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的时候贺冰心突然开始胃疼, 中间吐过两次, 又有点低烧, 吃了药之后稍微好了一些。胡煜一直没敢睡, 把人护在怀里守了一整夜。

    好在第二天天亮之前烧就退了, 早上贺冰心半睡半醒地被胡煜哄着喂了半杯热牛奶,一觉睡到了将近十一点。

    他一睁眼就看见了胡煜半敞的领口和笔直的锁/骨,昨天晚上的记忆断断续续地倒灌进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 微微把胡煜推开一点:“你……没休息好吧?我,我有点水土不服, 要是昨天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胡煜撑着床半坐起来,笑着揉了他一把:“哥没说什么,胃里感觉怎么样了, 愿意吃点东西吗?”

    贺冰心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胡煜, 乖觉地从被子里爬出来,背对着胡煜开始换衣服:“我现在去医院吃就行了,下午还有手术呢。”

    胡煜从后面一把捞住贺冰心的腰, 很容易就发现他一点力气都没有, 刚一动身上就出了不少虚汗。

    他放轻了动作把贺冰心抱到了腿上,心疼地护住他的上腹:“是不是还胃疼?昨天晚上我们不是说好了我陪着你?”

    看贺冰心不吭声,胡煜微微皱了眉:“你怎么了, 跟我好好说,别让我着急了,行不行?”

    贺冰心僵了僵, 才犹豫着趴进了胡煜怀里,很小声地说:“胃还是有点疼。”

    胡煜叹了一口气,轻轻给他揉着胃,低声安抚他:“昨天你吃得不规律了,今天听话一点,中午跟着我喝粥,好不好?”

    把贺冰心的毛摸顺了,胡煜才让酒店服务送了午餐过来。除了粥,还有些清淡软烂的素食,口味清淡,却也意外的鲜美。

    昨天晚上贺冰心疼得浑身是汗,胡煜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看着他慢慢喝着粥,脸上有了些血色,这才自己动了筷子,又轻轻喊他:“哥。”

    “嗯?”贺冰心不明白胡煜为什么这么执着于管他叫哥,明明他们俩之间是胡煜照顾他更多。

    胡煜挟了一筷子豆皮酿放进贺冰心碗里:“之前也没问过你,胃是怎么回事儿?去医院好好看过吗?”

    “老毛病了,”贺冰心避重就轻地回答,“外科医生常见的职业病吧。”

    谁问他他都是差不多的回答,基本上已经形成了标准答案。只不过在胡煜这,他又格外轻描淡写些,因为他不想让胡煜担心。

    胡煜眼睛里闪过了一丝难以分辨的情绪,舔了舔嘴唇,把筷子轻轻靠在了碟子上,像是吃不下了。

    贺冰心一下就感觉到胡煜不高兴了,他勺子上的豆皮酿才吃了半口,也有点怯生生地放低了:“怎么了?”

    “哥,”胡煜的浓眉又蹙起来一点,这一声也比之前那一声叫得重一些,“你能不能……给我一点特殊待遇?”

    贺冰心咬了咬下唇,半天才说出来一句话,轻如蚊蚋:“你和别人,本来就不能比。”

    这句话从贺冰心嘴里说出来,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难。

    胡煜凑得很近,把那句话听清了。

    他塌着腰,从下往上把贺冰心看着,深邃的眼睛里都是认真:“那你告诉我,胃不好到底是怎么弄的?”

    贺冰心掐着碗边的指甲都发白了,胡煜也没心软,保持着那个放低的姿势,等他回答。

    贺冰心闭了闭眼,不敢看似的别开脸,到底还是回答他了:“洗得。”

    这两个字一定是很清楚地暴露了他曾经的懦弱,因为胡煜没继续问他为什么洗胃,又是洗了几次才把胃洗坏了,而是轻轻倒抽了一口气,拄着膝盖直起身子,站起来了。

    其实贺冰心说的时候就有准备,准备好了胡煜厌弃他转身就走。所以胡煜站起来他反倒颤巍巍地重新把碗端起来了,拿筷子徒劳地捞着粥里细碎的米。

    他把空荡荡的筷子头含进嘴里,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只是这个时候他好像必须得找一件事干。

