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 [EXO]所以:和粉丝结婚了 > 34.钟仁生贺上:所有假设都为你推翻
    假设这种东西并没有实际参考意义,作为假设就必定会有被推翻的一天。——题记

    EXO出道之后,经历过无数个电台采访节目,被问及无数次理想型。通常情况下,并没有实际恋爱经验和目标的成员们,会在演艺界女前辈中找出一个有那么点好感的例子照着描述一番。

    于是,出道之初的金钟仁说:“皮肤雪白,长相漂亮,温柔多情的类型,就像韩艺瑟前辈那样吧。”

    然而在后来的电台节目中,金钟仁又说:“皮肤白不白并不重要,希望她心胸豁达性格坚强,最重要的是要合得来。”

    团内的补刀团团长CHEN对此表示:“总觉得皮肤什么的,那个要求主要是因为KAI这小子怕自己会被显得黑啊。至于合不合得来的问题,总感觉普通的女生看见开儿这小子一天24小时有18个小时在睡眠期的真实样子会被吓退啊。”

    而补刀团副团长伯贤对此精辟总结:“所以黑钟的理想型是这样——能吃能睡皮肤黑,宰相肚里能撑船。”

    对此,似乎显得更黑了的KAI:“……”

    对此,在一边狂笑的灿烈:“哈哈哈……哦莫,KAI啊,被插刀了就可以这样打哥哥吗!真的好痛啊!哦莫!”

    这样一个一笑而过的吐槽,在那时候,却没有人知道理想型改变的确切理由。

    时间倒回。

    2013年的夏天,金钟仁遭遇了人生里的一个重要的意外。

    看见那个少女的第一眼,金钟仁就对她充满了亲切感。倒不是因为那个女孩有多么漂亮温柔之类,主要是因为——女孩的皮肤黑啊,让他突然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同病相怜感。

    只可惜,女孩好像不怎么擅长韩语。就连自我介绍,都是领她过来的语言助理、她的发小ENNA代劳的。这种情况下,就算他想多说几句都没机会。

    据ENNA说,女孩是EXO的狂热饭,而且本命是世勋。

    于是还没弄懂情况的忙内就被其他人联手推过去,然后带着一脸羞涩的小表情用中文做自我介绍。

    那女孩看着世勋的时候,整个人的表情都光明了:“你好,我是林曼园。”

    虽然中文不好,但是金钟仁还是记住了这个名字……的发音。

    ——不过,居然是世勋的饭啊,而且语言不通好像也不太好交流?就在金钟仁正独自惋惜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刷新了他的三观。

    谁来告诉他,眼前这两个语言不通的家伙是怎么沟通的!明明ENNA被灿烈哥带走了没有人来翻译好吗!

    (因为是钟仁视角可能会有所遗漏,在此处特别增加上帝视角的翻译。引号内是钟仁能听懂的部分,不特别标出是中文还是韩文。)

    作为忙内的世勋可能是真的很少和粉丝有这样特别的机会直接接触,所以表现得格外开心腼腆的模样:“听说你是ENNA的青梅,看样子是比我小呢……所以是还在上学吗?在中国吗?”

    女孩子好像也有点拘束,但是笑容很灿烂很可爱,尽管她说的内容钟仁没怎么听懂,不过也许是在解释?【嗯……我和ENNA很小就认识了,这次也是隔了很久才见面,没想到还有机会见到EXO,突然好激动啊。】

    世勋一脸认真地点点头,看上去就好像真的听懂了那样:“谢谢你对EXO的支持……那个,要不要我给你签个名?”其实钟仁怀疑整个句子他根本就只听懂了“EXO”吧!

    女孩子眨了眨眼,很热情地拿出一个本子一支笔,放慢了语速说着什么……好像说到了签名?天啊,居然还有这种默契吗!【虽然本意是收藏所有成员的签名,不过世勋你先签一个可以吗?】

    “哇哦,神了。”世勋见了,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伸手接过女孩子的本子和笔,大笔一挥签下花体的SEHUN。“耶嘿,没想到你真的可以听懂呢,是天分吗?”话说忙内啊,你该不会是误会了什么?钟仁莫名这么想。

    “啊,对了,难得有机会所以想知道……”有点不安地挠了挠头,世勋眼巴巴望着眼前的女孩。“真的很想知道我在粉丝们眼中是怎样的形象啊,可以告诉我吗?”

