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别盯着看,我这样是不是很奇怪。”

    因为答应了周六这晚在我爸的茶楼弹琴撑场子,我作为唐敬的老师自然也跟过来了。茶楼的经理是个热情的姐姐,我管她叫米姐,之前找来上班的琴师都是她请来的。

    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弹古筝的男孩子,只是会弹琴,还长这么好看的比较稀少。米姐超开心地专门借来了一整套的古装衣物,从头到脚,连假发都到位了。

    当唐敬打扮得像个从工笔丹青画中走出来的古装少年时,我和米姐都被惊艳到了。乌发雪肤,明眸皓齿,那一抹羞怯的神情带着浓浓的少年气息。

    被我愣愣地盯着看,感到别扭的唐敬用袖袍想遮挡自己,可又觉得这扭捏姿态不太大方,于是特别苦恼地傻杵在更衣室门口。

    米姐:“我觉得你学生应该更适合少年侠客的扮相,这样虽然也秀气,但柔弱了点,与他本人的气场不太符合。”

    米姐真是很会看人了,一眼就知道唐敬这小子不是表面上的乖巧那一挂。可这一身雅士的宽大袖袍,修仙一样的装扮抚琴会比较优雅古风,所以也就没打算换掉了。

    唐敬被米姐领走去走台熟悉场地,临走前还看我一眼,像是想要我跟上去。我默默地忽略了他的渴求目光,顾涟漪在迟到几分钟后赶来了我家茶楼。

    我俩一起去了二楼的包厢,这里可以看到楼下弹琴的台子,而且也比一楼更加清净。

    “哇,你居然把这小子拐骗到你家茶楼上班?喵喵老师居心何在。”

    我心里憋闷地看着唐敬那一身装扮,脑子里又闪现一些不合时宜的画面,但从来让我捉不住。

    关于昨天的拥抱,关于相亲被强吻,这些我都没有给顾涟漪说。毕竟那个对象可能是妖怪,要是讲了这些,对方缠上她怎么办。

    这个学期的课程已经过了一大半了,我本来很期待当老师的,然而现在一切都偏离了我的预想。

    悠悠琴音在楼中荡开,来茶楼的人大多是比较喜爱清净品茶的人士,彼此间都客客气气的,自有一种文雅的书卷气息。

    楼下的少年抚琴拨弄,时不时会抬眸往我这边看。我拿着茶杯挡住了他的视线。

    我才不相信我爸找不到人来弹琴了,不过是刚好唐敬送上门,他老人家懒得再找,也就赶鸭子上架了。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弹的这么好,和之前的几任琴师都不相上下。

    “这年头学古典乐器的男孩子多可爱啊,还自带古风气息,我得拍个小视频发网上。”

    “……把脑袋p个图挡着吧,不然他准得火。”

    “你不想让你的宝藏班长被星探发掘?”

    我给顾涟漪翻了个白眼,盯着杯里浮沉的茶叶,我用手指在瓷杯口滑过,抹去了沾上的一点口红印。

    “涟漪,我做完这个学期打算和学校辞职了。”

    听到我轻飘飘的话,顾涟漪手里的手机差点掉地上,她滑稽地捞了两下保护住主子,这才惊恐地看着我,“你是哪根筋没搭对啊?”

    “我是考虑过了的,当老师赚的还是少,要照顾四十几个学生还是太累啦,不如回来继承爸爸的生意,至少也能给他帮帮忙。”

    “你真的疯了?你当时毕业想了很久选择去做老师,过五关斩六将地考到本地当老师,这难道不辛苦吗!你居然?而且一年都没干满,你和学校合同签了几年?”

    “起码要干满三年,不然就得赔偿违约金。不过无所谓啦,我爸觉得这是小意思,他很支持我的决定,我妈虽然有点意见,但也不说什么。”

    “我靠,我真是超级羡慕你了,不好好当老师就得去继承家里的产业什么的。我要是把这铁饭碗砸了,我爹妈能把我砸了你信不信?”

