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还是被发现了吗?”

    金发的半神喟叹一声, 转身时将那双眼波柔和的蓝眸对上了女人棕黑的双眼。

    在他面前,女人没有转变过自己的容貌,变换成别的什么人的样子。

    这是非常偶尔才会发生的事例, 发生过的次数也不会超过十指之数, 按照以外的案例, 要么就是那人心中并无所爱, 要么就是她的能力也无法做他起效用。

    “不过我没办法在这里停留下脚步, 还请你如果念及往日的友谊,为我保密一段时间可好?”

    虽然看不见他,但是他那清晰的声音从她耳畔响起时,女人的身体还是不禁有一刹那的僵硬。

    那是耳熟的,绝不会认错的声音。

    神灵宠爱的光之子, 赋予音乐艺术光环的动听嗓音, 比世界上任何一种声线更要悦耳。

    但很快, 在理解到他话语中的含义后, 女人清冷的脸上有了裂痕。

    她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透明镜面上的一阵反光遮挡住了她眼眸中闪过的情绪。

    “你觉得我们之间会有友谊?伟大的半神啊, 光辉的主人你难道忘记了,在你毫不犹豫的抛弃我们, 离开基金会之后, 你就是个可恨的叛徒!”

    女人发出一声嗤笑,神情更加冷漠了几分。

    她这话一出,最先有什么反应的还不是半神, 是那远远观望的陆镇江等人。

    他们一个个呆若木鸡的样子,微微张开嘴,对那句伟大的半神,光辉的主人,所击中了脆弱的认知观念。

    神灵?那是什么意思?

    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吗?

    “常玉,我不想解释什么,当年的离开也没有后悔过,你们以及后辈们将基金会管理的很好,如果不是前几日收容物被大量遗落在外,虽然这是意外事故造成,但你知道的,没有出这种事情的话,我根本不会再出现。”

    “是,我当然知道,两百七十年前是谁许诺下那个誓言,脱离基金会后也再不会出现在人世!我们我们都认为你已经消失了,你又为何忽然出现?不要告诉我是为了找回收容物,我想这只是你出世的原因之一,告诉我,你真正的目的,还是因为长久的待在人间你也终于生出了私心?”

    女人双臂环抱在胸口,态度一点也不客气,口口声声质问着,冷嘲热讽着。

    可要是有熟知她的人也站在这里,也许会目瞪口呆的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这个情绪激烈,说话毒舌的女人,是他们平时冷淡自持,说话绝对不会超过十个字的O5上司?

    “私心?我没有这种东西,我所希望的人类安宁,世界稳定的愿望从来没有改变过。”

    女人又是冷笑。

    “是我说错了,尤莱亚,你是根本就没有心。”

    “但凡你拥有过心这种东西,你就不会将把你共度百年的战友,伙伴轻易抛弃,不仅是我,我们都明白 ,从始至终我们也都只是为了实现你宏大愿望的工具,因为使用的还算顺手,又与你理想一致,所以才叫你屈尊降贵与我们一处。”

    “哪怕基金会也是你建立来利用的道具,所以当你的愿望完成时,我们就失去了所有的价值,你就可以离开了。”

    “尤莱亚,我们宁愿你从来没有降临在这个世界!”

    被自己守护的人类,更是曾经共同战斗的故友如此的否认。

    半神的脸上,终于一种欲言又止的神情。

    但这样的静默只存在了一瞬后,半神嘴角上扬,十分温和的轻笑起来。

    他有过很多笑容。

    安抚的浅笑,温柔的轻笑,还有身为神灵之子,半神之尊那矜持有度的微笑。

    所以仿佛是面对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确实,以他生活过的年岁远远比人类的想象力还要遥远、

    他以笑颜抚慰,如阳光般灿烂的,带着浅金色的光芒,暖暖的映照在人的心口。

    哪怕看不见,但是她怎么可能不清楚,散发的光芒表示着什么。

    可令她恼怒的,甚至是憎恨的来源就是他这不知世事的笑,还有从来无休止的宽容!

    “为什么不生气,为什么不向我发怒,就像你千百年前对阵魔物时那样,举起你的长刀呵斥啊,明明你也拥有怒火,你愤怒起来时,双眼里都是燃烧的金红火焰,没有一个魔物不畏惧你!”

    “常玉。”

    他再一次喊出她的名字,那是几百年前的,只有他们几个活了数百年的人才知道的旧名。

    “你们不是工具,不是魔物,都是至少是曾经我的朋友们。”

    “太阳的祝福也永远在照耀着你们。”

    “不管你说的再动听,我也不会为你保密的,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当你走出基金会之后,我还会主动联系其他O5成员。”

    深深吸了一口气,常玉似乎重回了一开始冰山美人的样子。

    也许是觉得自己的对着看不见的空气说话的样子实在可笑,她又是恼怒的跺了跺脚。

    “好的,这次回来我也算有收获,你们确实不会原谅我,我知道了。”

    半神转身离去,一旁围观者们一个个都掩饰不了惊奇,都被这信息量巨大的对话给愣在原地半响才反应过来。

    他们不能脱离半神身边太远,为了防止生出更多的麻烦,他们四人连忙跟了上去,也就都没有注意到那位女人还站在原地,脸上阴晴不定,忽而又大声喊道。

    “你站住!尤莱亚!”

