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被男神雪藏了 > 第24章
    被点名的时候, 沈熙纯在和玉冰清桃桃聊天。

    突然, 她感受到异常灼热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一转头,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不知何时全放在了她身上。

    沈熙纯:“……”

    她是走错片场了吗?

    怎么一个两个的全盯着她。

    还是她今天穿错衣服了?

    沈熙纯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衣服。

    一件短外套, 一条裤子, 很正常啊。

    奇了怪了,她抬起头,不经意对上尸体幽怨的眼神, 吓得抱住桃桃。

    “妈呀,诈尸了。”

    尸体粉丝:“……”

    周湛没忍住, 笑了出来。

    其他工作人员也跟着笑了。

    白玉莲翻白眼:傻逼。

    玉冰清和桃桃同款懵逼脸。

    谢苓不忍直视,没好气地吩咐:“还不过来演尸体。”

    沈熙纯努努下巴:“尸体不是在那儿吗?”

    “那是活的。”谢苓脱口而出,“我们要的是死的。”

    尸体粉丝:“……”

    她不想当活人啊摔!

    沈熙纯这下知道谢苓想打什么主意了。

    她松开桃桃,看了一圈周围的目光, 抱歉道:“我有多动症。”

    谢苓不信:“我看你是不想演。”她话锋一转, 口气强势起来,“还是说,一个影后连尸体都演不好?”

    谢苓让沈熙纯演尸体, 是临时起意。

    如果她演, 她会趁机下狠手,让她憋着不敢动;如果她不演,她会嘲讽她。

    无论选哪一种, 都逃不过被欺负的命运。

    沈熙纯一种没选,她直接看向霍淮声:“霍导,实在不好意思, 我的演技配不上我的奖杯,而且我息影这么久,演技退步了很多,所以我不能当尸体,会拉低整部剧的高度和深度。”

    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

    让人挑不出刺来。

    谢苓傻眼了。

    她没想到沈熙纯会自黑。

    白玉莲轻嗤:什么演技退步,根本没有演技。

    周湛恍然大悟:“纯姐,没想到你这么用心良苦。”

    周围的几个工作人员有同感。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霍淮声要是看不出来谢苓的真正目的,那这么多年的哥哥可是白当了。

    他明白谢苓为什么要刁难沈熙纯,不过在正事面前,他不希望她主次不分。

    “苓苓。”他叫了一声,声音带着点低气压。

    谢苓听过这种声音,知道霍淮声是在提醒她,回了个歉意的眼神,放弃原来的尸体计划。

    不能因为她影响了剧组,反正她是老板,想欺负她,有的是机会。

    想通了,谢苓给了个算你运气好的眼神。

    沈熙纯微笑:小样儿,想弄我,你还嫩了点。

    两人的眼神交流落在了霍淮声眼里。

    他沉吟片刻,叫副导演清场,把话对准沈熙纯:“不相关的人员,不要随便指手画脚,影响拍摄。”

    “……”

    *

    沈熙纯被清了出去,连带着桃桃和非常自觉的玉冰清。

    被清出去的那一刻,她憋着一肚子火。

    冷风一吹,把她的气全吹散了。

    人家是大导演,有大大的话语权,人家要护着妹妹,她一个小助理,能说什么?

    裹紧外套,沈熙纯带着桃桃去化妆间,玉冰清自动跟上。

    化妆间里没有人在,沈熙纯拉了把椅子坐下。

    桃桃兴奋又崇拜:“女神,你刚才好霸气,把谢苓怼的毫无招架之力。”

    玉冰清附和:“嗯嗯。”

    沈熙纯懒懒地甩了下手:“一般一般。”

    “不过霍导真的是如假包换的宠妹狂魔。”桃桃感叹,“谢苓都故意刁难你,他还维护她。”

    “宠妹狂魔?”沈熙纯捕捉到关键词。

    桃桃点头:“是啊,霍导是出了名的宠妹狂魔。”

