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玄幻小说 > 大清皇孙日常 > 第42章
    “弘晟过来, 坐到爷爷身边来。”

    “哦。”弘晟乖乖巧巧地坐在老爷子的身边。

    老爷子指了指对面的位子,让李荣保坐下来。

    “谢老爷。”李荣保战战兢兢地坐了下来,怀里抱着漂亮可爱的女儿。而他的儿子傅玉则是站在他身边。仔细看的话, 傅玉整个人僵硬地站着,他一双眼不敢看康熙老爷子, 只好把目光看向坐在老爷子身边的弘晟身上。他就是四阿哥啊,比传说中还要精致漂亮, 当然没有他妹妹好看。

    康熙老爷子注意到李荣保怀中的女儿一直盯着他身边的弘晟看, 不禁失笑地问道:“你女儿今年几岁?”

    “回老爷的话,奴才女儿今年两岁。”

    “两岁?”老爷子说着看了一眼身边的弘晟, 神色若有所思地说道,“比弘晟小一岁啊。”

    弘晟正捧着杯子喝水,听到老爷子说他,扬起小脑袋疑惑地看向老爷子, 随后又望着坐在对面的小女孩。

    李荣保怀里的镜容见对面漂亮的小哥哥终于看向她,立马朝他甜甜地笑了起来, 小嘴里还叫着:“哥哥……”

    弘晟愣了下,随后也朝小女孩笑了笑。

    李荣保被小女儿这一声“哥哥”吓到了,惊忡了一会儿后, 连忙向康熙老爷子请罪:“老爷,奴才女儿失礼了。”

    老爷子倒是觉得挺有意思, 朝李荣保摆摆手:“我说了在外面不用这么多礼。”说完,压了压手,示意李荣保坐下来。

    “是, 老爷。”

    李荣保怀里的女儿忽然伸出小手,朝弘晟叫道:“哥哥……哥哥……哥哥……”

    傅玉反应特别迅速,急忙把小妹抱进怀里,哄道:“容儿,哥哥在这。”

    富察镜容看了看傅玉,随后不满地嘟起嘴,在傅玉怀里挣扎了起来,拼命地向弘晟伸出双手,一张小脸上满是焦急:“哥哥……哥哥……哥哥……”

    傅玉被小妹这个动作吓得不轻,额头上满是冷汗,在心里大叫道,容儿啊,那是四阿哥,可不是你的哥哥。

    “老爷,小女太失礼了。”李荣保心下古怪,小女儿一向认生,只让她熟悉的人抱她,从来不会让陌生人抱她,怎么今天第一次看到四阿哥,就主动地要去抱四阿哥。

    “无事。”康熙老爷子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见女娃娃急的快要哭出来,朝女娃娃张开手,“我来抱抱。”

    李荣保就见平时很认生的小女儿,迫不及待探出身往康熙老爷子的怀里靠。

    弘晟对小屁孩不感兴趣,被富察镜容叫“哥哥”并没有什么反应。

    康熙老爷子刚把富察镜容抱进怀里,就见怀里的女娃娃急着去抓弘晟。

    “哥哥……我要哥哥……”她的右手抓住了弘晟的手臂上衣服,紧紧地不放开。

    弘晟惊讶地看着拼命想往他怀里凑的女娃娃,旋即茫然地看向康熙老爷子,“爷爷,她怎么了?”

    康熙老爷子戏谑地笑道:“弘晟,这孩子很喜欢你这个哥哥。”说完,就使坏地把镜容塞进弘晟的怀里。

    富察镜容这个女娃娃顿时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紧紧地抱着弘晟这个漂亮的哥哥。

    弘晟被镜容这个女娃娃抱着脖子,小脸上一片懵逼,眼中也是一片无措,一时间手脚不知道该怎么放。

    “哥哥……”富察镜容一边嘴里甜甜地叫着哥哥,一边开心地用自己的小脸蹭着弘晟的小脸。

    李荣保被小女儿大胆的动作惊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小女儿亲昵地抱着弘晟,这……这还是……他认生的女儿吗?

    傅玉看着漂亮可爱的小妹抱着同样精致可爱的四阿哥不停地蹭脸,惊得失态地张大着嘴巴。

    弘晟怕怀里的小女孩会摔倒,抬起手圈着富察镜容。

    看着两个漂亮可爱的孩子抱在一起,康熙老爷子眸光忽然变得幽深,嘴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地弧度。

    “镜容喜欢哥哥?”