    胡煜的拖鞋在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摩擦声,贺冰心只恨自己聋得不够彻底。

    结果胡煜没走。

    他在贺冰心的背后坐下了,把他僵成一整块的身体包进了怀里,两只手也分别接过他手上的碗和筷子:“来,放松,给我。”

    不是贺冰心不想松,只是他的手就跟结着冰一样松不开,手指僵硬地扣在碗沿上。

    胡煜一边亲他的耳根一边轻声哄:“听话,放松。”

    贺冰心放手的时候都听见了自己手指伸直时,关节发出了清脆的“咔吧”声。

    胡煜从身后抱着他,胸/膛就贴着他的后背,声音也轻轻落在他的耳畔:“你看,我是不是没走?”

    胡煜的手渐渐收拢,半是保护半是禁锢地困着贺冰心。

    他又跟贺冰心确认了一遍,很温柔很耐心:“我昨天是不是跟你说,不管你做过什么,都不会离开你?”

    贺冰心没动,一言不发,连呼吸都变得压抑。

    “我知道,有些事情你现在还没办法说。没关系,我们慢慢来,我可以等,但是你得相信我,好不好?”胡煜一下下地揉着他冰凉的手指,把温度传递过来。

    贺冰心终于点了点头。

    胡煜把桌子上的碗放回贺冰心手里,口气里又流露出一点埋怨:“我们胃不好,吃饭就得注意一点儿,看着你这么难受,不是要我的命吗?以后,我绝对不可能让你自己在外面吃饭了。”

    粥还热着,一瞬间心脏又重新跳起来了,温热的血流也在血管里平稳地涌动。

    贺冰心的语言功能也恢复了一部分:“你也吃,一起吃。”

    胡煜一只手护着他的胃,另一只手扶着碗沿喝了一口粥,又厉害了几分:“好好吃你的饭,乖一点。”

    贺冰心低着头吃了几口饭,犹犹豫豫地问:“要不你别管我叫哥了,我管你叫妈吧?”

    胡煜眉毛一跳,波澜不惊:“你要是能不闹胃,也不是不行。”

    贺冰心的嘴角翘了翘,胡煜看见了,大着胆子给他夹了一筷子粉丝娃娃菜:“张嘴宝贝。”

    胡煜一口一口地喂,贺冰心就一口一口地接了,等到基本上被喂饱,心中的阴霾也就全然被驱散了。

    胡煜提前把贺冰心送到医院,到了楼下还在逗他:“进了幼儿园不许瞎吃啊,别的小朋友给你你也不许吃,听见没?”

    贺冰心瞪他,可是中午才吃了人家的,嘴短。

    “行了,”胡煜把他被头盔弄乱的头发理了理,“我在附近等着你,结束了给我发消息,我过来接你。”

    贺冰心刚看着胡煜离开,薛凤和张旭就不知道突然从哪冒了出来,一左一右地把他夹住了。

    薛凤贴着贺冰心,眼睛还在目送胡煜,下巴都快合不上了:“我的佛祖上帝土地公公啊……刚才我看见的是珠宝定制款的3S吗?”

    贺冰心只听过4S没听过什么3S,而且他见过车上的标志,根本没S,所以他挺肯定地说:“不是,胡煜说挺便宜的。”

    薛凤的下巴终于跟着血压归位了,回忆了一下那个遥远的背影,有点了然又有点遗憾:“我也是说呢,那种车上街的概率也不高,不都在家里供着吗?”

    张旭话不多,薛凤的嘴巴却闭不上:“昨天胡教授带您去哪儿玩啦?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吗?我想以后有机会也带小吴过来玩玩。”

    “小吴?”贺冰心有点困惑地看他。

    薛凤的两颊火速飞红,嘿嘿了两声:“您见过的,上次咱们一起去唱歌的时候认识的。”

    贺冰心不大记人,努力回忆了一下:“那个小招待?”