    桃桃的一个表姐是化妆师,曾经跟过谢苓参演的一部戏。

    恰巧拍那部戏的时候,谢苓不幸染上风寒,发了高烧。

    霍淮声得知消息,大老远过去,亲自照顾了谢苓足足一个礼拜,又在剧组多待了一个礼拜,等谢苓彻彻底底好了,才放心离开。

    据说那会儿,霍淮声在筹备《除妖记》。

    人生第一部戏,分量和意义非同一般。可他却毫不犹豫选择了谢苓。

    可想而知,谢苓在他心里有多么重要。

    “说真的,要是我也有个这样的哥哥,我就是不要男朋友也没关系。”桃桃一脸羡慕。

    玉冰清持不同态度:“我不要哥哥,我要霸道总裁。”

    沈熙纯:“……”

    霸道总裁小说看多了。

    其实从兄妹的角度来说,霍淮声是一个非常好的哥哥。

    从其他人的角度来说,嗯,一言难尽。

    照他这种宠妹狂魔的性格,要是有敢欺负谁谢苓……

    等等。

    沈熙纯突然惊恐。

    雪藏事件是因为她在节目上“不小心”伤到了谢苓,导致她晕倒,惹怒了霍淮声,将她雪藏。虽然是假的,但是霍淮声当真了怎么办?

    结合认识以来这段时间霍淮声的种种表现,沈熙纯吓得五官飞出了脸。

    面色从白到青再到紫。

    天哪,她现在去讨好谢苓给她当牛做马叫姥姥还来得及吗?

    桃桃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女神?你很冷吗?”

    “不是冷。”沈熙纯捂住胸口,心痛到感受不到心跳,“我要死了。”

    桃桃吓得魂都飞了,扒住沈熙纯的胳膊检查:“女神,你别吓我。”

    玉冰清掏出手机:“我去叫救护车。”

    “别别别。”沈熙纯立马阻止,“我的意思是,我拒绝了谢苓演尸体的要求,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她怼了,霍导可能会不高兴,心哇凉哇凉的,跟死了没什么差别。”

    玉冰清似懂非懂,收起手机。

    桃桃松了口气,安慰道:“霍导应该不会,而且这件事本来就是谢苓不好,他要是怪在你头上,那也太没人性了。”

    他有个屁的人性。

    他的人性全放在谢苓那里了,会管其他炮灰的死活?

    沈熙纯轻轻“切”了一声。

    身体回暖,脸色好了起来。

    她好歹是个女主角,虽然没有光环,但她背后有大老板啊,怕什么。

    默默给大老板加油祝她早日干掉渣男。

    沈熙纯老神在在地点点头,又问:“卫靖垣和步虚词,你知道吗?”

    霍淮声那货那么变态,不知道他的两个朋友怎么样?

    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他们俩更变态,她得做好准备保护自己。

    桃桃蒙了:“那是谁?”

    玉冰清高兴起来:“是霸道总裁吗?”

    “不是。”沈熙纯严肃脸。

    是金主爸爸。

    *

    两位金主爸爸,此刻在G城醉里江南的会所里打着篮球。

    昨晚,卫靖垣收到沈熙纯的消息,约了步虚词。正好步虚词也有此意,答应了他。

    一场打下来,以卫靖垣投进一个三分球结束。

    步虚词扔了一瓶矿泉水给他。

    男人稳稳接住,坐到休息的位置上,扬起脖子灌水。步虚词挨着他坐下,也打开一瓶,喝了一口。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喝个水都这么讲究。”卫靖垣敞开腿,姿势随意,流着汗水的脸上是一抹痞笑。

    步虚词盖上瓶盖,侧脸瞧他:“你也和以前一样,喝个水那么狂野。”

    笑骂一句,卫靖垣拿了条毛巾丢给步虚词。步虚词稳稳接住。

    两人默契地擦脸上的汗水。

    擦完了,卫靖垣随手把毛巾挂肩膀上,后仰着靠住椅背。步虚词放在一边,又拧开瓶盖喝了口水。

    过了一会儿。

    卫靖垣主动开启新话题:“淮声和苓苓进组了,要过去看看吗?”