    镜容一双小手抱着弘晟的脖子不放,用力地点了点头,小脸上露出灿烂地笑容:“喜欢……哥哥……”说完,又蹭了蹭弘晟的脸。

    “老爷,小女真的是太失礼了。”李荣保心里非常后悔,为什么要带着女儿来珍馐楼吃饭。

    “哈哈哈哈哈……”康熙老爷子笑着说道,“你小女儿可爱的很。”

    弘晟听着女娃娃的话,在心里无奈地笑了笑,他好像很讨小孩子的喜欢。弘昼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也喜欢抱着他不放手,如今怀里的女娃娃也是。

    这个时候,店小二端着菜过来:“老爷,您点菜来了。”

    李荣保见康熙老爷子他们要用膳,就不好再打扰了,站起身辞行:“老爷,奴才就不打扰您和小少爷用膳了,奴才告退。”

    傅玉紧张地跟着李荣保说道:“奴才告退。”

    康熙老爷子点点头,示意他们可以退下了。

    李荣保走到弘晟的身边,一脸歉意地说道:“小少爷,小女失礼了。”说着,伸手去抱小女儿,“容儿,我们该回家了。”

    富察镜容不满地大叫道:“我不要……”她一双小手紧紧地抓着弘晟的衣服不放手。

    李荣保僵硬着一张脸,稍微用点力气就把小女儿从弘晟的怀里“撕”了下来。

    富察镜容见自己和哥哥分开,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她一面拼命地朝弘晟伸手,一面嘴里哭喊着:“哥哥……我要哥哥……”

    李荣保好不容易有了小女儿,平时自然是十分疼爱。见小女儿哭了,心里当然心疼不忍,但是这次只能狠下心。

    “老爷、小少爷,奴才告退。”

    “哥哥……我要哥哥……”富察镜容不死心,嘴里一直哭喊着,一张可爱的小脸上是满满的不舍。这副情形像是被王母娘娘棒打鸳鸯的牛郎与织女一样,令人伤心同情。

    小女娃哭得伤心,梁九功看了心里很是不忍心。

    弘晟没想到小女娃的反应会这么强烈,被她惊得怔住了,一时间忘了说了什么。

    李荣保急忙抱着小女儿下楼,嘴里温声哄着:“容儿乖,不哭啊……”

    在二楼的康熙老爷子和弘晟,依旧能听到从一楼传来的声音:“哥哥,我要哥哥……”

    “李荣保这个小女儿倒是有趣。”

    一旁的梁九功笑着说道:“看得出来富察大人的小女儿很喜欢四阿哥。”

    康熙老爷子看了看身边有些呆呆的小孙子,意味深长地笑道:“李荣保的小女儿的眼光倒是不错。”这两个孩子真是有缘分啊。

    梁九功瞧着弘晟一副呆愣地模样,心里不由地有些担忧:“四阿哥好像被吓到了。”刚刚李荣保大人的小女儿哭的那么大声,四阿哥很有可能被吓到了。

    “弘晟?”康熙老爷子轻声地叫了一声。

    弘晟终于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不过小脸上还是满满的愕然:“爷爷,她为什么哭啊?”

    康熙老爷子伸手摸了摸小孙子的光溜溜的脑门,打趣说:“当然是舍不得离开你啊。”说着,他打趣地问道,“弘晟,爷爷让刚刚那个女娃娃给你做老婆,好不好?”

    弘晟被老爷子这话吓得不轻,连连摇头,把头都快要摇成拨浪鼓了。

    “不要,绝对不要!”老爷子您在想什么哦,我才三岁,您就给我安排老婆么。

    “为什么不要?”康熙老爷子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提议很不错,富察家一门武将,对大清忠心耿耿。

    “我还小。”弘晟表示自己还是个宝宝,请不要吓宝宝。

    “爷爷的意思是等你长大了,就让刚刚女娃娃做你的老婆。”

    “不要。”弘晟一张小脸上写满了拒绝。

    “为什么不要?”康熙老爷子见弘晟这么抵触,心里不禁感到惊奇,“不喜欢刚才那个女娃娃吗?”

