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玄幻小说 > 暴君是我白月光 > 第21章 第 21 章
    谢云窈与在场的每个人都打了一声招呼,唯独漏掉容堇。

    原本容堇与容辰两兄弟是并排站立,谢云窈翩翩走到两人跟前,低眉垂首,唤了一声,“容四哥。”

    容辰愣在原地,等了许久,谢云窈都没有再提到二哥的意思,他当时心里就有点发慌,背脊渗出层层冷汗。

    犹记得上回仙子湖边,谢云窈明明是先去给二哥打招呼,最后才勉强注意到他,今日怎么完全不搭理二哥,直接过来给他打招呼?

    果然,二哥跟他的小桃花是吵架了吧?

    容辰偷瞄一眼二哥的脸色,这才挤出一丝干笑,也回了一礼,“郡主。”

    对于谢云窈的无视,容堇轻叹一声,也只好主动抬起袖子,向她见礼,淡淡道:“见过乐平郡主。”

    一句话,就好像在说让谢云窈别再给他脸色看了。

    谢云窈心下窃喜,不过眼神也没在他身上停留,风轻云淡的嗯了一声,若无其事,转身就走了。

    一瞬间,容堇动作僵直在原地,场面再度陷入尴尬。

    她明摆着就是故意给他脸色看,不管是“哼”了一声,还是翻了个白眼,又或是对他熟视无睹。

    这些,分明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动作,若是放在往常,容堇根本完全不放在心上。

    可不知为何,前后落差对比起来,此刻他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抓狂。

    一旁的容辰还一头雾水,轻轻撞了撞容堇的胳膊,悄声询问,“二哥,你这是怎么得罪小桃花了?”

    容堇紧紧抿唇,眼睑轻垂,没有答话。

    也不知他这是沉得住气,还是下不了台阶,容辰都有些替他捉急。

    正好瞧见,谢云窈娓娓拖地的裙摆背后,一张绣帕轻飘飘的掉落在地。

    容辰眼睛一亮,知道是个好机会,连忙把容堇推出去,指着那条绣帕,示意让他去捡。

    容堇刚刚被甩了脸色,现在脸色还不太好看,不过想了想,也只能迈出步子,弯下腰,将谢云窈那张缠枝芙蓉的绣帕捡起来,正打算拿去还给她,或许,再说两句好话?

    谁知容蒙突然从旁边跳出来,硬生生将他到手的绣帕给夺走了。

    一转眼,容蒙拿着绣帕,殷勤的跑到谢云窈面前,“表妹,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手帕都掉了,万一落到有心人手里如何是好。”

    说完,容蒙还回过头来瞪了容堇一眼,那眼神好像再警告容堇,别有任何非分之想。

    容堇看着空无一物的手,再看看抢走他手帕的容蒙,眸光渐渐阴沉下去,紧紧咬着牙根,更是怒火中烧,不满到了极致。

    他到手的东西,怎能容忍让他人抢走?

    谢云窈故意掉了绣帕,本来是想让容二哥哥捡给她的,谁知让容蒙给抢先捡了。

    当时她也有些不悦,匆匆接过绣帕,随意道了一声谢,而后挽着二姐的手,就这么转身离去。

    再寻常不过的场景,可是一旁默不吭声的容婉,却看出了几分微妙。

    她先前就看出容堇和谢云窈有些不对劲,今日特意密切关注了一下。

    她发现,容堇看着谢云窈的目光,明显与以往不同,那眸光之中透出的几分炙热,是对任何人或事物都不曾有过的。

    谢云窈也是如此,表面上看似故意冷落容堇,实则在他眼前来回走动,招蜂引蝶的模样,更像是在有意无意的勾人。

    他们之间,果然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

    因为男女同席多有不便,所以宴席正式开始之后,公子和姑娘们分开在不同雅间入席。

    今日前来赴宴的,除了容蒙的那些狐朋狗友,还有他们带来的家中女眷,各个都是高门贵女,家世显赫,许多谢云窈以前也经常碰面。

    贵女们三三两两,结伴同行,日常看不顺眼谢云窈,却也没人再敢提那件婚事,见了她都只能行礼问安。

    入席后,贵女们凑在一起,正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你们方才瞧见容二公子了么?果真如传闻那般,生得堪比子都卫玠之美,世无其二!”

    盛京先前就早有传闻,说是刚从北疆回来的容二公子,超群越辈,人才出众,颇受皇帝看重,前途不可限量,重点是,他生得异常俊美过人。

    今日贵女们前来赴宴,便是想顺便来看看他的,远远瞧上一眼,还真是眼前一亮,都忍不住暗暗惊叹。

    有人还补充道:“我看,比起宁王也有过之无不及!”

    说起宁王,立马就有人反驳,“呵,你们别胡说八道,他只不过一婢生子,就算是生得一副好皮相,拿什么跟皇族贵胄的宁王殿下相提并论?”

    跟着便有个多嘴的姑娘道:“就是,我听说他生母只是个不要脸的贱婢,趁着定国公夫人怀孕之时,勾引主子……”

    这番话落入谢云窈耳中,如何能忍?

