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玄幻小说 > 嫁给男主死对头 > 第 16 章
    前面有人撞了过来。

    薛陶甚是诧异,顿时浑身戒备了起来。这是王爷的车队,能在如此森严的护卫下撞过来,想必不是一般的人了。

    见薛陶瞪圆了眼睛,一脸戒备的样子,恪王好笑道:“无需担心,说不定就是个意外。”

    听得恪王如此淡定的说话,薛陶也很快镇定了下来,也是,自己可能想太多了,在如此光天化日之下,谁能如此大胆,说不定,还真是意外。

    工布来回复情况了:“殿下,方才外面有一群人在追击一个老者,不小心撞了过来。”

    咦,这倒是奇怪了,一群人追一个老者?

    恪王也是挑了眉:“怎么回事?”

    “属下方才稍稍问了问,这群人是赌坊的,那老者欠债要跑,所以就追过来了。这些人冲撞了殿下,属下已经让人通知这永孟陂城守过来提人了。”工布道。

    这等宵小之辈,当然用不着王爷操心的。恪王闻言,摆摆手:“去吧。”

    “等等,工布,你可有看到这群人的形容,尤其是那被人追击的老者?”薛陶出声道。

    工布躬身:“回薛小姐的话,方才属下已经看过了。那几个追人的汉子甚是粗莽,周围的人也有人认识,确实是赌坊专职追债的人。至于那个老者,甚是普通,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他的左手却是与常人有异,左手三指连在一起成璞状。”

    薛陶顿时眼里一亮:“果真如此?”

    工布点头:“确实如此。”

    薛陶重重的吐了口气:“那些人不要让永孟官府的人提走,将他们全部带回驿站。”薛陶出声道。

    工布愣了愣,看向恪王。

    恪王又是一摆手:“听薛小姐的。将人带回驿站。”

    工布转身要走,薛陶却又改变主意道:“等等,我跟你一起前去看看。”

    陶陶今天可真是让人意外,这下恪王都忍不住探究的看向了薛陶:“陶陶可是有事?”

    薛陶颇是有些兴奋的道:“是有事,可能是好事。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见薛陶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工布赶紧道:“薛小姐,这里恐怕多有不便,不如带回驿站再行讯问也也不迟。”

    听得工布这话,薛陶兴奋的神经稍稍下去了点,也对,身份使然,现在他们这样去见乡野小民恐怕让人生疑。薛陶顿住了兴冲冲的脚步:“在这里见也不方便。那也就罢了。”

    工布还道是薛陶改变主意了,转身要去。却听薛陶道:“我不见可以。你找人跟那老头赌两把。得,对那老者千万要客气一点,不要用强。”

    “现在?”工布一向镇定非常的脸上出现了惊色。

    “是的,现在。”薛陶也知道自己这个指令有点荒唐,但是,现在他顾不上这么多了,她要确认一件事情:“记得,让人看仔细一点,过会儿让人将这过程事无巨细的报过来。”

    工布甚是莫名,但见自家领命,薛陶又继续叮嘱道:“让人对那老人客气点。记住,千万不要惹怒他。”工布甚是惊诧,还有这说法?

    见工布满眼惊诧的看过来,恪王又道:“听薛小姐的。”

    看着工布脚下打绊的去了,薛陶兴奋的劲头下去了稍许。一回头,直直的撞进了恪王的眼里。恪王眼里没有探究,没有疑虑,只有静静的等待。

    薛陶有些磕绊了,坐在马车里心惴惴的看了眼恪王,再看了眼。自己方才的表现确实太让人奇怪了。

    恪王稳稳的接住了她的目光:“陶陶可有什么想跟我说?”

    薛陶低了头,嗫嚅道:“你不问为什么么?”毕竟自己方才的表现可不是正常该有的。

    恪王眼眸满满的包裹住她:“陶陶想说自然会给我说的。”陶陶如果不想说,他也不想追问。毕竟,自己认识陶陶这些时日以来,陶陶给他意外从来都是不少的,也不差这一桩。更何况,陶陶对自己完全不设防的信任,这些天来也表现的淋漓尽致。

    裴齐昭直觉陶陶不会害自己。人都有秘密,都有不想说的事情。如果陶陶想说,自然会说,如果不想说,那就是有不便之处,自己要是非要追根问底,那就是强人所难了。

    恪王的回答,让薛陶放松了下来,眼里笑意泛起:“复归,你如此信任于我,我甚是高兴。”说着,薛陶吐了口气:“其实这事也没什么不能让你知道的。你知道的,我这次跟你出来是想要去滑阳帮大哥的,因此,也做了不少准备,得了不少消息”

