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玄幻小说 > 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努力当爹第十九天:
    邪神原君变成的木偶娃娃,让池宁想起了诗圣的一首诗,“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说的直白点就是这娃娃山眉海目,即可入画,乌黑的长发搭在紫色的长袍之外,更显邪气张扬、运筹帷幄的气质,若点化成人,顷刻间便可轻松捕获无数闺阁小姐的芳心。

    原君的审美是真不错,若真有这么好看的人,连池宁这种专注搞事业、一切感情看淡的人,说不定都会动心。

    当然,鉴于对方目前只是个硬邦邦的木偶,池宁还是能够保持住心如止水。

    他反而有点困扰的对原君道:【好看是好看,但这么捧着您的我,会显得有点娘们兮兮啊。】谁家像他这么大的人还玩娃娃?

    原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另辟蹊径找了一个反驳角度:【你不觉得用“娘们兮兮”的形容一个人,是对女性的不尊重吗?谁不是娘生爹养的,娘怎么了?】

    池宁纵使再巧舌如簧,都有点无言以对,因为他知道虽然原君的目的不纯,但他说得确实是对的;【……我只是大家都这么说习惯了,没有意识到,我没有那个意思的。】

    【意识到了就是好孩子。】原君偃旗息鼓,心满意足。

    池宁却挑起了细眉,虽然原君的意思是好的,可原君之所以这么说却是夹带私货的产物,除了对的部分以外,池宁才不愿意就这么和原君算了。

    然后,闻世子就震惊的看着,池宁试图把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精致木偶,绑在原本该是系玉佩、香囊的长穗宫绦上。

    木偶身上没有孔,穿不过绦子上丝带。但这却并没有难倒池宁,他直接用绦子的一头拦腰把木偶给打了个死结,垂在了腰带之下。微风吹过,带不起丝毫的流苏涟漪。

    说实话……

    从远处看来,一个大男人随身携带这么一个醒目的娃娃,更显幼稚了。但池宁却根本不在意,因为他已经也不打算要脸了。眼角甚至还有着对木偶的挑衅,来啊,斗下去啊!

    原君:【……】让苍天知道我认输。

    吴二娘子那边,则终于讨的了爱人绾绾的谅解:“那是个男人。如不意外,应该就是静王世子的相亲对象,我怎么敢对未来的静王世子妃不敬嘛。再说了,我不喜欢男人呀,再漂亮都没用的。”

    绾绾秋波流转,团扇阙面,被毫无争议的说服了。吴二对男人真的不行。

    王府的宦官最终把红衣的“姑娘”,黑袍的“公子”,都请去了凉亭一叙。

    吴二娘子龙行虎步而来,大大方方见礼,压低声音说话时,还真有那么几分翩翩浊公子的味道。就是化名用的十分敷衍:“在下吴二,还未请教?”

    吴二娘子的驸马兄长已经在后面急的抓耳挠腮,想给他妹妹跪下了。你这是去相亲啊,还是去拜把子啊?!

    长乐公主斜了眼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自家驸马,忍不住讽了句:“你真这么着急,你替她相亲去啊。”

    驸马却恍然大悟的回了句:“对吼!”

    长乐公主:“……”

    红衣烈烈的“姑娘”,也直接走了过来,在石凳下坐下,毫不介意外人的目光,毕竟他是个男的啊。他的声音一如他美艳不可方物的外貌,大胆又热烈:“我叫祝梁,祝英台的祝,梁山伯的梁。是不是很好记?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你们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这、这位不是李家不得不男扮女装的嫡子吗?世子忍不住看向池宁。

    池宁也以为这是李公子啊,要不然他为什么要邀请对方?结果,搞错了。不过,幸好,也不算错的离谱,因为对方也是个“熟人”,这位同样在世子妃候选的名单上。

    池宁对两人拱手,点头示意:“吴二公子,祝教主。我是池宁,这是我的好友怀古,相逢,即是有缘,很荣幸能在今天见到两位人中龙凤。”

    池宁刻意用“教主”二字,想要提醒闻怀古。

    结果……

    吴二娘子以为池宁的意思是,虽然来错人了,但这人池宁也认识,不用害怕。

    祝梁则觉得池宁是在说,他哪怕不认识他,也是多少知道他一些底细的,希望他能够老实点,不要轻举妄动。

    只有真正被提醒的闻世子,还在状况外:“什么教主?”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直至真正的李家嫡子,和一群李家的后宅女眷走入了这个画面。李家是突然决定出游的,准备的有些匆忙,但还是来了。盖因这是李家最难搞的老太太的命令,她非要说她被仙人托梦,今日必来柳林苑。

    李家秀外慧中的大姑娘李玉,也拿老太太没办法,只能宽解众人,以孝为重。只有李玉自己知道,他刻意引着她们来到东门这边的一路上,到底是为了什么。

    今早有一封纸条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了他的枕边。而随后发生的一切,都应验了这纸条所说,让报仇心切的他,相信了这不是一个针对他的陷进。随之,他才依照纸条所言,走到了约定见面的地点。