    步虚词略一思索:“不了,我有一场很重要的演奏会要准备,你去吧,顺便帮我跟淮声和苓苓说声抱歉。”

    卫靖垣很是遗憾:“巧了,我也去不了,老头子给我整了一个大项目,不完成,我估计要被赶出家门了。”

    “保重。”步虚词拍拍他的肩膀,“被赶出家门了记得告诉我,我一定给你买个大鞭炮庆祝。”

    卫靖垣一爪子挥开:“去你的。”

    *

    上午的戏份结束。

    沈熙纯从工作人员那里取了谢苓的那份盒饭,和桃桃一起坐在谢苓旁边吃外卖。

    剧组资金充足,演员的盒饭是两荤一素一汤,以及饭后小水果。

    沈熙纯没有羡慕,她吃着自己订的一荤一素的盒饭,在想着两尊金主大佛。

    从昨晚的情况来看,他们关心的是谢苓,只要她好好做任务,不和谢苓对着来,他们应该不会把她怎么样。

    再者,是他们主动找上她做交易的,没了她,谁去给他们做双面间谍。

    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对,沈熙纯把双年间谍这份工作的危险性抛之脑后,夹起一块肥肠吃下去。

    谢苓见她吃了油腻腻的东西,出声问道:“你吃的是什么?”

    外面有点黄黄的,里面白白的,切成一圈一圈的。

    安心油条吗?

    沈熙纯随口回答:“猪大肠。”

    谢苓登时变脸:“猪大肠?”

    像内脏器官这类食材,谢苓避之不及。她认为它们不干净,即使处理过了,也有种怪味留着。

    “这种东西你也吃?”像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谢苓挪开眼。

    沈熙纯吃的很香:“请不要器官歧视,猪大肠待在猪的身体里,经过各种排泄物的反复滋润,非常有营养,营养价值比猪肉高。”

    她这一描述,那种画面感清晰地浮现在脑海。

    谢苓被恶心到,端着饭盒去了霍淮声那里。

    桃桃不幸被中伤,一口饭菜含在嘴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好不容易忍着那股画面感咽下去,她默默转过身,不再去看猪大肠。

    周湛端着饭盒凑过来:“纯姐,同道中人啊。”

    不远处,白玉莲吃着自费的豪华午餐。

    她的面前是一张小餐桌,上面摆满了一只只包装精美的盒子,是助理从好几个地方买回来的。

    玉冰清被吸引,端着饭盒过去:“这些菜看起来好好吃,是在哪里买的呀?”

    白玉莲知道她是和沈熙纯一伙的,没搭理,让助理把人赶走。

    玉冰清去了沈熙纯那里。

    “纯姐,那个白玉莲好小气。”

    沈熙纯夹了一筷子青菜:“那位阿姨更年期到了。”

    周湛“咦”了一声:“你们不是同一年的吗?”

    沈熙纯一个眼刀子飞过去。

    周湛立马举起双手:“纯姐最美最年轻。”

    *

    下午的戏,谢苓是带着猪大肠的画面感拍的,导致有一场戏,她ng了。

    入行以来,谢苓ng的次数寥寥无几,更别说在霍淮声面前。而她因为沈熙纯的一句话ng了,不能忍。

    完全是从专业角度出发,绝对不是故意找理由想欺负她。

    等剧组收工,谢苓从化妆间里捧出一堆穿过的戏服,吩咐道:“一会儿回酒店,你这些戏服和我房建里换下的那些衣服一起洗了。”

    “好。”沈熙纯接过戏服。

    看起来挺多,捧起来也挺沉的。

    好在总统套房有洗衣机,一轮洗不完,可以两轮。

    不用动手的活,小意思。

    “这些戏服不能用洗衣机洗,会坏掉,我的那些衣服容易皱,所以你要一件一件手洗。”谢苓把话补充完并着重强调。

    沈熙纯:“……”

