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 就已经进入了新的一年。

    鞭炮声中除旧岁,一切都是崭新的开始。大年初一虞庚和蒋若梅去灵泉山玩儿了,虞照月因为去过一次, 也就没有跟去。

    但是一个人在家里无聊, 她约着陈淅然袁沁一起去逛街了。

    街上人很多,也有许多年轻人手里拿着气球玫瑰花这些零碎东西在售卖, 袁沁看到一家衣服店,拉着两个人一起进去。

    袁沁试了一件浅绿色的棉衣, 对着镜子左照右照,拿不定主意,回头问虞照月和陈淅然:“这件衣服好不好看啊?我穿着会不会有点显胖?”

    虞照月觉得有点奇怪, “有买衣服的钱, 不如去吃顿火锅?”如果有一天,袁沁连吃的都觉得不重要了, 肯定是出事了!

    果真,袁沁只期待了两秒, 回头就把衣服买下结了账, 她拎着自己干瘪的钱包,像是霜打的茄子, “姐妹们, 吃火锅只能靠你们了,我想多吃点肉可以吗?”

    虞照月白眼一翻:“滚。”

    出了衣服店,袁沁才和两个人解释清楚,原因还是她那个老板实在是太惨, 每天都死去活来,看她穿漂亮衣服,吃最多的零食,老板才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虞照月心中警铃大作,和陈淅然对视一眼,说道:“别是个骗子吧?那玩意儿有没有对你做过什么?”

    虽然说袁沁不是那种一眼惊艳的美人,可那张脸上两颊带着婴儿肥,笑起来时傻乎乎的有点可爱,满脸都写着我很好骗的字样。

    袁沁摆摆手:“不会的,我老板可有钱了,是真是假我还分辨不出来么?”说着话,袁沁已经引导着心不在焉的两个人进了一家火锅店。

    手机震动了两下,虞照月打开一看,好几天没给她发消息的沈璨联系她了:【想见你】

    虞照月挑了挑眉,上次藏书高中之后就没给她发过消息,不就是像虞庚说的那样,准备放弃了吗?

    沈璨,她果真是看错了,他就是个渣滓!

    她气愤的在屏幕上打字:【哪儿来的滚哪儿去,姑奶奶不和你玩儿了!】

    虞照月:【图片】她发了一张火锅的图片过去。

    沈璨:【?】

    虞照月:【看到了吗?我把你的全部身家扔里面煮了,以后别让我见到你】

    手机刚放下一秒,沈璨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提了一口气,对陈淅然和袁沁说:“我去接个电话,你们先吃。”

    她拿着手机出了火锅店,刚被热辣的火锅暖了,乍一被冷风吹,立马冷得精神抖擞。

    她不客气地接起来,冷冷说:“你说,我倒要听听你怎么狡辩!”

    “狡辩?”沈璨说,“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照月,你不能冤枉我,我什么都没做过。”

    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才更生气啊!虞照月不知道要怎么和沈璨说,如果说明是他不发消息,她才生气,那沈璨不得以为她喜欢他了?

    她承认,在被沈璨纠缠的时候,她的确有了那么一点并不算深的好感,可她并没有打算让沈璨知道。

    手机两头,只能听得见浅浅的呼吸。

    虞照月瘪了瘪嘴,软下声音来:“我挂了。”

    “等等。”沈璨阻止她,“我刚从山里回来,今天大年初一,你能不能来接我?我只有一个人。”

    “山里?”她一时好奇,“你去山里做什么?”

    “在山里有个希望小学的工程,我亲自过去了一趟,山里条件有些复杂,手机也没信号,一直联系不上你,好几天没见到你了,我现在特别想见你一面。”

    所以是因为去了山里才没有联系她?

    她继续沉默着,沈璨笑了一声:“讨好未来岳父,还挺难的。”

    虞照月低头踢了脚旁边的碎石,“难就别做嘛,你又不是非我不可。”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非你不可?”

    虞照月手指不自觉攥紧了手机,就算是些漂亮话,也够撩人了,她呼吸着冷冰冰的空气,连呼吸都是冷的,“你还想骗我,我爸都和我说了,你就是个渣男,已经打算知难而退了。”

    沈璨沉默了几秒过后,传来了哐当一声,他嘶了一声,紧接着说话,声音干涩又隐忍:“虞叔叔这是挑拨离间。”

    虞照月有点在意那哐当一声,也不说什么挑拨离间了,问道:“刚刚哐当一声怎么回事?”

    沈璨声音松了些, “被你误会,紧张了下,没看到前面的灯杆,撞到了。”

    “什么?!”她说,“那灯杆没事吧?撞坏了得赔!”