    相比起肤白貌美大长腿、但起过于高挑好似胡姬的祝梁,这位李公子更像是个姑娘,还是行为举止格外合格的那种大家闺秀,一举一动都像是拿着礼仪标尺比出来的,声音柔美,面容和气,还带了一些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才情。一路走来,就没有年轻的儿郎不想多看两眼的。只有长乐驸马,是凭借多年妻管严的本能,才躲过一劫。

    吴二娘子看到李玉后,眼睛更是亮的不可思议。

    李玉看见这边凉亭里够打一桌麻将的阵容,整个人都惊了。但还是在王府的人上前邀请后,镇定自若的款动莲足跟上走了过来,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听到这才是李家的公子后,吴二娘子肉眼可见的萎了下去。男人,她真的不行啊。

    被拴在池宁腿上好一阵子不想说话的原君,倒是再一次来了兴趣:【一桌五个人,除了你,看上去是两男两女,实则是三男一女……】人类果然很有意思啊。

    一场相亲大会,就这么磕磕绊绊的进行了下去,至于有几个当事人明确的知道他们在相亲,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池宁见他们聊的不错,就借口买馄饨的离了席。

    以及,是的,柳林苑这个本应该庄严肃穆的皇家园林,在这种草长莺飞、携家出游的好时节,总是格外的人间烟火。也就是,叫卖的好吃的特别多。最好吃的便莫过于鲍师傅馄饨,小摊上自备炉火,锅碗瓢盆齐全,两口子手艺了得,又是热菜又是热酒,一年里有半年都不用开张,因为只这一个春季从柳林苑挣得银钱就足够生活。

    池宁早就听他师兄江之为说过这馄饨如何如何好吃,今日有机会自然要大快朵颐,能吃到好吃的,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啊。

    这馄饨也果不负所望,皮薄肉多,汤味鲜美,食指大动的一碗下去,感觉整个人都升华了。

    等池宁好不容易吃完混沌回来,相亲宴已经结束了,只剩下了明面上一身男装的吴二,还大咧咧的坐在那里,已与闻世子称兄道弟起来:“看不出来啊,兄弟,一次见三个,高手啊,佩服佩服!”

    闻纯□□哭无泪,他不是,他没有,他……

    最终还是驸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强行来带走了妹妹,远远的好像还能听到这对兄妹拌嘴“你这个样子,人家世子还怎么愿意和你继续谈?”“我哪个样子了?你都准备骗婚了,我还不能让人家知道一下我的真实底细?”。

    驸马每一天都要在心里和妹妹断交一万次,才能将这段亲情进行下去。

    赶在城门关闭之前,池宁把闻怀古安安全全的送回了王府。一直到王府门前,池宁才问了句:“您看上谁了吗?”

    闻怀古做了一路的心理准备,打了不知道多少的腹稿,用以应对池宁的问题。但当池宁真的这么问了之后,他还是说的有些不太流畅,差点咬到舌头:“吴二娘子爽直,祝、祝‘姑娘’美艳,李‘姑娘’知书达理,我,我,我……”

    原君:【他都想要啊。啧,男人。】

    池宁也不再为难老实人,打开天窗说亮话:“您是真的想都娶啊,还是只是想借此机会帮助他们?”

    闻怀古脸色一惊,他直白的就像是一本随时可以翻开的书,脑门上就写着“你怎么又猜到了”,嘴上还要说:“不是,我就是都喜欢,不知道该怎么做决定。”

    池宁长叹了一口气,明明自己是泥菩萨过江,还想着要普度众生:“您可要想明白了,您接下来的回答,很可能会决定了我该怎么给您出主意。”

    闻怀古莫名的就相信了池宁也是个好人,把自己的心里路程和盘托出:“我,确实是想帮他们,我是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但我知道,在看到那张纸上记录的东西时,我想帮他们,很想。包括其他几个还没有见到的。”

    好比楚地那个饱受苦难的寨子。

    池宁抬头看着闻怀古,对方的眼睛里,有着池宁已经很多年未曾在其他人眼中见过的赤子之心。

    “我真的不是犯傻,我想过的,我可以帮他们,甚至都不需要我付出什么,只要我和他们成婚就可以了。我绝对不会拖累你和我爹的计划的,我……”闻怀古急的快哭了,却还是十分坚持,“我没想过拯救世界。我只是、只是想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俯仰天地,无愧于心。”

    简单来说就是,能帮一个,是一个。

    池宁知道他应该特别冷酷的拒绝闻怀古,让这个理想主义者醒醒,但最后他说的却是:“如果咱们生活在一个话本里,那您一定是那个主角。”

    而我……

    是让主角实现愿望的金靠山。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