    弘晟板着一张脸,语气特别认真严肃地说道:“她没有我长得好看。”

    这个理由让康熙老爷子怔住了,过了半响他回过神来,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惹得其他桌的人纷纷看向他。

    梁九功站在一旁,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四阿哥真的是太可爱,太好玩了。

    “爷爷,我说错了吗?”弘晟被笑的有些委屈,他紧绷着一张脸,用一副肃穆的口吻说道,“她本来就没有我长得好看。”

    康熙老爷子被弘晟这话逗得大笑不止,直到笑的肚子有些疼了才停下来。弘晟这孩子每次都语出惊人,惹得他开怀大笑。

    弘晟被老爷子笑的脸红了,恼羞成怒地瞪着老爷子,嘴里不满地叫道:“爷爷!”老爷子您不觉得您笑的太过分了吗?

    康熙老爷子见小孙子生气了,伸手摸了摸弘晟好看的脸,忍着笑说道:“弘晟说的没错,你长得是比刚才的女娃娃好看。”平时没看出来,弘晟这孩子对自己的样貌挺自大的啊。不过,话说回来,李荣保的小女儿的确没有弘晟这孩子长得好。

    弘晟鼓着脸,气汹汹地说道:“我不喜欢比我丑的人。”

    康熙老爷子见弘晟一副别扭地模样,并没有把他这句话当真,继续逗弄他:“弘晟,你以后长大遇不到比你长得好看的人,怎么办?”

    这个问题问住弘晟,只见他拧起眉头,小手捏着下巴,一副严肃思考的模样。半响后,他苦着脸说道:“那就找一个长得稍微比我丑的人。”

    “哈哈哈哈哈……”康熙老爷子再次抑制不住地笑了出来,“你这孩子……”弘晟这孩子真是一个开心果。

    “爷爷,我现在是个宝宝,您就让我去老婆,您这样会教坏宝宝的。”弘晟板着脸教训康熙老爷子,“也会吓坏宝宝的。”

    康熙老爷子闻言,先是错愕下,旋即又很没有帝王形象地大笑了出来,笑的其他桌的人纷纷向他投向诡异的眼神。

    梁九功一听这话,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笑出声,但是他疯狂抖动的双肩出卖了他。

    哎哟,我的四阿哥哦,您怎么能这么逗呢?

    ~~~~~

    弘晟被康熙老爷子笑的很生气,于是化气愤为食欲,多吃了一碗饭。

    老爷子被他的胃口吓到了,担心他吃得太多撑坏肚子,毕竟一路上他的小嘴都没有停过。

    幸好梁九功有先见之明,临出宫的时候带了一小瓶消食的药。这药丸是叶太医特意为弘晟专门做的,在里面加了山楂和蜂蜜,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弘晟的确吃的有些撑,吃了一颗消食药丸后,肚子里的撑涨感感觉好多了。

    康熙老爷子带着弘晟前往茶馆,这家茶馆并不是位于热闹繁华的主干道上,而是在一条不算繁华的街道上。

    这家茶馆是康熙老爷子前两年发现的,这里的说书先生什么都敢说,而且还说的非常好。老爷子想要了解这段时间京城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会来这家茶馆听书。

    弘晟跟着老爷子七拐八绕,终于抵达了茶馆。

    这家茶馆的外表看起来很“朴素”,和主干道上的那些豪华大茶馆相比就显得太不起眼了。

    走进茶馆里面,发现楼上楼下都坐满了人,毫不夸张地说座无虚席。搭台上站着一个中年男人,长相普通,留着山羊胡,但是说话的语气抑扬顿挫,非常有激情,完全带动了台下观众的情绪,让人听得入迷。

    弘晟一面好奇地四处张望,一面跟着康熙老爷子上楼。等他上楼后,发现在最西边的栏杆旁边有一张空桌子。他跟着老爷子在这张空桌前坐了下来。

    明明楼上楼下的都坐满了人,而且还有不少人站着,可是二楼却空出这张桌子,难道老爷子提前打了招呼?

    弘晟心里怀着疑惑坐了下来后,就见跑堂的伙计立马送来两壶茶、两盘花生、两盘时令水果、两盘小吃。

    梁九功先给康熙老爷子倒了茶,随后拿起另一个茶壶给弘晟倒水。

    弘晟发现给他到的是奶茶,心里惊诧下后,涌起更多的惊疑。看老爷子这副熟稔的模样,这家茶馆该不会是老爷子自己的吧?

    “好!”

    楼上楼下的观众发出喝彩声,顿时整个茶馆的气氛变得更加热闹。

    说书先生合上手中的折扇,双手抱拳地朝楼上和楼下的观众表示感谢。

    “再说一个。”楼上和楼下的观众们听得不过瘾,还想再听故事,纷纷开口叫说书先生再说一个。

    “既然大家还想听鄙人说故事,那鄙人恭敬不如从命,就再给各位说一个故事。”

    “好!”