    而女孩则是一双眼睛亮晶晶盯着签名本,一边双手接过:“哇哦,谢谢!”等她看清楚世勋明显期待的目光之后,不知道想到什么,她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对着世勋比了一个赞:“世勋你真的好帅!”

    “啊!谢谢!”为了照顾对方,世勋还特意选了中文道谢,整个人已经笑得花枝乱颤了。

    钟仁觉得,他眼里的世勋正在无差别以自我为中心放射出半径超过一米的名为“得意”和“嚣张”的光波……啊啊啊,突然很想打他怎么办!

    “这次你会在韩国留很久吗?嗯……度过暑假?会不会来给我们应援呢?可以让ENNA带你来哦。”大概是怕对方听不懂,世勋一边说一边比划。

    ——咦,会来应援吗?钟仁也跟着期待地看向女孩子。

    女孩子睁大眼睛望了望世勋,好像是在猜测他说了什么,很快就一脸期待的笑容了。【啊,这次是她带我来的,因为我很想来看看,以后有机会的话也还可以吗?】

    “果断可以!所以,一定要来哦。”世勋笑眯眯地朝着女孩子点点头,好像弄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似的。“相信哥哥们也会很开心的……场外还可以多一个人玩耍什么的。”

    “啊……谢谢。”女孩子大方地点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一双黑眼睛灵活地转动,目光很随意就落在了角落里的钟仁身上,然后,略微惊讶地睁大了双眼,语气感叹。【天啊,圆满了,EXO里还真的有这么黑的存在啊。跟他一比突然觉得我都有点白了啊。】

    没听懂女孩子对着他在说什么,钟仁却莫名觉得膝盖一痛:嗯,果然还是有机会多学学中文吧,跟着发音最标准的鹿哥……别人在对着你说话的时候听不懂什么的真的伤不起啊。

    女孩子不知怎么露出了某种略带愧疚的表情,然后就朝着他走过来,小小地鞠躬了一下。【可以帮我签个名吗?这位……呃对不起我忘了名字。】

    ——是要签名吗?钟仁满意了:就说嘛,怎么可能只要世勋的签名什么的,明明他dancing machine也是很有魅力的好吗。于是,接过来就是一行华丽的手写体签名“KAI,EXO-钟仁”,作为现场接触的小福利,随手增加手画heart一个以示感谢。

    “KAI?KAI吗?”女孩子惊讶地读出来那个名字,一双眼睛乌溜溜打量着他,一边暗自嘀嘀咕咕。【话说后面这个名字是什么,看不懂……果然还是待会问问顾心持那家伙。】

    有点小害羞地点点头,钟仁难免又无奈地想:看这反应,该不是无视了他那个包含了少年之感激的爱心吧!等一下,是不是应该用中文来个自我介绍来着?

    心思一转,钟仁果断把思维付诸行动:“你好,我是EXO的dancing machine KAI,金钟仁。”为了怕妹子听不懂,他特地调整了英文和中文发音,好艰难才说完整的!

    顿时,妹子看着他的眼神就发亮了,还念念叨叨说了一堆他听不懂的话,不过,应该是在夸奖?【哇,舞蹈机器吗?听上去就好牛啊,如果有机会看看你跳舞就好了。不过韩国姓金的真的好多……你的名字很好听哦。】

    暗自庆幸着自己的黑皮肤应该看不出是否脸红,钟仁很诚恳地颔首:“谢谢。”不管在夸什么,道谢就好了吧?

    周围工作人员们忙忙碌碌,徒留这边三个人鸡同鸭讲聊得开心。

    接下来的日子里,林曼园也果真兑现了诺言,偶尔会在通告少的时候跟着ENNA一起应援,或者在空余时间跟他们一起玩。

    钟仁发现,她一般会跟ENNA和世勋聊得更多一点。跟ENNA可能是因为熟悉,跟世勋……可能是因为脑电波合得来?

