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被地球开发出了新功能 > 古怪的魂器
    英雄镇墓地。

    陶颛不但打了冷颤,还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孩子们都有点担心他。

    陶颛也怕自己生病传染给孩子,但他自我判断了一番,觉得应该不是生病。

    三个娃娃除了老大还算端正地给房家四口磕了个头,老二老三连跪都跪不好,学着爸爸和哥哥,趴在地上脑袋往地上蹭了蹭,蹭了一脑门灰,就算磕过了。

    陶颛摇头,乐,分别抱起三个孩子给他们把灰擦掉,又把他们送进魂器房屋中。他承认养三个孩子是很辛苦,但这三个小崽也给他带来了太多欢乐,让他养他们养得甘之如饴。

    魂器房屋的门忽地扭曲了一下,陶颛明白,这是又需要魂石了。

    “你也太能吃了吧?我五天前才给你喂了一枚二级魂石,这才多久?”陶颛气,但又不得不拿出一枚魂石拍入大门中。

    也就魂器房屋如今不能说话,如果能说,它肯定怼回去:三个小崽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住在我这里,你住旅馆人家还收你房租呢,我五天就收你一枚二级魂石算多吗?

    陶颛抱头,如今他的魂石也不剩多少,等安顿下来,他就必须得出门狩猎。

    好在他能控制他的魂器房屋不会主动吞噬他的魂石,以前他把魂石放在魂器房屋内,发现总是会少,后来才知道是魂器房屋在偷偷吃他的魂石。无奈,他只能和自己的魂器房屋谈判,威胁它如果它没有得到他本人同意就吞噬他放的魂石,以后他就再也不把魂石放入房屋内。

    魂器房屋接受了他的威胁,和他约定只有陶颛亲自拍入它门中的魂石,它才可以吞吃。

    陶颛从小就知道他的魂器房屋跟别人的很是不同,实际上他只有一个魂器格,魂器格中放的就是这座房屋。但他现在却能拿出四种独属于他自己的魂器,为了掩饰这点,别人问他魂器是什么,他一律说是锄头,而其他则都是跟别人交易而来的魂力用品。

    魂力用品是区别于魂器的一种魂器商品的叫法,比如老板娘的啤酒、徐老头的兔子灯笼,他们卖给别人的这些都叫做魂力用品,只有存放于魂器格中的那一个才是他们的魂器。

    说来好笑,在很长一段时间,陶颛都以为自己没有魂器。

    小时候他经常生病,被判断患有基因不稳定症,一直到十岁都没有被检测出魂器,他家人就放弃了他,尽力培养他后面的弟妹,也不再掏钱给他买基因调适药剂,十岁以后他不是孤儿胜似孤儿。

    有一天他实在饿极了,看着厨房里的营养粉肉包子想着要是能拿走不被人发现就好。他忍不住去碰了食物,那满满一大盆包子竟连盆就这么消失了。

    他害怕极了,怕被家人发现责打,恐惧之下竟然就那么跑出了家门。

    之后他就在外面流浪,他也曾偷偷溜回家门附近,想要看家人有没有在寻找他,但他看到的是祖父母、父母和弟妹的开心日常,他还偷偷问了附近的邻居,问他家人有没有找过他。

    附近邻居看他脏兮兮的样子好笑,问他是不是闯祸了,说他家人应该还没发现,让他早点回家。

    陶颛十一岁不到就明白了被家人无视和抛弃的痛苦,他没有再回那个家。

    他就和家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那座城市并不算很大,也就四十多万人口,但是他家人一直都没有发现他,后来他大了才明白不是找不到,只是不想找而已。

    他们家在当地还算是个小名门,开了个武馆教授他人武功,据说他曾祖父拥有一本魂器谭腿秘籍,一身腿脚工夫相当了得,他把这个当做家族吃饭手艺传了下来。

    他能小小年纪一个人在外面流浪生活,还没有被人弄死,也得托福于他从小学的那点拳脚工夫。

    他八岁时,他曾祖父还在世,那时老人经常摸着他的头说他有学武的天分,说他的天分比家里其他人都高,然后慨叹他要是没有基因不稳定症就好了。那年底,老人没能等到春节就去世了。

