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都市小说 > 和逃生游戏boss先婚后爱 > 分卷阅读81
    reality & Co在海边的实验基地,结果却是你自己在培养皿里养出了荧光蛋白,用它们在沙滩上拼了个爱心。”

    安息讲到这里,脑海中瞬间闪过他们在三教时的场景,一群看不见的小鬼前来送花,围着他拼了个爱心。

    苍天啊!李星澍的把戏怎么永远这么老土!

    “然后你对我表白,我不答应,你就——”

    “我就直接把你拉进了海里,强行带着你浮浮沉沉,一沉到海水里就亲你。”李星澍接过安息的话,说着说着忍不住笑出声,“那天的星空非常漂亮,我死而无憾。”

    “你小子刚才在耍我?”李星澍挑起眉凑近安息,眼中翻涌着复杂的情绪。

    “时隔四年再次被耍,怀念吗?”安息一点不躲,勾起嘴角回过去。

    “想死你这张伶牙俐齿的嘴了!”

    李星澍这次没给安息回嘴的机会,捧着他的脸就亲了下去。

    果然还是现实中的吻最对味!

    李星澍边亲边想。

    ……

    军队很快控制了这栋大楼,没了系统的加持,Cybereality & Co的生化狂魔和一小队保安根本控制不住场面,甚至还有被放出来的科学家更改了自动机器人的程序,让它们和保安对枪。

    一切顺利。

    几个小时后,安息坐在一辆轿车上,将手中抱着的罐子贴上自己的面颊。

    那里面,浸泡着一个伤痕累累的大脑。

    大脑表皮上连接着的各类仪器已经被取下,依然可以看到钢针扎进去留下的孔洞。

    这是安息母亲的大脑,它如今只是一个无生命的物体。

    安息母亲的思维已随着系统一道消散。

    他现在要将大脑带回去,给母亲以真正的安息。

    李星澍坐在驾驶位,带着墨镜,跟着车载音乐吹口哨。

    今天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夏日,安息懒洋洋地瘫坐在副驾驶,幻想自己是中世纪的农夫,正仰面躺在马车上的干草垛上,任艳阳细细描画他的面庞。

    轿车行进了林荫道,两旁满是高大的椰子树。树影斑驳,光影交错使人感觉仿佛穿越了时光和生死。

    远处传来沙滩上人群嬉闹的声音,海浪给他们的笑声打着节奏。

    安息睁开眼,看向这个美丽的世界。

    李星澍调低音响,看着远处的碧海蓝天,听着传入耳中的异国语调。

    人世喧嚣,岁月流转。

    他的嘴角扬起一抹淡淡微笑。

    “世界很美好,而你还欠我一个吻。”

    安息转头看他。

    四年前他们被迫分别的时刻,确实没来得及印下那个誓约的吻。

    但是……要不要这么小家子气哦!我们刚阻止了一场可能威胁人类安全的虚拟世界实验,你却还再为一个吻斤斤计较。

    某些家伙哦,平时多谋善断,独当一面,撒起娇来却像个小学生。

    安息的眼角也不自觉的弯出一个甜蜜的弧度,他趁着李星澍目视前方,认真开车,飞快凑了过去。

    mua~

    作者有话要说:  打完最终boss啦,是时候完结啦!我超开心的!

    特别感谢有大家一路陪伴,这是我第一篇文,有很多不足之处,非常谢谢大家的包容!90度鞠躬!超爱大家的!(*^▽^*)

    这章开头和全书第一章是对应的,一次在游戏里醒来,一次在现实中醒来,高中语文老师教我要首尾呼应(不是

    最后解释一下安息的名字吧,他的名字预示着他是双亲、系统、人脑实验、反派公司的送葬人。

    请康一康隔壁预收啦(*/ω\*)

    《地府第一经纪人》:鬼王非要和我炒cp

    你想C位出殡吗?

    你想学鬼哭rap吗?

    你想跳真正的僵尸舞吗?

    你想和亡灵一起high唱死亡重金属吗?

    你想成为地府最火的全鬼偶像吗?

    走花路算什么,来走黄泉路吧!

    加入阴曹娱乐有限公司,我们带您踏上星途广阔!

    我,阴曹公司创始人地藏菩萨,等待一颗明日之星。

    看着鬼门关墙壁上贴的这则小广告,不幸身亡的顶级偶像华年在心里做了决定。

    他要重新出道,成为全地府少女的梦!

    然而……

    选手一:“大家好,我是个人练习生,阎罗王。”

    选手二:“在下钟馗,职业抓鬼,乃是人界知名IP。”

    选手三:“嗷呜~嗷嗷嗷呜~(翻译:我是谛听,为地藏菩萨座下灵兽,菩萨让我来选秀)”

    华年:……你们地府公务员可以出道赚外快的吗?

    “各位老师好,我叫华年,生前是一名出道偶像。”

    地藏菩萨:“通过!太好了终于来了个有经验的,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司的特聘经纪人。”

    华年:???

    许多年之后,站在奈何桥前,血池地狱的女鬼将会回想起,地府男团在三界偶像总选夺得第一名,鬼王当众向华大经纪人求婚的那个下午。

    孟婆:“喝我一碗孟婆汤,爱的cp永不忘。来,下辈子继续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