    看着两个人相谈甚欢,钟仁莫名其妙就有了一种奇怪的危机感——唔,果然找个机会联合大家把忙内收拾一下吧。用什么理由呢?吃糖吃太多?半语用的多?好像都不错的样子啊选哪个好呢。

    就在钟仁苦恼的时候,冷不丁听见一边ENNA和林曼园的对话。

    ENNA:“你真的不喜欢世勋?”

    听见这个开头,悄悄竖起耳朵的钟仁立刻在心里鼓掌,庆贺自己最近有下苦功夫跟鹿哥学中文,居然都能听懂了!

    林曼园不满地撇嘴反驳了一句什么。【都说了不是那种喜欢啊,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诶诶,这句最重要的没听懂!只听懂什么“不是”的!钟仁在心里大喊。求鹿哥翻译!

    【对,你不肤浅,你肤深。】ENNA笑眯眯不怀好意打量着林曼园。“哎,sisiter,你今天看上去好像格外黑?”

    林曼园在晦暗闪烁的舞台灯光里连连跳脚。【是灯光太暗了!我明明已经白多了!自从来首尔之后!】

    而钟仁此刻,那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更明显了:同样的话的韩文版本CHEN哥、伯贤哥或者灿烈哥他们也经常说啊!可怜他作为忙内line还不能经常动手打哥哥,只能偶尔打打毫无哥哥威严的灿烈哥QAQ(KAI啊,灿烈在哭泣)

    “觉得EXO里最喜欢的是谁?还是世勋吗?”ENNA突然这么问。

    钟仁默不吭声听得更用心了。

    【世勋是好朋友啊,类似于谈得来的闺蜜?】林曼园仔细想了想。【不是说过了吗,我喜欢特别男人的那种。】

    ——还是听不懂啊!鹿哥酷爱来!钟仁悲伤了。

    【怎么叫特别男人?纯爷们?有具体例子吗?】ENNA继续追问。

    “KAI吧。”林曼园好像很随意地这么说,然后侧了侧头向他这边指了指。结果,猝不及防两个人对视了一下。

    咦咦?怎么就说到他了!钟仁一头雾水,莫名又感觉脸上一阵热。该不会人家喜欢的是他这个类型吧……等等,那个女孩子是不是害羞了?立刻就捂着脸笑得很奇怪地转过去了!

    【是因为他比较黑,站在一起不会显得你很黑吗?】ENNA脸上浮起诡异的笑容。

    对于这番话,钟仁只听懂了“黑”这个字眼:喂喂居然又趁人家听不懂全文进行人身攻击了!黑有错吗!我黑我sexy啊!

    “才不是啊!”林曼园怒。【要的是那种男人的感觉啊!和肤色无关的!话不用很多但是站在那里就让你很有安全感的那种!】

    在反驳吗?钟仁心里暗喜。看上去好像很维护他的样子?

    【哦,是黑的很有安全感对吧?】ENNA的笑容里满满都是调侃。

    ——简直是第二个灿烈哥啊这个女孩(灿心夫妇的默契?)!又说到“黑”了吧,刚才ENNA又吐槽他的肤色了吧!再次中枪的钟仁默默郁闷了。

    就像接纳ENNA那样,EXO对ENNA的发小的接受度也是相当的高。一周过去,已经可以一群人特自然地一起玩了。而林曼园这姑娘的学习能力也还不错,已经可以运用简单的韩语词汇了,虽然发音可能不太标准,以及只会用词语表达。

    “哈,我是国王!”得意地露出一个笑容,ENNA迅速举起一张纸牌翻转,示意所有人去看牌面上色彩鲜艳的小丑。

    没错,他们正在玩国王游戏。简单说,就是真心话大冒险的又一个变种。

    “那么,4号唱少女时代的《GEE》,9号伴舞,一定要是少女时代的女团舞。”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ENNA敲定惩罚,然后用中文翻译一遍。