    搭台上的说书先生打开手中的折扇轻轻地摇了摇头,“鄙人就不跟大家说话本故事,给各位说说我们的太子爷。”

    弘晟正在喝奶茶听到说书先生这句话,惊得差点一口奶茶呛进了嗓子里。

    这说书先生的胆子未免太大了,竟敢说太子爷的事情。

    看了看康熙老爷子,见他神色平静,弘晟不由地多想。

    楼上和楼下的观众一听要说太子爷的事情,兴致瞬间被挑高起来。

    “说!说!说!”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皇家人是高不可攀的,也是最神秘的存在,但是对他们又充满好奇,想要知道他们平时是什么样子。

    对所有老百姓来说,太子爷就是“皇帝”,和康熙老爷子差不多的存在,毕竟在他们的认知里,太子以后是要成为皇帝的。

    “大家都知道太子爷刚出生没多久就被万岁爷定位储君。”说书先生一面摇着手中的折扇,一面慢悠悠地说道,“太子爷从小被万岁爷带在身边亲自抚养和教导,所以太子爷从小就聪慧过人。”

    楼上和楼下的观众听得非常入神,一句话没有说话,安静地听着说书先生接下来的话。

    “太子爷从小到大的表现没有让万岁爷失望,也没有让我们老百姓失望。”啪的一声,说书先生收起手中的折扇,忽然开口问观众,“鄙人想问下各位,在你们心中,太子爷什么样的人?”

    “太子爷是个好太子。”

    “太子爷仁慈。”

    “太子爷英明。”

    “太子爷一心为民。”

    ……

    ……

    ……

    不少人开口回答说书先生这个问题,基本上都是在称赞太子爷。

    说书先生拿着折扇轻轻地敲打着手心,勾起唇角意味深长地说道:“看来,在各位眼里太子爷是一位英明神武的储君。”

    “难道不是吗?”

    弘晟捧着茶杯,小口小口地喝着奶茶,小脸上是懵懵懂懂的表情。

    说书先生把手中的折扇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双手撑在桌子上,脸上浮现一抹耐人寻味地笑容:“今天,鄙人就跟各位说说不一样的太子爷。”

    观众们最想听到的就是这个,一个个都竖起耳朵,准备洗耳恭听。

    “说起太子爷之前,我们先说说太子爷的儿子和直郡王的儿子。”说书先生说道,“前段时间,万岁爷开恩让皇孙们进宫读书……”

    弘晟听到这里,更加确定之前的猜测,这家茶馆果然和老爷子有关系。如果没有老爷子的授意,这家茶馆的说书先生可没有胆子说太子爷的事情。

    太子爷从出生就做储君,如今已有二三十年,早就深入每个老百姓的心里。再加上,太子爷前些年做了不少事情,在读书人心目中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康熙老爷子即使对太子不满,也不能随随便便废黜他。弘晟想着老爷子安排说书先生说太子的事情,恐怕是为了改变太子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让老百姓一点点地发现太子爷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好。

    弘晟心惊地想到,老爷子这么做不会是为了以后废储做准备吧?

    说书先生说到了弘皙和弘昱之间的“恩怨情仇”,听得楼上和楼下的观众津津有味。

    “爷爷,说书先生为什么说大哥和二哥的事情啊?”弘晟表示他可以装作什么都不懂,但是不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我们不是来听故事的吗?”

    “你可以把这个当做故事听。”

    弘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哦。”

    说书先生情绪激昂地说着弘皙“嚣张跋扈”的一面,听得楼上和楼下的观众们很是气愤。

    就在弘晟听得昏昏欲睡的时候,说书先生终于停了下来。

    “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一听这话,楼上和楼下的观众们发出不满的叫声,吵着让说书先生继续说。

    说书先生面的观众们的不满,依旧笑呵呵地表示明天再说有关太子爷的事情。

    “接下来,鄙人继续跟大家说西游记的故事。”

    观众们一听西游记,注意力瞬间被转移走了,不再为刚才的事情不高兴,兴致勃勃地听起西游记的故事。

    虽然大家的注意力被转移,但是说书先生刚刚说的有关弘皙的事情,已经埋在他们的心里。

    弘晟一边听着说书先生说着西游记的故事,一边在心里琢磨。这个说书先生说故事的能力很强,而且说书说的很有技巧。就拿刚才弘皙的事情来说,他没有明确说太子爷有什么不好,而是说弘皙的各种不好。虽然表面上没有说太子爷不是,但是常言道子不教父之过。

    弘皙这么嚣张跋扈,那么身为弘皙的父亲太子爷能好到哪里去。老百姓一开始会想不到这方面来,但是时间久了,老百姓都会想到太子爷身上。太子爷连他儿子都教不好,到时候怎么管理好整个大清,等到了那个时候老百姓就会质疑起太子来。

    老爷子高啊!

