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凌云言而有信,第二天没到中午,他便让长风送了两个“丫鬟”到兰芳阁。

    都是戚凌云昔日调教的暗卫,一女名春见,一女名秋茗,二十左右的年纪,容貌平平。

    苏梨热情招待了两个女保镖,问她们对工钱有什么要求。

    春见道:“夫人客气了,我与秋茗都欠世子爷一次救命之恩,这次是来报答世子爷的。”

    话虽如此,苏梨依然给每人塞了一张百两的银票,并承诺将来二女功成身退时,她还会再给一笔赏钱。

    春见、秋茗暂且收下了这笔佣金。

    苏梨打发走其他小丫鬟,请春见、秋茗露了两手。

    春见擅用软剑,那软剑平时丝带似的缠在腰间,抽出来却锋利无比,配合春见杀气腾腾的眼神,戚骁臣真敢用强,可能要面临被春见刺个血窟窿的危险。秋茗擅长用毒,不过这次她只带了迷药过来,如果春见武力不敌戚骁臣,秋茗便负责用迷药将戚骁臣撂倒。

    苏梨非常满意,如果不是长风临走前特意提醒她,说世子爷希望她没事不要再去竹林小院,苏梨都想亲自去竹林小院向戚凌云道谢。

    黄昏戚骁臣回府,阿顺立即打小报告,说世子爷送了两个丫鬟给二夫人。

    戚骁臣皱眉,沉着脸去了兰芳阁。

    苏梨现在是一点都不怕他了,舒舒服服地靠着椅子看搜集来的话本打发时间,春见、秋茗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戚骁臣进了屋,一眼注意到了那两个面生的丫鬟。

    暗卫除了身手了得,还有个本事,就是能根据临时扮演的身份改变自己的气质,去青楼卧底时暗卫能风姿妖娆比真正的歌姬还骚,假扮落魄的官家小姐,暗卫也能流露出大家闺秀的婉约气质。

    春见、秋茗现在扮演的是丫鬟,瞧着便与普通的丫鬟没什么区别。

    戚骁臣打量过二女,坐在苏梨对面问道:“阿顺说大哥送了两个丫鬟过来,就是她们?”

    苏梨放下话本子,看着他道:“是啊,月练抬了姨娘,我身边少了一个伺候的丫鬟,昨日去找大哥帮我评理时,顺便托他替我挑两个会功夫的丫鬟。”

    戚骁臣:“你要会功夫的做甚?”

    苏梨淡笑道:“还不是被二爷吓的?那天你一巴掌险些把月练打死,二爷好功夫,我怎知哪一天二爷的巴掌会不会落在我的脸上?”

    戚骁臣感觉有被侮辱,脸色难看地道:“月练是丫鬟,她以下犯上我才出手教训她,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怎会朝你一个大家闺秀动手?”

    苏梨重新竖起手中的话本子,轻飘飘道:“我又不是二爷肚子里的蛔虫,猜不到二爷究竟怎么想的,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瞒二爷,您那一巴掌害我连续做了一晚的噩梦,不找两个能保护我的丫鬟,我怕折寿。”

    戚骁臣确实打昏了月练,苏梨非要这么说,他还真无理可辨。

    “你看的什么?”戚骁臣转移话题道。

    苏梨晃晃话本子,心不在焉地道:“武侠故事,二爷若无事,去看看表妹或月练吧,我就不留二爷了。”

    戚骁臣知道她月事在身,没个五六天干净不了,便也没有多留。

    戚骁臣也没有去看柳盈盈,他还没有得到宋漪兰的身子,在那之前与表妹保持距离更容易麻痹宋漪兰。

    接下来的几日,戚骁臣都在月练屋里过的。

    一晃八天都过去了,戚骁臣料定苏梨的月事断了,这晚陪苏梨用过饭后,戚骁臣又朝内室走去。

    苏梨坐着没动。

    戚骁臣走到门口没听到她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好家伙,春见、秋茗一左一右地守在苏梨身边,仿佛左右护法,明明刚刚还都只是端茶伺候苏梨漱口的普通丫鬟做派。

    “你这是什么意思?”戚骁臣狐疑地问。

    苏梨直截了当地道:“我现在不想与二爷同房。”

    戚骁臣已经看出来了,现在苏梨干干脆脆地承认,戚骁臣怒极反笑:“去大哥面前哭诉嫌我不肯与你圆房的是你,现在我过来了却不想伺候我的也是你,宋漪兰,你到底想要什么?非要我跪下向你认错是不是?”

    苏梨:“二爷跪下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只是不想二爷把我当傻子,二爷心里装的是谁,今晚又为何要来找我,答案二爷比谁都清楚,而我所求的不过是二爷的真心。只要二爷把我看得最重,将来二爷纳表妹纳其他人做妾我都不管。”

    戚骁臣捏了捏拳头。

    心机被苏梨看穿,戚骁臣恼羞成怒,瞪着眼睛道:“你不相信我,就算我真心对你了,是真是假还不是凭你一张嘴?”

    苏梨笑道:“不,只要二爷做到一件事,我就相信二爷的心。”

    戚骁臣:“何事?”

    苏梨扬眉道:“半年为期,从现在开始的半年内,只要二爷承诺不会私见表妹,逛花园时偶遇表妹只要我不在身边二爷也会立即调头,一句话都不与表妹说,半年之后,我立即遣散这两个丫鬟,恭迎二爷回来。”

    半年之后柳盈盈也差月把时间才出孝,一直被戚骁臣冷落,苏梨再动点小手段,保证柳盈盈狗急跳墙。

    半年不见表妹?