    她就说谢苓怎么可能给她布置那么简单的任务,敢情是故意先不说,等她答应了再把限制条件放出来。

    高。

    实在是高。

    她微笑应下:“好的呢。”

    为了那一百万,她忍。

    谢苓计划成功,猪大肠的画面感散去,又加了一个限制条件:“衣服去我房间洗。”

    沈熙纯笑容扩大:“好的,老板。”

    等谢苓越过自己回酒店,沈熙纯转身,对着她小声逼逼。

    “要不是看在一百万的份上,老娘早不干了。”

    “手洗是吧?看我不把你的衣服全戏破。”

    那是不可能的。

    沈熙纯不会自找麻烦。

    奈何这口气憋在心里卡卡的,沈熙纯不找个发泄口不舒坦。

    她下意识动起手要做死啦死啦的动作,感受到手里捧着的戏服,骂了一句,改成用脚踹。

    被霍淮声逮了个正着。

    说时迟那时快,沈熙纯把踹出去的那只脚收回来,在另一只脚上面挠。

    “什么东西爬到我脚上来了。”

    霍淮声冷下脸:“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来当苓苓的助理,但如果你敢伤害苓苓,我会立刻把你赶出剧组。”

    上午的事,霍淮声看在眼里,没有偏袒谢苓。沈熙纯作为正确的一方和被欺负者,心里不痛快,可以理解。

    她可以找谢苓理论,让她道歉,或者加工资,但绝不是在背后动手动脚。

    沈熙纯没承认:“霍导,我只是在挠痒痒而已,怎么可能去伤害老板。”

    “但愿如此。”留了这句,霍淮声朝着谢苓离开的方向追上去。

    沈熙纯秒变脸:“是你妹欺负我,我还不能发泄一下了?宠妹狂魔了不起啊。”

    她学着霍淮声的模样,威吓道:“如果你敢伤害苓苓,我会立刻把你赶出剧组。”

    “切,跟谁不会似的,我还……”

    像是能听到,霍淮声停下脚步,回头看。

    沈熙纯瞬间收回到嘴边的话,换上微笑脸:“霍导辛苦了,霍导再见。”

    *

    找了大袋子把戏服全装进去,沈熙纯回到酒店,进了谢苓的房间洗衣服。

    她拿了三个大盆,接上水,把戏服和衣服放进去,浇上洗衣液,搁在一旁浸泡。

    而后,她洗了把手,走出洗漱间,径直走向房门。

    被谢苓叫住:“你去哪?”

    “回房间,”沈熙纯说,“衣服需要浸泡,泡好了我再回来洗。”

    谢苓没手洗过衣服,不知道有什么程序。怕沈熙纯想搞什么小动作,她把人叫住:“不用回去,在这里等。”

    自己走进洗漱间去查看。

    沈熙纯耸耸肩,在沙发上坐下来。

    不一会儿,谢苓出来了。

    她看沈熙纯坐在沙发上,一副惬意的模样,不爽了。

    她是要欺负她的,怎么能让她舒服呢。

    必须找点什么给补上。

    心随意动,谢苓往左看了一下,又往右看了一下,再往外看了一下,目光落到阳台后,计上心头。

    “一会儿我要看剧本,不希望被打扰。”她指指阳台,“你把衣服搬到外面去洗。”