    陶颛有时会想,如果曾祖父能多活几年,家里大概也不会那么快放弃他,后来甚至发展到虐待他。

    陶颛真的想不通,都是同一对父母生育的孩子,为什么在发现他无法觉醒魂器后不但放弃他,还当他是什么碍眼的东西一样,令他动辄得咎。

    不过他还算幸运,曾经一直跟随他的基因病在他离家后一次都没有再犯过,大约流浪半年后他因为帮助了一个残疾军人,被对方收-养。不过他名义上的那位养父几乎从没有和他生活在一起过,在把他收-养后就把他寄养到军童院。

    军童院里的孩子一部分是军人牺牲后留下的孤儿,一部分是因为父母军职繁忙没工夫照顾的留守儿童,还有一部分则是从各地捡来的资质还算不错的流浪儿,以及从人贩子组织手里解救出来又找不到家的孩子。

    小小的军童院跟一个小型社会也没什么区别。不是所有孩子都善良纯真可爱无邪,相反孩童的天真有时才是最大的残忍。

    但不管如何,那位残疾军人给了他一个安身之地,军童院统一进行军事管理,包吃包住包教学,他在那里学到了很多知识,这是他最感激的一点。

    而他进入军童院的第一天就重新做了魂器格检测,被查出他觉醒了一个魂器格。

    像这种检查一般只能检查出拥有几个魂器格,以及初始魂力值,并不能看到魂器格里的魂器是什么,除非你自己拿出来。

    陶颛听闻自己竟然有魂器格时,都呆了。他当时特别想要跑去告诉他的原生家庭父母,说他觉醒了魂器格。当然,他只是想一想,并没有真的这么做。

    他试着去和自己的魂器接触,看到了一个很小的房间,高度有三米,但面积只有三个平方米,里面还放着一大盆早已经干成渣的肉包子。

    他那时还小,连魂器有哪些种类都不了解,自然更不明白这世上还有这么古怪的魂器,所以好长一段时间,他都把这个魂器房屋当成了他的魂力格,偏偏他在第一次打开他的魂器房屋时,除了那盆肉包子,还在里面发现了一把锄头。

    然后他就拿出了那把锄头,别人也都以为那就是他的魂器。

    一个魂器格,且他的初始魂力值很低,只有一级。这样的他并没有引起军童院领导和老师的注意,被分了个普通班,之后他就跟其他普通孩子一样,在军童院开始了很普通的军童生活。

    后,他因为特别擅长拳脚工夫,还无师自通把军童院教授的军体拳和他小时候学的谭腿结合,弄出了一套独属于他自己的有效格斗方式,虽然很不完美,但对于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来说,已经足够他在军童院立足。

    于是,十三岁时,他作为优秀学生之一跟着正式的童军队去进行夏季历练,在野外他第一次收获了魂石,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魂器格(魂器房屋)对他发出的魂石渴求,他凭着直觉,把魂石放入魂器房屋,魂石消失。

    那一个夏季历练,他一共获得二十一枚一级魂石,还侥幸得到了一枚二级魂石。这些魂石他全都用来喂给了魂器房屋。

    等夏季历练结束,他发现他的魂器格(魂器房屋)变大了一些,从三个平方变成五个平方,接着他在里面又发现了第二个魂器,一口不锈钢的中华炒菜锅。

    这让他迷惑了很久,他不是只有一个魂器格吗?可他又非常确定,不管是那把锄头还是那口新出现的炒菜锅,都是魂器。

    陶颛没敢把这事跟别人说,也幸亏他什么都没说。

    十四岁时,军童院派人通知他,说是他的养父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希望能见他一面。

    时隔三年多他终于再次见到了这位为他承担所有学费、生活费和训练费的养父。而这时这位残疾军人因为多种并发症,连流质食物都咽不下去了,陶颛见到他时,他整个人都已瘦成人干。

    随后这位残疾军人挣扎着,用最后的力气告诉了他一件事。一件让他目瞪口呆、蛋疼无比的糟心事。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