    完蛋了……看见自己手里指派上明晃晃的那个“9”时,金钟仁这么想。然后,他发现坐在不远处的林曼园和他类似的被雷劈到的表情。

    “我是4号。”林曼园讪讪举起手,可怜巴巴地看向ENNA,委屈地说着什么。【让我唱歌也太为难我了吧!你明明知道我的水平!】

    “哦,对哦。”ENNA颇赞同地点点头。

    ——怎么,又要取消了?钟仁深感惋惜。唯一的一个和妹子合作的机会啊……

    “那么,换成随便一首歌,KAIxi的女团舞还是要跳的。”ENNA无视林曼园求救的目光果断总结,同样还是韩中两个版本的指令。

    林曼园顿时捂着脸笑了,笑声充满了各种崩溃。

    钟仁从人群里站出来的时候竟然没感到尴尬,只觉得有点期待加紧张。

    林曼园略显紧张地停顿了一会,向金钟仁看了一眼,就开口唱了。

    “伤不起真的伤不起~”这句歌词伴着诡异的旋律飘出来的时候,围坐在一起的青年男女不约而同地惊呆了。接着,中国line们都捂着肚子笑得滚在了地上。

    钟仁忽然很后悔学中文——如果不学他就听不懂歌词,现在也不会感到这么好笑了。而且因为太好笑了,他都快没力气跳舞了啊!

    强忍着笑意看了一眼脸蛋红扑扑耳朵也红彤彤看上去格外害羞的姑娘,钟仁破罐子破摔地开始跳GEE——奇怪的是这个舞和这首洗脑歌的节奏莫名很搭的样子。

    周围的人笑成一团,原本没听懂的成员经过鹿晗的热心翻译仿佛也通通弄明白了笑点所在,于是观众们原本热情的眼神更热情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和他貌似有了很多同病相怜之处的姑娘,正眼神带着活泼的笑意望着他呢——哦,也许是因为他一个大男人跳这种不断扶腰扭屁*股的女团舞真的很搞笑?

    不,这些也不是重点!重点是,姑娘和他有眼神交流了!而且是特别默契的那种!

    钟仁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俨然在向着他一直以来嘲笑的(灿烈的)痴汉方向一去不复返了。

    那次的游戏其实并没有玩到最后,因为中途被前来探班的客人打断。

    那三只活蹦乱跳的“客人”蹿进来的时候,在场的人不约而同都吃了一惊,就那么呆呆地看着三个棕褐色蓬蓬卷毛的小家伙朝着围坐着的他们冲过来,最开始瞄准着坐在其中的钟仁,然后跑着跑着,领头那个就撒欢地冲到了林曼园怀里,随后的两只头也不抬地跟上去,扑了人家个没头没脸。

    三只贵宾的重量,尤其其中还有一只比起标准贵宾也不遑多让的大型玩具贵宾,差点把林曼园撞翻。

    就像是顾心持怕猫会怕到浑身发抖那样,林曼园怕狗也是到了高级别的。于是,钟仁发现,这位年轻活泼的姑娘当时就惊吓到僵硬着不动了。

    ——她好像很害怕?看着几个小家伙在惊恐的女孩子怀里又舔又蹭,钟仁看得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姑娘的脸红了,眼睛都瞪圆了,那表情也好搞笑!……唔,现在笑出来会不会不大道德?

    从一脸懵逼里回过神来的ENNA只能忍着笑站出来拯救吓呆了的挚友:“KAI xi,这是你的狗狗没错吧?”

    灿烈也囧着一张脸,格外纠结的模样:“可是,钟仁家的儿子们为什么会……”他看了一眼表情呆滞的林曼园,顿时笑得满地打滚再也说不下去。

    “儿、儿子?”林曼园傻傻地歪头。

    “啊,对了,给你介绍一下。”CHEN笑嘻嘻站出来:“这三位是我们KAI的宝贝儿子,萌古、赞古和赞儿……是不是很可爱呢?”

