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熠知道,在他忍不住表露出真心后,他hunter这个马甲应该又让凌少泽心生不喜,想要和他分手了。

    俩人前往集市,一路上气氛十分沉默,每两分钟必须肢体碰触的日常任务二,在俩人都各有心事的情况下,漏了一次……

    于是,日常任务二正式宣告失败。

    继续做日常任务一“共同布置爱巢”也失去了意义。

    想要完成任务,只能从明天开始,再连续做满三天。

    但现在别说三天了,凌少泽是一天都不想继续。

    凌少泽懒得继续逛街,干脆找了家茶馆,在二楼的雅间里坐下来,喝了口茶,对沉默跟进来的hunter酷哥道:“来,聊聊吧。你一定有什么别的方法能解除伴侣关系的,对不对?”

    如果hunter敢说没有,凌少泽就打算找gm投诉了,他当初买豪华游戏仓的玩家,花了上百万,进游戏十几天里,又花了上百万,他怎么着也算得上是个vip客户了吧。

    结果游戏给他搞一个他已经反感还必须卿卿我我否则分不开的所谓天选伴侣,那tm不是赶客吗!

    游戏官方要是不给他解决问题,他就要求退钱,还要把这事闹大!

    当然,凌少泽不是在乎那些钱,他就是觉得玩这个游戏玩得不爽,要给游戏官方找点麻烦。

    好在,贺熠从凌少泽明摆着很不爽的脸色上,也心知自己这个身份不可能和凌少泽继续在一起了。

    没想到,本该是最不让凌少泽防备的一个马甲,才一天,就惨遭滑铁卢。

    看来,以后他不能直接表露出想和凌少泽认真、长久发展的意向,否则小家伙的反应肯定是立刻和他划清界限,列入拒绝往来名单!

    好在,这一路上,贺熠已经琢磨好了,怎么把hunter这个马甲的劣势局面扭转为对他下一个马甲有利的局面……

    凌少泽看到他的天选伴侣弓箭手榜一大佬hunter脸色黑沉道:“办法是有,你确定要那么做吗?那种办法不止会折损我的脸面,对你名声也很不好。”

    本来已经打算找游戏官方麻烦,甚至做好罢玩准备的凌少泽突然又来了兴致:“咦,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名声是什么,能吃吗?他才不care这个。

    hunter黑着脸,给凌少泽共享了一个新的任务面板。

    【在有着二十人以上的公众场合,当着你天选伴侣的面,找一个等级名次比你伴侣高的玩家,征得对方同意成为情侣,并与新情侣当众激情热吻一分钟,给你天选伴侣戴绿帽,即可宣告感情破裂,当场解除天选伴侣关系!】

    凌少泽:……?!

    妈呀这个游戏真是太没有下限了,这特么不是当众上演ntr吗!

    当着法定伴侣的面出轨,这tm听起来简直是渣男本渣!

    然而……他居然诡异地有点想要跃跃欲试肿么破!

    毕竟,他和hunter也不是什么你情我愿的伴侣,只是迫不得已被绑定在一起,这任务还是hunter自己分享给他的。

    hunter嗤声道:“我的原则不允许我做出这种无耻之事,你要是真那么想和我分开的话,你来做好了。我现在是等级榜第五,还有四人等级名次比我高,你可以去问问他们有没有人愿意配合你做这种事。”

    凌少泽打开等级榜列表,发现之前高居榜首的剑客榜一一剑封喉,一天多没上线了,落到了第六,而他的第一春刺客榜一无影则是六天多没上线了,已经落到了百名开外。

    怎么回事,这些家伙和他分手时一个比一个会放狠话,放完却不上线了?

    不过这个不重要,反正都是过去的事了。

    再看等级榜前四,战士榜一斩风、骑士榜一龙行天下、法师榜一阿九、召唤师榜一随便玩玩……

    呃,刚好是凌少泽当初初入游戏雄心壮志时,想要撩遍的七位榜一大佬中,还没有过接触的四个。

    不知不觉中,他居然已经达成了【撩遍七位榜一大佬3/7】的成就!

    如果按着这个解绑任务继续,就能达成【撩遍七位榜一大佬4/7】!

    凌少泽心里蠢蠢欲动,但是很快又开始颓丧起来:“这个任务太难了,我又不认识等级榜前四的大佬,就算遇上了,对方也不可能配合我做这种事!”

    凌少泽虽然不怎么关注论坛的八卦热帖和世界频道,但偶尔和小伙伴庞文光交流一下,还有世界频道置顶区,也知道自己如今的风评很不好,是个迷惑了两位榜一大佬的男绿茶、男狐狸精!

