群卑劣之辈,你但说无妨。”

    殷无齐道:“少王主从小又聋又哑,据说生的也奇丑无比。她在燕国长大,父亲对她咬牙切齿,兄弟姐妹也并不与她交好。想必……也是个极为可怜之人。”

    说白了,这燕国少王主哑儿,十有八/九是个敏感自卑,又极度缺爱之人。

    殷无齐道:“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正是情窦初开的时节。第一次离家出远门,难免路途上遇到个什么中意之人,心生爱慕。许王说,是也不是?”

    许王恍然大悟,大笑一声:“好啊,殷王这办法果真有些个卑劣。”

    殷无齐面容坦荡,继续说道:“若是少王主不想嫁那公子悦,半路与情郎私奔而走。到时候不只是公子悦和燕国颜面无光,天子怕是也要勃然大怒。”

    这等丢人之事发生,公子悦丢了面子,不敢对天子生气,自然只能迁怒燕国。而天子难免也会不悦,指责燕国管教不严。燕国无辜背锅,哪里还能笑得出来,虽然嘴上不能说些什么,但暗地里对公子悦与天子,必然怀恨在心。

    一石三鸟,罗圈架可不就打上了?

    “好好!”许王一时间愁容尽扫,道:“少王主路径许国,要在许国逗留几日。这几日,寡人便找些青年才俊,好好的款待少王主。”

    “许王请小心一二。”殷无齐道:“这事情绝不能和许国扯上什么瓜葛,所以许王寻找的那些个青年才俊,必然不能是许国之人,以免日后天子对许国发难。”

    “你说的对。”许王点了点头,沉思半晌,忽然目光一转,便落在了殷无齐身上。

    殷无齐迎上许王目光,不见惊慌之色。只是殷无齐心中隐有预感,许王此时怕是没想什么好主意。

    许王哈哈而笑,道:“青年才俊?寡人心中倒是有了个人选。此人仪表堂堂,风流多情,能说会道,把戏又多。叫他去巧遇少王主,博取芳心,怕是再好也没有了。”

    殷无齐眼皮轻微一跳,佯装糊涂问道:“哦?还有这等人物?不知许王说的是谁?”

    许南铮上前一步,拍着殷无齐的肩膀说道:“公子悦是你侄儿,他将你赶出殷国,你心里难道不恨?眼前大好机会,你这叔叔若是能抢了侄儿的夫人,想必公子悦绝对被气得七窍生烟。事情……定然有趣的紧啊。”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