    “嗯,很可爱。”女孩子的语气很诚恳,如果她的笑容不那么干巴巴的,估计效果还要更好。

    “不过好奇怪啊,明明萌古连我都不给面子,为什么好像很喜欢小林?”SUHO的表情透出失落。

    ——也许是因为萌古的爸爸喜欢她?钟仁忍不住在心里笑起来。

    ENNA就在此时眨了眨眼,看上去活泼得很依旧:“也许是因为小林和KAI xi有点像吧。”

    顿时,一双双眼睛就集中盯住了这句话牵扯到的两个当事人。

    ——好生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这应该是当时深谙ENNA说话风格所以知道她又在讽刺自己皮肤黑的林曼园的心理写照

    ——像?哪里?真的吗?难道是夫妻相?←这是完全没弄明白ENNA之侧面吐槽的钟仁的疑惑与期待

    而其他的成员们,先是懵懂地瞅了瞅林曼园,再茫然地看了看KAI,然后就有人在了悟地偷笑了。

    林曼园:“……”默默看了一眼笑得欢的ENNA,不为人知地悄悄捏紧了拳头。

    幸好就在此时,赞儿突然叫了一声,两只前爪兴奋地搭上盘腿坐着的林曼园的小腿,毛发蓬松的脑袋在女孩子小臂上蹭了又蹭,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锃光瓦亮地眨呀眨。

    对狗狗的亲近格外多出一根敏感神经的林曼园再次被吸引住注意力,惊吓之余不解地歪了歪头,目光澄澈和近在眼前的狗狗对视着。

    ENNA则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差点英勇就义而临时被狗狗搭救的事实,左手搭住下巴格外感兴趣地望着身边的一人一犬。

    “赞儿希望你能摸摸她的头毛。”看看女孩子迷惑不解的模样,钟仁赶紧解释。因为还不太了解中文要怎么说,只能选择用韩文。

    显然女孩子并没有听懂,茫然地瞧了瞧他,转而看向身后的ENNA。

    ENNA毫无疑问是听懂了,可是不知出于怎样的心理,她笑眯眯地望着钟仁,并没有开口翻译。

    看看女孩子一头雾水的表情,钟仁没办法,索性拉住她的手掌,放在狗狗的头顶。

    被摸头的赞儿立时兴奋地又叫了一声,脑袋欢快地在女孩子的掌心拱了拱。

    而林曼园,先是呆愣地看了一眼正在卖萌撒欢的赞儿,又看了一眼身边笑得眼睛弯起的KAI,最后看向两个人仍维持着肢体接触状态的手,微微睁大了眼睛,脸颊泛起红晕。

    感受到女孩子的注视和诧异的情绪,钟仁也不由得愣了愣,目光跟着落下去——

    然后触电似的把还搭着女孩子手腕的右手缩回来,心里难免窃喜又慌张地开始考虑:不会被当做是有意占便宜吧?咳咳……面上却仍是一副正经的样子。

    可是,她真的很温柔啊。明明是怕狗的吧,抚摸狗狗的动作却一直很温和耐心。钟仁想着,不自觉地抿唇笑起来。

    “好了好了。”最后打断两人的精神外出的是伯贤的击掌声,当钟仁下意识地看过去,正好就看到伯贤冲着他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糟糕,是不是被发现了?钟仁莫名一窘:伯贤哥在这些方面可是格外灵敏的……

    “那么,接下来要玩什么呢?有什么好的提议吗?”伯贤那一眼却很快被收回,他微笑地扫视大家,好整以暇。

    “那还是继续国王游戏吧!”灿烈立刻发表观点。

    “呀,我反对。”CHEN立刻开口驳回。“已经玩得太久了。”

    “也快到晚饭时间了。”XIIUMIN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那就老规矩,最先开口说话的人埋单。”

    “通过。”第一个举双手赞成的是忙内世勋。

    于是接下来就是成员们纷纷举手赞成,就连一向话少的D.O.都举了手。

    钟仁并不觉得意外或是反对,因为他本来也不是话多的类型,索性也跟着举手。然后他眼角的余光发现,坐在旁边显然还没经历过此等大风大浪的林曼园一脸空白。

    忍不住笑了一下,他冲着林曼园比了一个叉叉,放在嘴巴的位置。

    女孩子瞬间一脸的恍然大悟。

    ——这种莫名默契的感觉,真是让人感到高兴啊。钟仁想。

    整个休息室里一片静谧,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就连一边的狗狗们也自顾自玩着,没有声响。

    然后钟仁感觉到手臂被人轻轻拍了拍,条件反射抬眼看过去,就看见刚伸手拍了他的林曼园正伸手指着不远处,脸上浮现神秘的微笑。

    钟仁挠了挠头,打眼看过去。

    ——灿烈哥和ENNA在玩石头剪刀布,右手出石头剪刀布左手则用手指记下输的次数,全安静无声音版,而且居然玩得无与伦比的嗨……钟仁黑线: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赞成灿烈哥追求ENNA了,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合拍了!