    张旭在一边笑着说:“也就您这儿还是一片净土,咱们整个科室的人都被他这个恋爱脑污染过了,那股酸臭味儿,要命。”

    “那恭喜你啊,”贺冰心平和地笑了笑,“那你可以带他去海边看看,这边的沙滩上有很多漂亮的贝壳。”

    中午吃过饭胡煜还陪着他把贝壳挑了挑,按照颜色用酒店的信封装起来了。

    “捡贝壳啊,”薛凤哈哈笑了起来,“那不是小孩儿才干的事儿吗?我和小吴都二十多啦!”

    贺冰心脸上微微一热,却不动声色地抬了抬下巴:“手术室到了,进去准备。”

    今天这位“高级病人”无论在哪个方面都很高,身高将近一米九的老爷子,七十六了,还是从高位上下来的。

    据说他那个老来子没跟着他从政,而是白手起家跟人下了海,现在已经是亿万身家,特别孝顺。

    他知道他爸喜欢高尔夫,全国各地地给他开高尔夫球场。自己出人出钱,盈利给他爸,亏本自己兜,相当于给老爷子弄了个现实版的经营游戏玩玩。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就是运筹帷幄的人物,在经营上也很有脑筋,人脉又齐全,亏了几个亿之后火速回本儿,不到五年就把经营面积拓宽到了酒店和大型购物中心上,和他那个牛逼儿子成为名副其实的“商场父子兵”。

    但是在疾病面前人人平等,就是这么一个叱咤风云的老人,也会被一颗小小的动脉瘤打倒,无知无觉地躺在手术台上。

    而且从之前的检查结果来看,这瘤还是个极其罕见的恶性动脉瘤。要是不及时处理,就算颅内出血不会一下要了他的命,肿瘤细胞一扩散,也就无力回天了。

    “贺老师,”薛凤给贺冰心打着下手,“像这种情况,您处理过很多吗?”

    “如果你是说不可介入的动脉瘤的话,”贺冰心熟练地掀开硬脑膜,“这是第七百三十六台,但是恶性动脉瘤很少见,这是我遇到的第三次。”

    薛凤被这个数字震撼了,目光变得很辽远:“这老爷子中奖了啊……我这辈子做的手术能有您一半多吗?”

    “只要努力就可以。”贺冰心低着头,心底滑过一丝异样,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那您做了这么多手术……”薛凤吞吞吐吐地问,“成功率有多少?”

    ……

    贺冰心躺在一张薄荷绿的躺椅上,女咨询师的声音温柔而悠远:“贺?”

    “人总是会死的,医生并不是神。”

    “为什么你会觉得他的死是你的责任?”

    “亲爱的,过量的酒精摄入……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友好的。”

    “你没有害死任何人。”

    “你当然是个好医生。”

    ……

    “你怎么一天到晚就不住嘴呢?”张旭的声音斜插进来,钉碎了记忆,“叭叭个没完,小吴不嫌你烦啊?”

    薛凤悻悻地说:“我就是好奇嘛……一天到晚凶巴巴的,怪不得没对象。”

    “不对。”贺冰心的声音平直冷冽,“造影结果不对,这个颈宽明显比成像阔,位置也更深。”

    薛凤一下懵了:“什么意思?这老头儿的毛病比成像结果还大?”

    “对,”贺冰心的声音越来越冷,仰头看了一下楼上观摩室,“这种情况下夹闭处理的术中出血概率极高,处理不好容易发生术后破裂和感染。”

    他知道手术室的声音是开放的,但是观摩室里的常曼和一众医生都是一脸的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

    “操!”薛凤低低骂了一声,“这他/妈不是坑爹吗?本来就是过来当接盘侠,他们还谎报?”

    “他们想要钱,但是不想承担风险,这种情况,”张旭看了薛凤一眼,又转头问贺冰心,“能先关颅再……”

    贺冰心正绕过操作镜弯腰查看颅内情况,抬起沾着一点血迹的手向外微微一推:“不行,他的身体状况不可能允许他在短时间内做二次开颅。”

    “而且这个位置和宽度的肿瘤是完全可以用普通造影剂呈现的。”贺冰心直起腰,声音不带一丝批判,只是平静地叙述。

    “欸不是?我他/妈不明白了,”薛凤就像是一只被点燃的火/药桶,“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是拿那个什么破造影剂糊弄我们,这老头儿下不下手术台都对他们有益无害呗!?”