    ……

    回到房间,霍淮声把明天的戏份过了一遍,拿了本书,戴上眼镜翻看。

    看书是霍淮声的习惯,习惯在睡觉前看上一会儿书,再让书香伴着入眠。

    他看的书比较杂,有志怪类推理类的小说,有历史书,有前辈们写的一些经验和感悟等等。

    在醉里江南的书房里,他的书塞满了整整一个大书架,这次来,带了一部分,主要是推理类的。

    说起来,谢苓曾经在他的书架上偷偷放了一本言情小说,想看看他会不会看。

    霍淮声没有看,他翻了一页,把书还给了谢苓。

    为此,谢苓挫败又沮丧。

    人家哥哥都是撩妹高手,再不济也知道谈恋爱,她哥呢,榆木脑袋。

    搞得她特别想撬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些什么。

    霍淮声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可以知道的是,那里面没有叫做恋爱的东西。

    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

    ……

    把三个沉甸甸的大盆搬到阳台。

    沈熙纯甩甩微酸的胳膊,蹲下来开始洗衣服。

    B城的天比G城要稍微冷一点。

    十一月份这个时节,气温在十度上下徘徊。

    对于一般的洗碗洗菜来说,不算多冷,长时间接触,是会泛红的。

    沈熙纯倒是不怕冷,她是无聊,而且衣服搓多了,手掌会有种在互相摩擦的感觉,怪不舒服的。

    需要来点什么转移注意力。

    想了想,她放下手里的戏服,起身把连接阳台和屋里的玻璃门关上,再隔着玻璃门,用正常的音量随口叫了谢苓一声。

    谢苓坐在床上看剧本,没有听到。

    沈熙纯很满意,蹲回去,拿起挫到一半的戏服继续搓,嘴里哼出rap来。

    “洗刷刷洗刷刷

    洗刷刷富婆

    最有钱的富婆

    洗刷刷洗刷刷

    洗刷刷富婆

    最年轻的富婆~”

    隔壁房间,霍淮声安安静静看着书,听到声音,眉头微微抖动。

    这声音不大,隐隐约约的,对安静的空间来说,是一种噪音。就像是你在睡觉,有蚊子嗡嗡嗡在你耳边飞,特别讨厌。

    他转头看向开着的阳台,等了几秒没等到声音停下来,起身走过去。

    随着距离变近,那声音跟着变清晰。

    “洗刷刷洗刷刷

    洗刷刷沈熙纯

    最厉害的富婆biu~”

    沈熙纯闭上一只眼,抬起手做出手枪的手势,对准对面的阳台射出去。

    正好发射到出来的霍淮声脸上。

    KO.

    沈熙纯的脑子里蹦出命中的画面。

    下一秒。

    她收回手,规规矩矩叫人:“霍导。”

    霍淮声直接甩脸色:“别吵,很难听。”

    *

    楼下,周湛的房间。

    经纪人站在沙发边,对着坐着的周湛说:“你今天不应该为沈熙纯说话。”

    周湛低头玩着消消乐:“我说什么了?”

    经纪人看他装不懂,也不多说,只强调了最重要的:“不要主次颠倒,你应该帮谢苓,而不是沈熙纯。”

    手指轻轻一划。

    一串“unbelievable”响起。

    周湛通了关,抬起头来:“你看见她对纯姐发火了吗?”

    经纪人回忆一番:“没有。”

    “所以嘛。”周湛笑着挤挤眼,“如果她真的有那个意思,我怎么会去撞枪口。”

    “……也是。”经纪人欣慰,“看来5G男孩不是白叫的。”

    周湛谦虚道:“哪里哪里,也就比哥你的2G好一点点。”

    经纪人:……个小兔崽子。

    *

    被霍淮声强行打断了歌声,沈熙纯闷着气,加快速度洗好衣服,晾在阳台。

    最后一件晾完,她把三个盆子套在一起,单手抓着,拉开玻璃门走进房间。

    “我洗好了。”

    没有叫老板,声音没了平时的那股劲讨好劲,夹杂着那么一丝丝的冲。

    仔细听,不难发现。

    谢苓在看剧本,是明天比较重要的一场戏,并没有去关注。

    她简单发了个气音,抽出空档瞟了眼阳台上挂满的衣服,重新把注意力放到剧本上。

    “你可以走了。”

    沈熙纯放好盆子离开房间。

    平静地开门,平静地关门。

    当她整个人站在走廊上的那一刻,她像是解除了封印,对准霍淮声的房间,把憋着的气全部放出来。

    “我——”