    就在这时,凌少泽听到雅间外面传来喧闹声。

    “听说斩风在茶馆一楼进行公开招亲!他准备了三道题目,放话说,现场谁能答出最让他满意的答案,他就和谁在一起,咱们快去康康!”

    “还有这种好事!我也要去报名!”

    “集美,一起一起!”

    战士榜一斩风在茶馆“公开招亲”的消息在世界频道置顶区也刷屏了,无数人都在往这个茶馆赶来。

    凌少泽顿时坐不住了,也起身往楼下走。

    这简直是瞌睡就来了枕头!

    虽然他不认为自己的“应聘”能得到战士榜一大神的青睐,但是万一呢?

    抱着试试也不亏的心理,凌少泽兴冲冲跑到楼下,还不忘叫上即将要被他戴绿帽的现任伴侣hunter一起。

    由于近水楼台先得月,凌少泽来得不算太晚,刚好占据了最后一张空桌。

    一楼客满,再有新的客人进来,也只能在等候区站着围观了。

    正中央的桌子,一位身材高大健硕魁梧,五官粗犷刚毅的型男帅哥站起来,朗声道:“诸位好,在下斩风。由于年龄渐长,被家中长辈催婚,而我现实中工作的环境特殊,遇不到对合适的对象。所以打算在游戏里试试。

    我会提出三个问题,并开通了附近陌生人可私信权限,现场对我有兴趣的皆可私信我回答,不拘男女。回答最合我心意者,我会与对方像是情侣般试相处一周,一周后再决定要不要继续在一起,如果对方不愿继续,我绝不纠缠。如果是我不愿,也希望对方不要强求。”

    凌少泽从楼上雅间下来时,还不忘带上刚才点的茶水和瓜果点心。

    他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和他的现任hunter唠嗑吐槽:“没想到斩风大佬居然是被催婚催急了,来游戏里找对象的,这法子也太不靠谱了,大家在游戏里脸都是假的,感情能有多真。”

    hunter冷着脸没吭声,只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这凌少泽,似乎在看什么稀奇生物。

    凌少泽也没在意,这位哥们大概是心知自己即将被绿,心情不美妙,不愿意搭理他也是正常的。

    但凌少泽一点也不觉得同情,毕竟他们认识也就一天多的时间,没什么感情可言,俩人在一起也不是他自主选择的。

    hunter就算再怎么惨,那也是他自己找的,谁让他要用橙色道具“丘比特之箭”随机找对象呢!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也没有白掉的媳妇!

    他倒是不讨厌hunter,甚至还有点喜欢,可惜hunter既然表现出了想要认真发展的意思,他给不了,立刻解绑对彼此都好。

    凌少泽不知道的是,此刻坐在他对面的hunter皮下其实在他下楼梯时,已经换了人,乃是之前专门负责战士榜一斩风马甲代练的贺元帅亲卫一号。

    亲卫小哥只听命令行事,从不多话。

    但对于自家老大不惜变换马甲、各种套路和骚操作,也要拐到手的凌少泽还是有几分好奇的,并且十分钦佩!

    现在的hunter一点也没有自己即将被绿的不爽,还满怀对凌少泽即将又被自家老大新马甲套路到手的同情。

    茶馆正中央处,战士榜一已经提出了他的三个问题。

    大家一开始还以为会是什么奇怪的难题,结果这问题特别简单:在感情上,你最看重什么?你最讨厌什么?你想找什么样的对象?

    凌少泽:……

    如此平平无奇的问题,他要如何脱颖而出?

    算了,先试试吧,要是在斩风这里失败了,他再试试重金聘请其他三位榜一大佬配合他演一出戏。

    凌少泽打开聊天界面,在附近陌生人里选中斩风,给他发私信。

    他的回答没有刻意按着可能可以讨好斩风的方向来,而是实话实说。

    ——我最看重自由;我最讨厌纠缠不清;我想找个不走心也不走肾,分手时能好聚好散的对象!

    嗯,一看就是个只爱自己,莫得感情的渣渣!

    至于第三个问题,凌少泽本来想回答“不走心只走肾”的,但这全息游戏里除非现实游戏双登记的,否则根本脱不了贴身衣服,现实中他一年内也不能乱来,所以改成“不走心也不走肾”了。

    大概是他的回答太过清奇,还有“已婚”的身份引起了斩风的注意,凌少泽居然收到了斩风的私聊回复:“不走心也不走肾,你为什么要找对象?并且,我看你的个人资料,已经有伴侣了。”

    凌少泽:“闲着没事,找点刺激!哥们,要不要一起来刺激一下!”

    凌少泽十分大胆地发出人·妻的桃~色邀请。

    他心想,自己应该下一刻就会被斩风拉黑。毕竟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一个有夫之夫发展不正当男男关系!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