    “我信。”

    顾涟漪看我波澜不惊地和她这样讨论,心里也明白了我的决意,我若是这样做了决定,基本上是劝不回的。

    作为最好的朋友,顾涟漪笑着举起茶杯,“那我就祝愿你无论做什么都一帆风顺咯,发大财记得带着宝宝一起飞哦。”

    茶杯宛如酒杯一样轻轻叩击,我压着笑意,我得感谢身边的人,总是会在我做出决断后选择支持我,而不是去否定与打压。

    “不过我问一句,你干完这学期就辞职的事,有和唐敬说吗,他好歹是你最亲近得力的学生了吧。”

    “怎么可能,这好歹是自己的私事。”

    “怎么算是私事哦!你是班主任,你要走,就像把这群孩子忽然抛弃一样,他们下个学期又要重新适应一个班主任。我小时候就觉得换班主任是天大的事情,若是还是自己喜欢的老师要走,简直地狱啊。”

    “没这么夸张,学生的感情确实单纯,但拿起放下的很快,会有更好的老师去教导他们。”

    而不是像我这样心念动摇不定,对自己的学生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的人。

    辞职的这件事只有我爸妈和顾涟漪知道,还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这个学期就要结束了,期末时写好辞呈给校方就行。

    晚上从茶楼走出来,领了工钱还把衣服换回来的唐敬说请我和顾涟漪喝奶茶吃宵夜,我笑着看他俩,说自己要先回去了。

    驱邪捉鬼能赚很多钱的唐敬根本不会把这点钱放在眼里,至于他为什么显得非常积极,那自然是有他自己的想法。

    由于我不打算去吃宵夜,顾涟漪再放得开也不想跟着唐敬两个人去,正好她的相亲对象过来把她接走了,转眼又只剩下我和少年。

    “你该回去了。”走了一段路,发现他还跟在我身后,就像昨天下午那样,我轻叹一声,像是在驱赶他似的。

    唐敬固执地不挪动脚步,他目光审视地瞪着我,带上了他自己都不易察觉的压迫力。

    “你怎么了,感觉和之前有点不一样。是那只妖怪的原因吧,如果还是很生气,我去解决它。”

    唐敬对于我的情绪从来都很敏锐,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眸总能捕捉我的一举一动。我无奈地看着他,“你先前不是说那妖怪很厉害吗,你连它的本体都看不透。我不懂这些,但也就是说你打不过它,是吧。”

    “谁、谁说打不过了,不试试怎么知道。”像是触了他面子,唐敬大声地反驳我的话,可这气势撑不过几秒又弱下去了。他小心翼翼地望着我,想知道我从昨天开始的情绪转变原因。

    可我怎么能说是因为他,怎么能说我对他有过心动?我接下来能心平气和地上半个学期的课,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看到唐敬总该是很高兴的,为自己拥有他的全部注意而感到自豪和甜蜜,可这种健康积极的情绪在师生的身份下是绝对不允许的。

    何况,他还有一个喜欢的姐姐。但这样又算什么,如果有喜欢的人,又何苦总是绕着我这个没趣的老师转悠。

    我不懂,也问不出口,只能让这见不得光的感情沉在心底。我这只是一时的新鲜感而已,为年轻人那蓬勃旺盛的生命力,鲜活的可爱,真挚的目光而触动。

    我像以往那样笑了,“唐敬,快回家吧,已经九点多了。”

