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都市小说 > 特殊关系 > 分卷阅读22
    他看向我,就是同意了,我心想闷油瓶会德语、英语、梵语、粽子语、方言,还有什么?

    “小哥,你说一句法语吧。”

    闷油瓶想了一下,说了一串话,我反正没听懂。

    “什么意思?”我问。

    闷油瓶不说话,小张哥的位置离我们不远,面色复杂的看向我,我转头去看闷油瓶,发现他居然不见了!

    我暗骂一句,正要去找,小张哥拍了我的肩膀,把我抓住,一脸舍身取义的样子,“没想到族长表面上寡淡,凡事都不管不顾,对你却与常不同。只是族长如此含蓄的表白,也不给人翻译一下,怕是要白费一番心意。既然我听到了,身为他的族人,总要尽些应尽的责任。族长刚才说‘Tu es le plus splendid passage da ma vie ’意思是‘你是此生最美的风景’。”

    我让他送手,跑出去找闷油瓶。闷油瓶手上抱了捧玫瑰花,看到我把花递了过来。

    我接着,故意道,“小哥,你刚才说的那句法语是什么意思?你给我翻译一下。”

    他看着我,无奈的笑了笑,我知道我那点小狡猾骗不过他,“意思是……”

    “吴邪,我爱你。”

    [end]

    ———————————————————————————————————————————————————————

    作者的话:我觉得,所谓挚爱应该是能让将军卸甲,书生执剑,戏子痴情,侠客归隐的。

    它令生者赴死,死者还魂。

    它让天真有邪,哑巴开口。

    ———————————————————————————————————————————————————————

    本来想写一个小张哥的番外,毕竟小张哥也是有故事的人,他和张海侠真是让我曾经鞠了一把泪。后来想想没有那种感觉了,就算了,写个小段子吧。

    接三叔番外,张家的年会(由吴邪举办的那次)

    [去游乐园回来的路上,小张哥一直沉默着,拿着那根画眉鸟状的糖人。

    这种感觉很不习惯。比方说班里最吵的学生突然就不讲话了,刚开始你还觉得清静,久了就会猜测他为什么沉默。是挨老师或家长骂了?考不好了?生病了?还是失去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了?

    张海盐作为张家人,前三个想来是不太可能,最后一个我又不好去问他。

    我虽然好奇,但也不是非要知道不可,我要操心的事多了,还是别给自己找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