    沈璨:“……”

    沈璨在微信上给虞照月发了个定位过去,又发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包,好像真的很凄惨的样子。

    她回头看了眼没吃完的火锅,问他:“周助理呢,你让他接你去。”

    沈璨:“大过年的,周助理也有自己的家。”他蓦然停了下,语气更加可怜了,“我就不一样了,我什么都没有,过年也只有一个人,女朋友也不来接我……”

    虞照月打断他:“你再造谣我是你女朋友,小心我取消你的追求资格。”

    沈璨立马改口:“是前女友。”

    沈璨在微信和电话里对她狂轰乱炸,可怜的表情包一个接一个,她真想让公司里怕他的人看看,他们嘴里的莫得感情的工作机器私下里究竟是个什么做派。

    说不定工作机器从此成为了公司的吉祥物。

    虞照月没有办法了,只好答应去接他。她回火锅店和陈淅然袁沁道别:“我去机场接沈璨,你们自己吃吧,我已经把账结了。”

    陈淅然嘴角微动,好像很满意虞照月正视了自己。

    袁沁咬着鸡翅抬起头来,笑眯眯的:“好的沈夫人。”

    虞照月抬起拳头:“别乱叫!”

    她停车的地方开了车,打开导航往机场去,她的车速一向很慢,开了整整四十分钟才到。

    远远的就看到沈璨立在一根灯杆旁边,垂头在看着时间,身边放了一个黑色的行李箱。

    她的车停下,摇下车窗,挑了挑眉:“我就是来看看灯杆有没有坏掉。”

    沈璨轻笑,脸上的冷峻之意在她眼中渐渐散去,他退开两步,“随便检查。”

    虞照月的视线在灯杆上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上车吧,大过年的还要我来接你。”

    沈璨把行李放进后备箱里,坐在副驾驶上,他人高腿长,副驾驶显得格外狭窄。

    他没在意,将凳子拉开了些,笑了下:“你想去哪儿,我都可以陪你去。”

    “我需要你陪?多的很的人想陪我。”她白了沈璨一眼。

    车动了,她准备先把沈璨送回家去。她已经去过沈璨家好几次了,算是轻车熟路,一路上沈璨有些安静,她歪头看了眼,他竟然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他睡着时脸上没什么表情,薄唇抿着一条线,闭着眼睛时更是能看出睫毛很长很长,微微往上翘。

    虞照月低声吐槽:“是猪嘛,睡得这么快。”

    她微微叹气,觉得自己误会了沈璨,还有些不好意思,但这也不能怪她,要怪就怪虞庚挑拨离间使得好,还有沈璨刚好联系不到她了。

    到了沈家,沈璨正在熟睡,虞照月凑过去低声喊了声:“沈璨。”

    他没有反应,也不知道睡得多熟,看来是累坏了,她也不出声喊他了,打开了一局斗地主,坐在车里打起来。

    但她斗地主的技术不好,赢得特别少,没一会儿就把豆豆输完了,她叹了口气,放下椅子,也打算眯一会儿。

    平时虞照月不睡午觉,可现在沈璨睡在身旁,听着他浅浅的呼吸声,好像有种安心和可靠,她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大概是这些天一直在想着沈璨的事情,她连梦里,都闯入了沈璨,却不是从前那个在她梦里耀武扬威让人讨厌的样子。

    他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听到她靠近时,回头对她微微一笑,喊了一声:“老婆,你醒了啊?”

    她后背一阵凉意,猛然睁开眼睛,不是的!她没醒!她不是老婆!

    哪知道,一睁眼,就对上了沈璨的一双黑眸,她下意识脱口而出:“我不是!我没醒!”

    他深邃的眼中掠过一丝疑惑,虞照月彻底从梦境里分离出来,她松了口气,还好是梦。

    沈璨说:“刚刚看你睡着了,没有叫醒你,怎么,做梦了?”

    虞照月矢口否认:“没有。”

    她不想去回忆起那个梦境,下了车去帮沈璨搬行李箱,刚打开后备箱,沈璨就过来自己提起行李箱了。

    她跟在他身后去开门进去,从大门到大厅还有很长一段路程,一路上只听得见行李箱轱辘在地上滚动的声音,虞照月有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进来。

    到了大厅,她换上拖鞋,沈璨把行李箱搬到楼上,她没客气,打开冰箱拿了一瓶酸奶出来喝。

    心里的躁动被酸奶压了下去,到了现在,她竟然希望梦里的沈璨是那一副可恶的嘴脸,也不会扰动她心中一池春水了。

    沈璨很快就下楼来,虞照月正好喝完了一瓶酸奶,将瓶子扔进垃圾桶,她潇洒地挥了挥手:“行了,我回家了。”

    “等等。”沈璨快步走来,他气势十足地走过来,虞照月往后退了两步,沈璨克制的站在她面前,抿了抿唇,道:“过年了,我只有一个人,很惨。”

    她哈哈笑了两声:“关我什么事?”

    “你能不能陪我过个年?”沈璨说,“我回国第一次有人陪我过年。”

    他眼中好像点着繁星璀璨,认真又可怜,虞照月被他看得脸上一红,赶紧别开头,磕磕巴巴问:“那…那你想怎么过?”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