    声音戛然而止,硬生生卡在嗓子眼里。

    沈熙纯瞪着房门,表情老凶老凶的,双眼嗖嗖嗖放出X光线,仿佛透过门射到霍淮声身上。

    一秒。

    两秒。

    三秒。

    静止了足足三秒,她蔫下来,一张脸变成囧字:“好饿。”

    咕噜噜,肚子应景地叫出来,在安静的走廊上格外清晰。

    沈熙纯捂住肚子,不假思索地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算了,填饱肚子再说。

    *

    饱暖思好眠,沈熙纯倒头就睡,醒来的时候,天大亮了。

    一看时间,早上七点半。

    通常这个时间,谢苓早叫她爬起来去片场了,今天没有。

    挺意外的。

    沈熙纯没有多想,昨晚洗了那么多重量级的衣服,她的精神状态没有恢复完全。

    她简单洗漱一番,穿着昨晚没有换下来的那套衣服,去片场。

    到的时候,谢苓和周湛正在拍戏。

    沈熙纯找了个位置坐下,打了个哈欠。

    身后,桃桃走了过来,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桶。

    桃桃是早上六点跟着谢苓来的片场,没有看到沈熙纯,询问了谢苓。

    谢苓今天心情不错,给了沈熙纯昨晚在洗衣服的回答。桃桃一听,猜到大晚上的洗衣服必定不会那么简单,于是回了趟酒店。

    果不其然,看沈熙纯一脸无精打采,桃桃心都快揪起来了。

    她把保温桶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蹲到沈熙纯面前,自下而上检查她的情况:“女神,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她的手本能地抬起来,想触碰沈熙纯。怕喷碎了,又收回去。

    沈熙纯的反应有一丢迟钝:“啊,没有吧。”

    揉揉眼睛:“就是有点饿。”

    “等我一下。”桃桃起身打开保温桶。

    里面飘出一股浓郁的香气。

    是鸡汤。

    带着新鲜出炉的热气。

    淡金色的油脂浮在汤面上,若隐若现出白嫩的鸡肉,同时气到了保护作用。

    “给。”盛出一碗,桃桃递到沈熙纯面前。

    沈熙纯接过,喝了一口,眼睛亮起来:“好喝。”她问,“这是那家的鸡汤?”

    桃桃笑:“这是我熬了一个多小时熬出来的。”

    字句里带着几分得意和满足。

    沈熙纯一愣。

    作为一个粉丝过千万的前影后,沈熙纯收到过有不少粉丝送的礼物,比如安安送的那件万元外套。

    独独没有收到过亲手熬的鸡汤。

    鼻尖泛起一股酸意,沈熙纯忽然有种落泪的冲动。

    她偏过头,快速调整状态,而后转回去,对着桃桃,一字一句认真地说:“这是我喝过最好喝的心灵鸡汤。”

    ……

    “过,准备下一场。”霍淮声从镜头里挪开眼,对着旁边的副导演吩咐。

    谢苓搓搓胳膊,抱着手臂快速走向自己的位置。

    连着拍了两场戏,早饭的能量消耗了大半。

    她穿上厚外套坐下,发现桌上放着的鸡汤,问:“这是谁的鸡汤?”

    桃桃和沈熙纯坐在一块聊着天,关系从女神亲近到了纯纯。听到谢苓的话,她随口一答:“我做的。”

    谢苓吩咐:“给我盛一碗。”

    桃桃拿起碗去盛汤。

    谢苓努努下巴:“我要她手里那碗。”

    在走过来的过程中,谢苓目睹了沈熙纯喝着鸡汤,和桃桃有说有笑。鸡汤是给谁做的,不言而喻。

    桃桃手里的动作停住,目光有些诧异。一会儿看看鸡汤,一会儿看看沈熙纯,一会儿又瞅瞅谢苓,咬着唇犹豫不决。

    沈熙纯无所畏惧,迎上谢苓那挑衅的视线。

    对视两秒,她沿着碗的沿着边沿呼呼呼喝了一圈,大大方方递出去:“给。”

    谢苓:“……”

    桃桃:“……”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