    弘晟一面在心里赞叹康熙老爷子的手段高,一面表示自己学到了。

    不过,话说回来,老爷子带他来这个茶馆听这些事情,就不怕他跟他阿玛说吗?

    算了,他现在只有三岁,再聪明也不会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绕。老爷子恐怕就是这样认为,所以才会带他来这家茶馆。

    这件事情,等他回到四贝勒爷府后,装作不经意地跟阿玛说吧。

    听完西游记的故事后,康熙老爷子带着弘晟离开了茶馆。

    “爷爷,刚刚说书先生说的西游记故事真好听,我下次还可以再来听吗?”这个说书先生真的很会说故事,不仅把西游记说的绘声绘色,还很会带气氛,听得他也入神了。

    “可以啊,下次爷爷出宫再带你来听西游记。”小孩子果然喜欢西游记的故事。

    在路上,弘晟眉飞色舞地跟康熙老爷子讨论起西游记的故事。说着说着,他就犯困了。

    “爷爷,我困了。”弘晟打着哈欠,揉了揉眼睛,朝康熙老爷子张开手求抱抱,“爷爷抱。”

    康熙老爷子轻笑一声,蹲下神把弘晟抱在怀里,温声道:“睡吧。”

    弘晟在睡着前突然想到今天中午遇到的李荣保,富察……这个姓氏好像有些耳熟……他是不是忘了什么……

    浓浓的困意袭来,让弘晟彻底进入了梦乡,暂时没法去想富察家的事情。

    康熙老爷子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孙子已经睡着了,无奈地笑道:“这孩子说睡就睡啊。”

    “老爷,还是奴才抱着小少爷。”虽然四阿哥只有三岁,但是小身板并不轻。抱着四阿哥就像是抱着一个秤砣一样,时间长了会很累的。

    “没事,朕能抱得动。”

    梁九功见康熙老爷子坚持抱弘晟,不好再说什么,说得多了只会惹老爷子生气。

    “去下个地方吧。”

    “是,老爷。”

    弘晟不知道他睡着后,康熙老爷子抱着他去了另外一个隐秘的地方。等他一觉醒来,他们已经回到宫里。

    都破和雄忠见他醒了,立马对他又是蹭又是舔,惹得弘晟咯咯地大笑起来。

    听着弘晟的笑声,赵德海立马走了进来,给弘晟倒了一杯蜂蜜水:“四阿哥,您醒了啊。”

    “赵德海,我和皇玛法什么时候回来的?”

    “申时四刻回来的。”赵德海恭敬地说道,“现在是酉时五刻。”

    “酉时五刻了,那快要用晚膳了啊。”

    “您再不醒来,奴才就要叫醒您了。”

    弘晟抱了抱都破和雄忠,又亲了亲它们,这才起身下床,很没有形象地伸了伸懒腰。

    “对了,我买的东西呢。”

    “四阿哥,您在宫外买的东西在那边放着呢。”

    弘晟见他在宫外买的吃的和玩的东西,全都好好地放在对面的桌子上。他走了过去,打开一袋桃花糕,先拿一块递给赵德海,“这是我买的桃花糕非常好吃,给你吃一块。”

    赵德海没想到弘晟会赏赐给他一块桃花糕,立马红着眼跪下来叩谢:“奴才谢四阿哥赏赐。”

    弘晟被赵德海这副感激涕零地模样给弄得哭笑不得,“一块桃花糕而已。”

    赵德海夸张地流着泪,声音哽咽:“四阿哥,您出宫买糕点还没忘记奴才,奴才真是……”话还没有说完就哭了起来。

    弘晟:“……不要哭了。”

    “奴才失态了。”赵德海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双手犹如捧着宝贝一样捧着弘晟赏赐给他的桃花糕,“四阿哥,奴才会怀着感激的心吃下这块桃花糕。”

    弘晟嘴角狠狠地抽了下,随即满满无奈地说道:“随便你吧。”说完,就开始拿着桃花糕为都破和雄忠吃。

    喂都破和雄忠吃桃花糕的时候,弘晟想到中午遇到的李荣保父子三人。

    “赵德海,你知道李荣保是谁吗?”