    唐敬的固执在我的温和中一败涂地。

    夜里我回了自己的公寓,洗漱后穿着睡衣躺在沙发上,茶几上的摆头草依旧扭着脑袋对向我身侧。

    忽的,我听到浴室传来了滴水的声音,我明明洗完澡把花洒关掉了,水龙头也是拧紧的,不可能会有这种声音。

    滴答的滴水声富有规律地响起,这似乎是许久没有经历过的灵异现象了。说不清是害怕还是猎奇的情绪,我起身走去浴室,先前洗澡产生的水汽将镜子模糊一片。

    我查看着滴水的水龙头,再次将这偷偷漏水的罪魁祸首关上。镜子上的水汽凝成水珠蜿蜒而下,留出道道痕迹,鬼使神差地,我用纸巾将镜面上的雾水全部擦掉。

    镜子里倒映出我的模样,然后她笑了。

    心下犯怵地刹那,镜面发生了改变,冰冷的平面产生出了涟漪般的纹路,我的模样被扭曲改变。

    然后我听到了叹息声。

    我第一反应是去找唐敬送我的护身符或者给他打电话,可我为什么要这么依赖他。就这么一秒不到的犹豫,我的双腿就如灌了铅一样再也挪不动。

    这种生死关头我到底还在意个鬼,我被自己的睿智感动了一下,然后耳边响起了很耳熟的嬉笑声。

    “湘湘~”

    我想我知道这是谁了,只有冷青竹才会用这么甜腻腻的声音叫我,像是喝了一大杯蜂蜜水后还要吃一大块蜂蜜蛋糕那般腻人。

    妖怪找上门来了,之前一直都是和灵异亡魂打交道,和妖怪大概是第一次?

    洗澡才没多久,我就又出了一身冷汗,环绕在耳边的声音如苍蝇般。眼前的镜面凸起,一只手猛地从里面伸出来。

    我头皮发麻,午夜凶铃现实版发生在自己面前这体验一点都不好。

    “不要怕呢~我马上就爬出来啦~”

    “……”

    因为这俏皮话,还真的驱散了一些心头上的恐惧。安静的妖怪从镜子里面奋力地爬出来,颇有种滑稽的励志感,让我忍不住想给对方加油。

    终于,穿着纯白长衫,披着流光溢彩长发的冷青竹爬出来了,他完完整整地站在了我面前。和现代花里胡哨的打扮完全不一样,此刻的他素白一身,像是男版白素贞一样纯洁干净。

    “我本体是铜镜,差不多就这样了,所以呢,可以穿梭在任何有镜子的地方。”将泛着光芒的头发往身后一撩,他笑眯眯地歪头打量我。

    我被定在原地,尽量不害怕地对话,“因为你是镜妖,如果是电视妖怪什么的,就会从电视里爬出来?”

    “大概哦,你都不想和我相亲了,那我只能这样来找你了。”

    “这种方式我也不欢迎,请你回去。”

    “不叫我滚了?”

    “如果你愿意滚的话,我没有意见。”

    冷青竹竖起手指抵在我的唇上,然后恶劣地用尖锐的指尖戳了下,我疼地皱眉。

    “我找了你那么久,你太无情了。不求你爱我,这辈子陪着我过完好不好。”

    这种给自己安装深情人设的行为让我一头雾水,如果我无法被他的情绪带动,这看起来就会很滑稽,好比单方面的表演,而我是观众。

    “你作为妖多大了,我的年纪恐怕还没有你的零头多吧,我能和你有什么故事呢。”

    “小笨蛋,就没有想过前尘往事吗。”

    “……”很古怪的,我想起了几个月前在小区门口看到的黑袍人,那个人给我说了一个老套又让我烦躁的故事。联想到这家伙是镜妖,我追问,“我曾经有一次在学校照镜子,里面的自己笑了,那也是你在捉弄我对不对。”

    “是的吧,我倒是经常去你们学校的镜子溜达哦。包括那些学生手里拿的小镜子,时不时出现捉弄一下,小可爱们又害怕又惊奇,然后还拉着别人一起玩照镜子游戏。”

    在冷青竹的坦诚下,学校孩子爱照镜子玩的迷之行为居然得到了合理解释。本来初中生就闹腾的很,比高中生更为活跃,比小学生更有执行力。

    我搞不懂冷青竹这大妖怪捉弄小朋友有什么乐趣,显然我也不想搞懂。重心不稳,悬空之际,我被他拦腰抱起。

    冷青竹搂抱着我,很自在地坐在了我的沙发上,让我窝在他怀中。这抱动物一样的姿势,让我很不舒服,还觉得没受到尊重。

    他妖媚的眉眼一挑,我听到哎呀一声喊痛声。清脆的响指声打起,我的身侧出现一只抱头痛呼的小幽灵。

    “看来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呢,你被唐敬骗了哦,这只小幽灵跟在你身边很久了,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淡蓝色的幽灵呈现出棉花糖一样的形状,软软的很可爱,一点看不出邪灵的危害。它发现自己能被我看到了,马上躲在了茶几下面,可过不了几秒,又探头探脑地打量。

    我指着这小家伙,“你说唐敬在我身边放幽灵?”