    “你冷静一点,”贺冰心很快回到镜后,“我可以处理这个情况。”

    这下连张旭都有点坐不住了:“贺老师,这个情况……成功几率有多高?”

    贺冰心眼皮也不抬一抬:“五成。”

    “不做了!”薛凤朝着观摩室比了个中指,“王八蛋玩意儿!我们直接出去揭发他们,再重新做个造影让这帮孙子赔掉裤衩儿!”

    贺冰心却像是完全忽略了他,心无旁骛地继续手术,偏头对身边的张旭说:“维持。”

    薛凤不明白,耐着性子问:“凭什么呀贺老师?您把瘤子割下来,咱的证据就没了,病人死台子上咱就是全责,病人下台子还得跟那帮王八蛋分钱!”

    “病人下不了台子,是我全责,”贺冰心依旧波澜不惊,“但是今天的手术不做,病人现在的情况根本撑不到两个月,还是我全责,你懂了吗?”

    “怎么就……”薛凤瞪着贺冰心,“他们检测方失误,你本来就权利……”

    “我本来就有权利见死不救吗?”贺冰心深深地看了薛凤一眼,“我有吗?”

    薛凤不吭声了,低声咕哝了一声:“我就是不明白!”

    “抽吸。”贺冰心平静地说。

    ……

    三个人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常曼立刻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迎上来,紧紧握住贺冰心的手:“精彩!实在精彩!我真的没见过这么利索的手术,我就知道您是国内最……”

    “你们的造影结果是错的。”贺冰心冷冰冰地把手抽出来,直视着常曼那双描着精致眼线的杏仁眼。

    “那不会那不会,”常曼一迭声地否认着,“可能这个造影的结果和手术操作上会有一个体感偏差,但是我们的技术肯定是目前最准确最成熟的。”

    “我不存在这种偏差。”贺冰心直白地回答她。

    “我大概会在三个月内完成你们相关结果的重复和论文撰稿,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半年之内评论版块见。”贺冰心在医疗界举足轻重,这样一篇评论文章发出去,常曼这个所谓的新型造影剂是肯定会翻车的。

    常曼没想到在贺冰心这碰了一个硬钉子,赶紧堆着笑说:“临床试剂嘛,肯定还是在不断改良中的,您有什么意见尽管提,我们一定会努力争取尽快改进。”

    “改进?”贺冰心顿住脚,“你们还在改进中,就敢在病人身上用,还敢让医生依据这种结果做手术?拿人命冒风险,就是为了一笔钱?”

    常曼的目光也逐渐冷了下来:“手术都是有风险的,我们拿了这笔钱也不是中饱私囊,而是去造福其他的病人,这位病人年纪大病情重,就算牺牲一点,后头的贡献也是为他积福。”

    “你听听你自己说的这叫人话吗?”薛凤一下就窜起来了,“那万一出了事儿你凭什么让我们担?你他/妈怎么不去牺牲积福呢?”

    常曼脸上的假笑又回来了,浮在白的刺眼的粉底上:“这不是相信贺老师的能力吗?而且其实你们又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干嘛这么大火气呢?”

    “所以,你们就是承认了拿病人的命去冒风险了?”张旭手抄着兜站在一边,目光里尽是鄙夷。

    “唉,你们还是年轻,”常曼微微叹了一口气,“太冲动,贺医生,您的合同都和我们签过了,病人的瘤也拿了,您重复不出我的实验结果,其实并不能算是有力的证据,而且您跟我这儿翻了脸,回医院就好交待了吗?”

    不等贺冰心开口,常曼又好整以暇地开口:“我听志远说了,你能力强身份高,两耳不闻窗外事。但你好歹也想想,附医也是要吃饭的,要是拿不到这笔钱,这股火总得撒出来吧?你自然不会受责难,那跟着你来的这两个小孩儿呢?”

    “其实我想要的,已经拿到了,”常曼伸手拍了拍贺冰心的肩,“但是我虚长你几岁,还是提点你两句,这个大环境,你早晚得学会明哲保身。”

    常曼说完,大红嘴唇又弯起来:“附医那一份儿,我一点不会少你们的,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合作。”

    贺冰心看都没多看她一眼,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贺老师,”薛凤紧紧地跟在贺冰心身后,气得脑门发红,“您不用管我,您尽管举报,大不了我这口饭不吃了!”