    “四阿哥,您说的是察哈尔总管富察李荣保大人吗?”

    “对,就是富察。”弘晟总觉得富察这个姓氏很耳熟,但是一时半会而就是想不起来。

    “四阿哥,富察一家是名门……”接下来,赵德海详细地跟弘晟科普富察一家的来历。等他说完后,就看到弘晟一脸瞠目结舌地表情。

    弘晟:“!!!!!”

    等等,他今天中午见到的小女孩不会是乾隆的富察皇后吧?!

    ~~~~~

    弘晟不知道富察镜容被李荣保抱回去后,仍然哭闹着要哥哥,无论他们怎么哄都没用,直到小姑娘自己哭累睡着了才停下。

    原本小姑娘睡着后醒来,肯定会忘记四阿哥,结果富察镜容并没有忘记,一醒来就吵着要哥哥,弄得李荣保他们头疼不已。

    弘晟不知道自己被富察镜容惦记,自从得知之前在酒楼抱着他不放的小姑娘是鼎鼎有名的乾隆的富察皇后,他的小心灵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好在这两天康熙老爷子再也没有提到让富察镜容做他的老婆一事,这才让他一颗胆颤的心安心。说不定老爷子是开玩笑的,他没必要当真。

    很快,弘晟就把富察镜容一事抛之脑后,继续在宫里开开心心地玩着。说起来,他从万寿节那天进宫到现在,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基本上和宫里的“大人物们”混熟了。

    弘晟长得漂亮,聪明懂事,嘴巴又甜,不仅很受大人物们的喜欢,也非常受太监和宫女们的喜欢。

    他不像其他小主子对太监和宫女颐指气使,或者非打即骂,相反他对太监和宫女的态度很温和友善,有时候还会对他们笑,还会帮他们。

    用太监和宫女的话来说,弘晟的笑容和太阳一样温暖。每次看到四阿哥的笑容,他们觉得劳累了一天的身体和心灵都变得轻松舒服起来。

    在太监和宫女心目中,弘晟真的是菩萨跟前的童子。因为只有菩萨面前的童子才会这么善良美好。

    想到四阿哥今天就要离开宫里,太监和宫女们心中十分舍不得,不禁在心里埋怨:万岁爷就不能让四阿哥多在宫里住一段时间吗?

    不是康熙老爷子提出让弘晟回家,而是四爷主动提起来。老爷子也舍不得弘晟离开,但是弘晟进宫一个月了,也该回家看看了。

    之前弘晟被弘皙误伤的时候,四爷就想让弘晟回府,但是那个时候不好开口。现在这个时候正好,毕竟弘晟进宫也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皇玛法,我的东西就留在您这了,就不带回去了。”弘晟在宫里玩了一个月,也玩的有些腻了。再说,他有些想额娘和阿玛,是该回家了。

    “为什么不带回去?”康熙老爷子一听这话就知道弘晟这孩子在打什么主意。

    弘晟很是理所当然地说道:“我下次还要进宫,带来带去多麻烦。”他说的东西是衣服和玩具,不包括太后娘娘和各位娘娘赏赐的东西。

    康熙老爷子故意挑眉,脸上露出嫌弃地表情:“你还想进宫?”这孩子还真是不客气啊。

    “皇玛法,您不想我再进宫陪您吗?”说着,弘晟就红了双眼,憋着嘴巴,小脸上是满满的委屈表情,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您是不是不喜欢我呢?”

    康熙老爷子只是想逗一逗弘晟,却没想到把这孩子弄哭了。看到小孙子这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老爷子连忙说道:“皇玛法没有不喜欢你,刚刚皇玛法说笑的。”

    弘晟抿着嘴,一副强忍着不哭地表情:“真的吗?”

    “真的。”康熙老爷子连忙把弘晟抱进怀里,温声地哄道,“皇玛法最喜欢弘晟,怎么可能讨厌弘晟呢。”

    弘晟眼中闪烁着泪水,控诉地看着康熙老爷子:“您刚刚不是不想让我再进宫吗?”

    “皇玛法逗你的。”康熙老爷子伸手摸了摸小孙子漂亮的小脸蛋,“皇玛法巴不得你天天呆在宫里陪皇玛法。”

    弘晟狐疑地望着老爷子:“皇玛法没骗我吗?”