    冷青竹将下巴抵在我的头顶,笑着说:“喏,你自己问问~小幽灵。”

    笑意盈盈的男人把小幽灵吓得够呛,想跑又被他一伸手给抓了回来,怎么也逃不出这方寸之地,最终它放弃挣扎了,像是跪在了我面前。

    “我坦白,放过我,喵喵,我是唐唐安插过来的,在你身边已经两年多了。”

    “……”

    我有点没反应过来,所以摆头草一直在我身边转来转去,就是因为这小幽灵的关系?两年多前,那不是正好是我毕业回家的时候吗,难怪从那时偶尔会感受到自己被视线注视着。

    说不出心里什么感受,所以在我还没有去当老师的时候,唐敬就已经知道我了。

    “我问你,后来我总是遇见灵异事情,是你搞的鬼吗。”

    “人家哪里敢,是你自己忽然开始吸引这些怪东西,我还找唐唐帮你驱邪呢。他一直偷偷地守着你,直到你当上老师,他马上就去当你的学生了……”

    义愤填膺一样的话没有说完,幽灵像是烟火一样在我面前炸开了,零星光点快速飘洒飞出窗外。怀抱着我的冷青竹微微蹙眉,惋惜道:“让它逃了呢。”

    你那一瞬间的杀气让我都后背一凉,更何况是感官更敏锐的幽灵。我现在思绪乱的很,如果说唐敬一开始就是冲着我来的,那么他口中那个大他八岁的姐姐,摆明了就是我啊。

    “湘湘,别想他了,看看我,我才是一直爱着你的。”

    “……你爱我?为什么?”

    “千年前,你和我一样都是妖啊,是叱咤一方的大妖,想起来吧?以前的事情,对他的爱与恨,我倒是觉得你对唐敬只会有恨了。”

    蛊惑人心的话语在耳畔低低起伏,如那海浪卷着细白的泡沫浸湿了我的耳朵。就在我脑袋有点昏沉时,客厅里出现了攀爬的树根,像是从门缝窗缝钻入的蛇,树枝凝聚出人形,我看到了最初见到的黑袍人。

    “树妖你是不是闲得慌,我的事你不准插手!”

    嬉皮笑脸的冷青竹沉了脸色,正待动手时,我的屋外响起剧烈的敲门声,那力道大的很快就会惊扰邻居。

    “扫兴,如果想我,可以照照镜子~”

    留下这句话,冷青竹消失在了我的化妆盒镜子里,也不是惊奇的时候。我看了看黑袍人,对方做了个请的姿势,我连忙跑去开门。

    门外是大汗淋漓的唐敬,他的身后飘着告状的小幽灵,一看到我,他先是握着我的肩头,将我推到灯光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

    彼时,那位黑袍人又神秘地消失了。

    “那个混蛋是镜妖对吧,它还找你做什么!我现在就去找出这渣滓的本体宰了它!”

    唐敬火冒三丈地说完,转身又要冲出去,我一把拽住他的手腕,气愤道:“你是不是该和我解释一下!”

    小宇宙都要爆发的少年一下子被我的怒气给盖住,他噤若寒蝉似的站定不动,一旁的小幽灵也不敢乱飘了。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不好,生不生气是我的事,你先解释,到底是为什么接近我,还是从两年多前。那个时候你才多大,十六岁吧?你脑子里想什么?”

    “我能想什么,我喜欢你啊,苗湘湘!”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