    薛陶将自己得到信息的源头改了改,然后将原书中关于毒王苗浩成的事情说了:“此人制毒解毒能力超群,素有毒王之称不过,他的毒王的称号也不全是因为此得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此人嗜赌成性,但是手气却是差的非同一般,人说十赌九输,而他却是十赌十输,从来没有赢过”

    听得薛陶这侃侃而谈,恪王赞叹道:“陶陶知道的可真不少。”毒王其人他也只知道一个名号而已,却不妨陶陶竟然知道的如此详细。

    “不过,此人虽然甚是有异才,但终究非常道,一般都要避之而不及的,缘何陶陶甚是高兴的样子?”这是恪王最奇怪的地方。对于毒王这种非常之才,正道之人一向是敬而远之的,毕竟,身边有个擅长使毒者谁人能放心的?可看陶陶方才的兴奋劲儿,恨不能立即亲自去见见的。

    薛陶知道,这是自己最为让人奇怪的地方。思忖片刻后,薛陶抬眼定定的看向恪王:“复归,其实你此次受伤,我一直甚是担心,担心那箭上有毒。现在有这毒王在这里,让他看看,我也好放心。”

    这也是薛陶为什么说要尽快赶到滑阳的原因之一,原书中苗浩成是在滑阳赈灾期间被人发现的,薛陶准备去滑阳找人的,却不曾想这毒王跑到永孟来了。如果真是此人,那可真是意外之喜。

    听得薛陶这话,恪王浑身气息一柔:“陶陶,你无需如此。江郎中不是说了没事的,你不用再担心了。”原来陶陶还在担心此事,恪王眼眸墨色深了几许。

    见他这样说,薛陶却是没被这话安慰到,反倒有些急了:“复归,关于身体之事非同小可,不管这人是不是毒王,过后我们还是要找名医再好好诊治一番才是。你万万不可不当一回事。”这可是事关你生死存亡的大事,真的不可掉以轻心的。

    见薛陶急得眼睛都瞪圆了,恪王眸色更软了:“嗯,我知道。陶陶放心,我一定不会不当一回事的。”这话是真的,之前也就罢了,现在,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该是更小心保全自己才是,总不能让一弱女子独自面对这险恶的世间,尤其是这弱女子还是陶陶。

    “一定得记住。你可知?”虽然恪王甚是配合,薛陶还是急急的跟了一句,这事儿真是太大了,不光是恪王一个人的事儿,更是事关天下走向。

    薛陶现在就跟一只着急的小松鼠一样,头上的青丝随着说话微微闪动,甚是让人心热。恪王忍不住伸出手去:“陶陶”

    “殿下,薛小姐。”车外响起了工布的声音。

    薛陶立时来了精神,迫不及待的出声:“如何?”

    工布声音清晰的传了进来:“回薛小姐,属下让人跟这老头赌了两把,此人甚是喜欢,不过,赌术却不大高明,把把都输,还口气大的不行”

    薛陶眉开眼笑:“此人的名姓你问过没有?”

    能让薛小姐如此在意的人物,工布当然是要格外留意的,赶紧道:“属下问过了,此人名叫程浩。”

    薛陶重重的吐了口气,整个人放松了下来,没错,就是他了。苗浩成在江湖上行走的时候,有一个化名就是程浩。左手三指连成璞,嗜赌如命,名叫程浩,出现在这离滑阳不过一两日距离的地方,如此多的条件,无不表明此人就是毒王苗浩成了。

    薛陶喜笑颜开:“复归,我们赶紧到驿站吧。”

    恪王点头:“好。”

    薛陶又着重叮嘱工布道:“将人全部带到驿站,记得,看好那老者,不过一定要客气小心些,万万不可惹了他。”

    工布在外重重应诺。

    马队往驿站疾驰而去。薛陶兴奋的不行,这次有了这苗浩成,恪王后续应该是大有不同了。

    看着薛陶满脸的喜意,恪王也心情大好的出声问道:“这苗浩成果然如此厉害?”

    薛陶重重点头。书中将此人的用毒描写的出神入化,当是不错了。

    不过,恪王却是更有疑惑了:“他如此厉害,缘何区区几个赌坊的地痞都能追的他如此狼狈?”

    关于这点,薛陶也甚是好奇。是啊,此人如此擅毒,但确实从来不用在关于赌上面,经常输的裤子都没有的被人追着打,也不过是逃,从来不用毒还击。

    “此事我也甚是不解。不如,呆会儿见面了我们问问?”薛陶答道。同时,一个如何收复这苗浩成的想法渐渐成形。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