    “皇玛法是皇上,说话一言九鼎,绝不会骗你的。”

    弘晟将信将疑地点头:“好吧,那我暂时相信皇玛法的话。”说完,他又开口问道,“皇玛法,我走了,您会想我吗?”

    “想,皇玛法会想你的。”康熙老爷子双眼宠溺地看着怀里的弘晟,“你会想皇玛法吗?”

    弘晟用力的点头:“想,我会每天想皇玛法的。”说着,他朝老爷子甜甜一笑,“皇玛法,您要是想我想的厉害了,您就叫我进宫陪您了啊。”

    “好,到时候皇玛法叫你来宫里。”这孩子还是舍不得他这个皇玛法的,还没有离开宫里,就想着下次进宫陪他。

    弘晟朝康熙老爷子伸出小拇指,奶声奶气地说道:“皇玛法,我们拉钩约定吧。”

    老爷子看着眼前的小拇指,微微愣了下,随后失笑地伸出小拇指勾住小孙子的小拇指,轻轻地摇了摇。

    弘晟奶奶地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老爷子跟着弘晟说了一遍,随后用大拇指按章。

    “皇玛法,我们说好了,您可不要忘了啊。”

    “放心,皇玛法不会忘记的。”康熙老爷子轻轻地拍了下弘晟的小脑袋,“你回家后要好好地听你阿玛和你额娘的话。”

    “皇玛法,我最听话了。”弘晟忽然想到什么,朝老爷子撅了噘嘴,“比起我,皇玛法您才不听话。”

    老爷子一脸惊讶,“朕不听话?”

    弘晟掰着手指头数着老爷子不听话的罪行,“皇玛法,您每次吃饭都不好好吃饭,您总是长时间坐着不动,您还总是长见识批阅奏折看书,不让眼睛好好休息。您还不喜欢运动锻炼身体,您还总是喜欢生气……”

    老爷子听了一会儿,脸色变得僵硬。见弘晟说个不停,连忙开口打断他:“好了好了,你最听话。”这孩子真能说,不打断他的话,他很有可能说到晚上。

    弘晟从老爷子的怀里跳了下来,跑到梁九功的面前,神色严肃地对他嘱咐道:“梁公公,我走了后,你要好好地监督督促皇玛法,让皇玛法好好吃饭。皇玛法用完膳后,你要督促皇玛法去散步消食。皇玛法长时间批阅奏折的时候,你要提醒皇玛法站起身活动下身体,提醒皇玛法眺望远处,让眼睛好好地休息下……”

    见四阿哥像个小老头一样唠唠叨叨地叮嘱他,梁九功不仅没有一点不耐烦,相反听得十分认真。

    “梁公公,要是皇玛法不听话,我下次进宫的时候,你一定要告诉我。”弘晟双手叉着小腰,脸色肃然,“你可不能给皇玛法打掩护。”

    梁九功被弘晟这副小大人的模样萌到了,一张犹如菊花脸上的露出恭谨地笑容:“四阿哥,您放心,奴才一定会好好督促万岁爷的。”

    “那我就把皇玛法交给你照顾了。”弘晟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下次进宫可是会检查的,要是皇玛法瘦了,我可是唯你是问的。”

    “您放心,奴才一定会照顾好万岁爷。”

    弘晟交代完梁九功后,重新回到康熙老爷子的身边,再次苦口婆心地叮嘱道:“皇玛法,您可要好好听话。”

    康熙老爷子哭笑不得地说道:“好好好,朕知道了。”这孩子总是让他心头熨帖,不枉费他这么疼爱他。

    弘晟朝康熙老爷子招了招手,示意他老人家把头低下来。

    老爷子以为弘晟有悄悄话跟他说,低下头凑到他面前,结果被弘晟用力地亲了下。

    “皇玛法,我会想您的,您也要想我啊。”弘晟说完,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脸。

    康熙老爷子看到他这个动作,脸上露出无奈地笑容,在弘晟软乎乎的小脸上亲了下。

    这孩子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习惯,喜欢亲人的脸。这孩子还说亲人的脸是亲密的动作,只能对亲近的人。一般人,他还不亲来着。

    弘晟这孩子歪道理一大堆,但是说得还挺对。他这个小脑子里不知道装了多少奇奇怪怪的想法。

    “皇玛法,那我走了,您要好好的啊。”

    “你也好好好的。”他是真的舍不得弘晟这孩子。

    “皇阿玛,儿臣就带着弘晟告辞了。”