    戚骁臣犹豫了。

    苏梨悠哉地端起茶碗,等着戚骁臣做决定。

    灯下看美人,苏梨偶尔瞥来的挑衅目光就像一把钩子,牢牢地钩住了戚骁臣的某个念头。

    越是得不到的越想得到,苏梨主动送上来给他,戚骁臣要也要得嫌弃,可苏梨先吊起他的胃口却不想给,戚骁臣便心痒难耐了。

    半年就半年,反正表妹也要守孝半年多,半年一过,等他毁了这女人的清白,便一口气把亏欠表妹的补偿回去。

    “半年之后,我如何知道你不会继续反悔?”戚骁臣冷声问。

    苏梨瞅瞅春见与秋茗:“有她们作证,二爷不必担心我食言。”

    提起这个,戚骁臣记起他的好大哥了。

    亲哥哥帮着一个女人对付他,大哥是嫉妒他手脚健全故意给他添堵吗?

    离开兰芳阁,戚骁臣怒气腾腾地去了竹林小院。

    戚凌云已经歇下了,不过他猜到戚骁臣回来,让飞泉站在院门前等着交待弟弟一句话。

    面对戚骁臣的怒火,飞泉从容道:“世子爷知道二爷会来,特意让我转告二爷,世子爷说,二夫人既然有防您之心,求他无果便会转求侯爷,世子爷揽下此事,是不想侯爷为家宅私事所扰,耽误了边疆大事。”

    短短几句,说得戚骁臣心情几个上下起伏,脊背上竟流下了后怕的汗水。

    幸好那女人没有直接写信求助父亲,幸好大哥替他挡了一祸。

    “是我没处理好私事,叨扰大哥了,你代我向大哥道谢。”

    飞泉点点头。

    戚骁臣看眼黑漆漆的竹林小院,转身走了。

    不能见柳盈盈,戚骁臣派人给柳盈盈送了一封信,言明他受宋氏所逼,须得回避柳盈盈半年,但他的心里会一直想着她,让柳盈盈不必担心。

    柳盈盈不担心,她恨得撕烂了这封信!

    戚骁臣傻看不出宋漪兰的筹算,柳盈盈一看就看出来了,半年后她也快出孝了,宋漪兰一定会趁这半年替她物色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差男人,再舌灿莲花说服舅舅,届时舅舅一点头,戚骁臣反对还有个屁用?

    戚骁臣的信到达不久,苏梨又来了,以关心为名,将她院里的一个二等丫鬟改名红儿留在闻莺园,跟翠儿一起照顾柳盈盈。

    这哪是照顾,这是赤裸裸的监视!只要柳盈盈走出闻莺园半步,红儿便会紧紧跟随,保证柳盈盈与戚骁臣见不到面说不上话。

    柳盈盈快要无法呼吸了,她写信向戚骁臣告状。

    戚骁臣虽然烦兰芳阁费尽心机,但他既然都承诺半年不见柳盈盈了,戚骁臣就没打算偷偷见,万一被兰芳阁发现了,他还要不要面子?

    因此,戚骁臣写信安抚柳盈盈,大概意思就是反正咱们不会见面,有没有红儿监督又有何区别?戚骁臣再次劝柳盈盈放宽心,将来事成了,他找个借口卖了红儿替柳盈盈出气。

    看完这封信的柳盈盈,砸坏了屋里所有的瓷器。

    柳盈盈生气,可把月练美坏了。

    傻夫人放着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不懂珍惜,非要与二爷玩真心实意那一套,不真心就不让你进屋,柳盈盈想伺候二爷却逮不着二爷的人,二爷既睡不成夫人也睡不成柳盈盈,只能夜夜都来找她啊。

    月练对戚骁臣是八分痴恋人一分痴恋名一分痴恋利,只要戚骁臣过来,月练便掏出她一百分的娇柔妩媚温柔体贴全心全意地伺候戚骁臣,戚骁臣渴了她马上端来温度正好的茶水,戚骁臣袜子破了月练一天给他做了好几双新的,戚骁臣想要可赶上了月练身体不方便,月练自学成才主动献出樱桃小嘴,为戚骁臣提供另一种服务。

    戚骁臣在苏梨那里吃了冷落,转身就被月练的柔情似水服侍地身心舒畅。

    月练既有柳盈盈的美貌又比柳盈盈放得下身段,既有柳盈盈对他的真心又比柳盈盈热情,人心都是肉做的,被月练当祖宗似的伺候了半个多月,戚骁臣看月练也顺眼了很多,不再把月练当丫鬟,而是接受她的姨娘身份了。

    晚上月练要伺候他脱鞋,戚骁臣叫她起来,使唤月练身边的丫鬟,让丫鬟敢这些活计。

    月练还不乐意,跪下去抱着他的脚,委屈问:“奴哪里伺候的不好吗,二爷嫌弃我了?”

    她是真心稀罕戚骁臣啊,连戚骁臣的汗脚她都觉得香。

    戚骁臣大受感动,第二天破天荒地送了月练一支金簪子。

    月练收到惊喜礼物,感动地都哭了。

    但她没有将此事告诉苏梨,月练怕夫人嫉妒她,开始与她抢二爷。

    苏梨才没把月练放在心上,戚骁臣、柳盈盈之间的忠贞爱情已经裂了一大半了,只等收网就能毁了柳盈盈,苏梨现在要做的,是如何燃起戚凌云的斗志,断了戚骁臣的袭爵之路。

    四月中旬,关西侯戚劲终于回来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