    若是有人说她的闲言碎语,她真的一点都不觉得生气,大概早就习以为常了。

    可不管是前世今生,她从来容不得任何人议论容二哥哥,还诋毁容二哥哥的生母,说得这般难听。

    谢云窈当时就冷着脸,拍了桌子,对着那多嘴的姑娘,厉声道:“前人有言,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终须有日龙穿凤,唔信一世裤穿窿!你好歹也是出身名门,难道这个道理都不懂,说出这番话来,也不觉得害臊!我实在耻于与你同席!”

    少女脆生生的嗓音回荡在室内,不知哪来的一股压人气势,众人霎时安静下来,愣愣朝她看去,随后又看向那多嘴的姑娘,目光和言语之间都有些鄙夷,表示同意谢云窈的说法,耻于与她同席。

    那姑娘听闻她的质问,再看看众人异样目光,像是被人打了一耳光,脸上火辣辣的,一时羞愧难当,再也说不出话来。

    大家都暗暗觉得有些奇怪,他们在说容堇,跟她又没关系,她这么上纲上线的作甚?

    眼见着着谢云窈如此维护容堇,容婉也只能赶忙出来打圆场,“大家都别说了,来尝尝这醉霄楼最有名的梨花酿,清甜醇香,听说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

    容婉也让人给谢云窈斟酒,含笑道:“云窈妹妹,你也来尝尝吧。”

    谢云窈冷冷扫了她们一眼,轻哼一声,才就此作罢。

    喝酒之时,谢云秀赶忙凑到谢云窈耳边,迫不及待的询问她,“妹妹,你的那个心上人,莫非就是……”刚才她们说的那个容二公子吧?

    谢云秀方才也看见那个容二公子了,确实生得好看,好些姑娘都在偷偷看着他挪不开眼。

    谢云窈心领神会的一笑,挑了挑眉,得意反问,“如何?”

    谢云秀捧着她的肩膀,“你是不是被他美貌迷惑了?”

    不得不承认,一见钟情之时,谢云窈确实是因为那张俊脸,可是让她十年念念不忘,却有许多其他说不清道的原因。

    看着谢云窈那春风满面的娇羞模样,谢云秀忍不住皱起了眉,“大伯母估计不会同意你们的事。”

    看上谁不好,怎么偏偏看上那个容堇了啊?

    谢云窈满不在乎,她肯定会有办法让母亲同意的,不过在此之前,她要让容二哥哥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

    谢云秀有个缺陷,酒量很差。

    刚刚她没忍住嘴馋,偷偷尝了尝梨花酿,原本看其他人跟喝水似的,以为肯定不醉人,谁知她才喝了两杯,顿时就醉意上头,整个人昏昏沉沉。

    谢云窈发现她一脸通红醉醺醺的模样,连忙将她扶住,皱起眉询问,“二姐,你不是说不喝酒么?”

    谢云秀眯着眼,憨笑一声,“妹妹,你别说,这梨花酿味道还真是不错,再给我倒一杯可好。”

    “……”谢云窈抽动嘴角,颇为无奈。

    怕二姐醉酒当众失态,谢云窈也只好搀扶着她先行离席,前去客房暂且安置,走之前,交代容婉一句,“我二姐不胜酒力,有些醉了,我先带她去醒醒酒。”

    容婉站起身来,“可要我陪你一道?”

    谢云窈摇摇头,“不必了,表姐你还有宾客要应付,我很快就回来。”

    “那好。”

    眼看着谢云窈搀扶着谢云秀出门离去,容婉目光冷了几分,勾勾手,叫来随行婢女,贴耳交代,“去,告诉我大哥。”

    婢女领命,匆匆离去。

    要是能撮合她跟大哥,也是好的。

    谢云窈还浑然不知,只是搀扶着二姐,一路穿过走廊,攀爬上楼,最后将她送进楼上客房,扶着在软榻上躺下,还将婢女留下伺候她醒酒。

    安顿好了二姐,谢云窈出门原路折返。

    可走到半路,突然一股眩晕的感觉袭来,他脑袋越来越沉重,身子愈发绵软无力,脚下都迈不开步子。

    当时她还觉得有些奇怪,她明明只喝了一杯梨花酿,而且那梨花酿也不醉人,她的酒量不可能喝醉,出来的时候好端端的,怎么回去路上突然使不上力气了?

    莫非是迷药?可是她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中的。

    谢云窈头晕目眩,艰难的迈出一步,脚下一软险些跌倒。

    此时旁边突然窜出个男人,一把将她的胳膊扶住,“表妹,你没事吧?”

    谢云窈抬眸一看是容蒙,当时就暗暗有股不好的预感。

    容蒙嘴角带着一抹邪恶的笑意,询问,“表妹可是醉了酒么,表哥送你回客房歇息可好?”

    谢云窈屏住呼吸,连连摇头,想要挣扎拒绝,却说不出话来,毫无抵抗之力,就这么被他搀扶着,一步步带进了身边客房。

    她心下猛然一沉,顿觉惊慌失措,急得眼眶都红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