    四爷走出乾清宫,就把弘晟抱了起来,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

    弘晟没想到四爷还吃起醋来,心里诧异了下,随后响亮地亲了四爷的脸两下。

    被四儿子亲了下后,四爷因为嫉妒冒出来的酸泡顿时没了。抱着弘晟前往慈宁宫,向太后娘娘辞行。

    这一个月,弘晟每天上午都来慈宁宫学习蒙古话,他现在不仅能说蒙古话,还能听得懂。和太后娘娘用蒙古话交流,完全没有问题。

    太后娘娘得知弘晟要离开紫禁城,眼中是满满的不舍。

    “老祖宗,我想我额娘了,等我回去待一段时间后,我再进宫来陪您。”弘晟笑嘻嘻地说道,“老祖宗,我会很快回来的,您不用太想我。”

    “老祖宗等你回来。”

    “老祖宗,您在宫里要好好地保重自己啊。”弘晟又化身小老头,絮絮叨叨地跟太后娘娘说了一大堆话。

    太后娘娘听得非常认真,一直点头附和弘晟。

    跟太后娘娘道别后,弘晟跟着四爷去了永寿宫,向德妃娘娘辞行。

    德妃娘娘给弘晟准备不少好吃的点心,让他带回家吃。

    “晟宝啊,玛嬷会想你的,你要早点来宫里啊。”德妃娘娘的语气里充满不舍,晟宝这孩子聪明又好玩,他要走了,这宫里又要变得冷清了。

    “玛嬷,我也会想您的。”

    德妃娘娘把弘晟抱在怀中,又是亲又是抱又是摸,狠狠地疼爱弘晟一番后,这才放开弘晟,让弘晟跟着四爷离开。

    至于其他几位娘娘那里就不用一一辞行了,毕竟他很快会回到宫里来。

    弘晟最舍不得不是康熙老爷子,而是都破和雄忠。其实,他很想把都破和雄忠带回家,但是四贝勒爷府太小,没有专门的宫殿养它们。再加上,康熙老爷子并没有把它们两个给弘晟。

    都破和雄忠知道弘晟要走了,它们两个咬着他的衣服不让他走。

    弘晟哄了半天,并且承诺自己很快就会回来,它们两个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他的衣服。

    都破和雄忠把弘晟送到门口,嘴里发出难舍的呜呜声。

    弘晟亲了下都破和雄忠,抱着它们说道:“你们两个在宫里好好保护皇玛法,我会很快回来的。”

    都破和雄忠舔了舔弘晟的小脸,依依不舍朝他小声地叫了叫。

    “都破、雄忠,我走了,你们要好好的啊。”

    四爷牵着弘晟走出宫门,就见门口停着两辆马车。一辆马车是四爷府里的,另一辆马车是宫里的,用来给弘晟装东西的。

    太后娘娘、康熙老爷子、德妃娘娘赏赐了不少好宝贝给弘晟,再加上之前在宫里从其他娘娘那里得到的东西,整整装满了一辆马车。

    别的不说,就从这一辆马车的东西来看,就能看出来弘晟有多招宫里贵人们的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发现你们真的有做恶婆婆的潜质啊,女主刚出来,你们就各种嫌弃呢。

    唉,小小四以后可是要做皇帝,不可能没有女主,这太不现实了。比起其他人,富察皇后做女主最为合适。至于为什么是富察家,因为富察家是豪门贵族,而且富察皇后本人也很不错。

    对了,傅恒现在还没有出生,他可比富察皇后小不少岁。

    嘛,现在两个都太小,谈情说爱是不可能的。关于女主的戏份暂时就到这里了,后面要等小小四成人结婚才会出现了。

    答应你们的60币交易,星期六晚上会准时奉上。

    感谢在2020-03-24 23:22:05~2020-03-26 00:59: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彦彦彦华华华、22960317、Quinn、糖水美女、可可、JINGUANZAICI、轻描、淡写、玲珑红豆,入骨相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萧亚 229瓶;娃娃 100瓶;Astrid 67瓶;忆 50瓶;玥玥、大大今天有加更吗 30瓶;残雪碎梅 25瓶;flying 20瓶;27400265 13瓶;Quinn、壆毓迭、萌柚 10瓶;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 8瓶;小肥啾 6瓶;华曦 5瓶;41076738、梦想成真、碧水曦月、冥冥悠悠 2瓶;阮阮、月、澧有芷兮、星星不落、唯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