    贺冰心看了一眼他身边默不作声的张旭,又笑着回答薛凤:“你不吃这口饭,你去吃什么?”

    稍微看一眼两个人的穿着,轻易就能看出薛凤条件不错,张旭就不大一样了,他没有说这种话的底气。

    薛凤义愤填膺地说:“凭什么啊?凭什么他们这些弄虚作假的王八蛋这么嚣张啊?那个姓常的算什么东西啊?”

    “别说了,”贺冰心看见在医院门口等着他的胡煜,眼睛微微眯起来,“可能真的是操作体感的问题吧,我也没那么准确。”

    薛凤的眉毛都快打结了,火冒三丈地问:“您说什么呢?您都快赶上机器人了!怎么可能……”

    胡煜迎着走过来,捉住贺冰心的手:“手术怎么样?”

    贺冰心一句“挺好”把薛凤的话全撅回去了。

    胡煜看了一眼薛凤,倒没多问什么,伸手揉了揉贺冰心的后颈:“辛苦了。”

    几个人各自回了一趟酒店,又到机场汇合。

    薛凤大包小包买了一堆特产,这糖那糕的,小山一样。

    张旭就背着一个双肩包,手一直抄在兜里,一路上有心事似的。

    胡煜看着贺冰心老是有意无意地看薛凤的方向,稍微琢磨了一下,凑在他耳边笑着问:“饿了?”

    现在还没到饭点呢,而且其实贺冰心中午也没少吃。

    他也不是饿,就是嘴巴里没味道。但是让胡煜这么一问,他又条件反射了,咬住自己的下嘴唇摇头掩饰。

    胡煜转身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一盒糖包子,还热乎着,递给贺冰心:“本来打算找到坐的地方再给你的,你先拿着,等会儿擦干净手再吃。”

    胡煜拖着箱子背着包,贺冰心端着自己的一盒糖包子,身后跟着轻装简行的张旭和吭哧吭哧的薛凤。

    几个人到了托运的地方,胡煜让张旭陪着贺冰心到等候区吃包子,自己和薛凤一起去托运行李。

    “小薛。”胡煜的脸上是同以往一样的冷淡,只是称呼从“薛凤”变成了“小薛”,就好像稍微和蔼可亲了一些。

    薛凤受宠若惊,立刻“哎哎”的答应。

    胡煜没走专用通道,反而跟在普通乘客后面排起队来:“今天的手术不顺利吗?”

    一说起今天的手术薛凤的内心就气成河豚,但是他又不敢在胡煜跟前造次,只能咬着牙说:“顺利,挺顺利的。”

    “今天你们做手术的病人,是不是姓秦?”胡煜像是闲聊似的,双脚/交叉,拄着旅行箱的拉杆,虽然依然没有笑,却给人一种有亲和力的错觉。

    薛凤一惊:“您怎么知道?”

    胡煜微微一偏头:“算是听说过。”

    外界对胡煜的家世虽然没有什么准确情报,但也有很多传言,薛凤这种八卦担当自然也不会错过。他也知道金字塔原则,胡煜如果真是富二代,那肯定比他们这种贫下中农更了解上流社会。

    他一拍手心,畅通无阻地打开了话匣子:“您可不知道,这个姓秦的,他真是个冤大头!”

    ……

    等着薛凤倒完全部苦水,两个人又排了一会儿队,薛凤也恢复了先前目不斜视的状态。

    胡煜看了看手表,跟薛凤说:“你先在这儿排一会儿,我去方便一下。”

    在薛凤眼里,像胡煜这种吸风饮露的人还需要方便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诚惶诚恐地说:“您方便您方便!”

    一走出三个人的视野,胡煜就从容地打开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他打电话的时候下颌稍抬高,眼睛略略向下,是自然流露的高姿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边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惊喜中又夹着一些亲热:“Roy!你总算把我想起来了!”

    胡煜微微一笑:“秦总,好久不见。”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