    半神没有再回头,但是女人的声音又一次的响起。

    “仅有这一次,我可以保密,但是你要回答我真话,我刚刚就发觉了,你那守护的力量呢?”

    那是神明拥有的,区别于祝愿和赐福的方式,更为高等也是唯一的守护力量。

    深厚的爱意与保护欲会化为一个凝聚了光明与温暖的轻吻。

    代表着神灵最钟爱的存在。

    女人的能力不仅只是在观测者眼中,任意变成对方挚爱之人的样子,这个变换的能力其实她自己也无法控制,她真正的力量是早已化作超凡之力的敏锐五感。

    所以也只有她可以察觉到隐匿下的半神气息,还有他无意透露出的光辉之中,感受到一道原本应该存在的,守护之力的消失。

    “我送给了一个人。”

    “一个人类?!”

    “是。”

    她的表情是不可置信的。

    “你的确爱护人类,可是你也永远是一视同仁,怎么会”

    她想要问他,身为神灵,你为何会有偏心?

    你本身就本没有心,更不懂得人心。

    “我知道你们也许有能力调查到她,但是我并不是很希望你们为了我而去打扰她。”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除了拥有我的守护以外,毫无特殊的人类。”

    不知为何,半神说出“毫无特殊”这四个字的时候,念得稍稍迟缓。

    像是犹豫了一下,才确认的继续说。

    但目前谁也没有听出来,包括那位女人——

    进入C区之后,O5会议的女人没有再跟上来,尤莱亚穿过又一条走廊,弯弯绕绕如同迷宫的路线也然他有点头疼。

    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的是,他,或者说原身“容悦”,从小就是个轻度路痴,不至于常常迷路,但是很多时候也分不清东南西北。

    所以他也是不喜欢地形复杂的地方。

    但是RCP基金会的大本营内部就是他自己指挥着灯灵,在环境里一点点建造出来的,这里每一个房间,每一个长廊都有他的规划。

    可是上帝世界建造的时候比较容易,当自己真的踏进来后,不免还是有些懵。

    为了避免半神居然会在自家基地里面迷路这个狂掉逼格的事情发生,尤莱亚请求了外场支援,灯灵阿娜丽小姐。

    在陆镇江等人听不到也看不到的场合中,灯灵化作一团小小的火苗,蹦蹦跳跳的浮现在他的指尖,为他直接画出来一张金红色的火焰组成的地图。

    “主人玩得开心就好,有事情请再呼唤阿娜丽,阿娜丽会乖乖的静候主人的吩咐。”

    本体变小之后,灯灵那妩媚的成年女性的嗓音也变得软糯起来,像是奶声奶气的孩童一般。

    尤莱亚笑了笑道:“阿娜丽,为了维持这个游乐场,你也是辛苦了。”

    特别是创造这么多活灵活现的幻境人物,有名为常玉的O5会议领导人之一,有名为麦克的B级部门主管兼任博士,还有他一路上都看到的白大褂研究人员和手持精锐武器的警卫保安。

    他们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记忆,与其他人物交互时都与真人无异。

    他们的记忆一部分来自于尤莱亚编造的剧本内容,一部分则是自我填充。

    他不喜欢被人完全操控的人偶,死死沉沉的没有自己思想,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是在剧本中设置好的,毫无乐趣可言。

    所以尤莱亚让灯灵赋予他们记忆的一部分空缺,也就是给予他们自己填补记忆的能力。

    这样做的话,能够更大限度的提高游戏的自由度。

    也承认他们是活着的,至少是在幻境中活着的,应当能算是真人的生命体了。

    “主人不用道谢,这都是阿娜丽应当做的,更何况如果不是主人提供给阿娜丽的神力,阿娜丽又怎么可能具有神的伟力,创造这些幻境生命呢?”

    灯灵谦虚的说道,虽然主人关心她,她高兴的一不小心差点让火苗都快把灯油给燃烧尽了,但是她还是很诚恳的说。

    “阿娜丽的幻境在以前只是幻境,可浸入主人的神力后,其实也并非是幻境了,只要主人认为它是真的,那么它就是一个真正的世界。”

    “毕竟呐,阿娜丽也认为,比如在虚幻的世界与人偶游玩,还是在真实世界中的与真人的感受会更让主人愉快!”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

    基金会剧情稍微有些长,还有两章左右,暂时中场后,就是主神空间剧情,大魔王斯诺的场合~

    两边地方用两个□□装逼,这就是双倍的快乐!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盛夏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糖诗、长拂笙、谨奈、零点零零伍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夜羽 20瓶;梓荫 5瓶;35466184 3瓶;夜凌雪、是朦胧前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