    接下来钟仁就看见,他身边的女孩子举起双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一脸殷切。

    ——哦,明白了,这姑娘也想玩。钟仁囧:果然是ENNA的好友啊,爱好都类似……

    姑娘看他好像明白了,于是抿嘴笑笑,又伸手指了一下不远处柜子上世勋放在那里的奶茶,做了一个捏手指的动作,再竖起一根食指。

    ——输的人买一杯奶茶?钟仁理解地点点头。

    姑娘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一时间笑得眼睛亮晶晶的,左手已经特别夸张地开始搓着右手的拳头,俨然跃跃欲试。

    钟仁也不太明白自己到底怎么想的,整个闭嘴游戏已经维持了十分钟,结果自己就跟林曼园玩了十分钟剪刀石头布?不过也许是平时队员们玩得多,他很荣幸地胜多输少。

    默默看了一眼自己出的剪刀和对面钟仁出的石头,林曼园不忍直视地抬起左手捂住脸,看上去就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狗。

    钟仁突然觉得憋笑憋得有点痛苦,但他还是忍不住安慰女孩子:“别在意,你买奶茶我买炸鸡。”

    这句话说出口之后,看看眼前女孩子睁大的黑葡萄似的眼睛,钟仁突然意识到,自己貌似做了件了不得的事。

    下一秒,伯贤已经笑嘻嘻摸着下巴开口了:“是吗?所以我们的NO.1输家KAI,是要请大家吃炸鸡吗?”

    “……我不吃炸鸡,换别的吧。”Kris很认真地发表看法。

    KAI:“……”并没有说要请你们吃炸鸡!

    最后整个故事以KAI不得不掏钱为当晚成员们点的烤肉拌饭埋单而告终。

    八月到末尾的时候,林曼园的又一次探班,是为了告别。她的暑假已经到了尽头,需要回中国的学校去继续学习。

    成员们其实都有点惋惜,他们和这个活泼外向的姑娘相处得不错,然而共度的时间加起来也仅仅不超过半个月而已。

    “不如小林你也到首尔来留学,和ENNA一起?这样以后都可以一起玩了。”伯贤提议。

    林曼园笑着摇摇头:“过来留学没有那么容易,不过我以后会经常过来玩的,大家可以寒假再见啊。”

    本来还有点惆怅的钟仁悄悄松了口气——他还以为以后见不到她了呢。

    无意中一抬头,钟仁正对上伯贤注视的眼睛。这位一贯调皮的哥哥笑眯眯看了看他,偷摸指了指毫无所觉的林曼园,最后拇指和小指张开比了个打电话的动作。

    ——哦莫,又被看出来了。钟仁有点沮丧。他是想跟姑娘保持联络没错,可是他连要通讯方式都不好意思……

    恰恰这时候他就听见姑娘说了一句中文:【我用的通讯工具基本都是中国境内通用的,所以不怎么方便,不过我会关注你们的ins的,大家要加油啊!】

    这次ENNA笑了笑,很贴心地帮忙翻译了,末了还补充一句:“她的ins帐号我知道,想知道的可以问我的。”

    ……所以,这是又一次心有灵犀了?钟仁惊呆地睁大眼睛。

    接下来,姑娘很温柔地跟大家告别,跟相处特别熟的几个还认真地说了话也拥抱了,到世勋的时候,两个语言仍旧不怎么通的人还凑在一起咬耳朵,不约而同笑得眼睛弯起。

    钟仁又一次坚定了找个机会收拾一下忙内的决心——让你笑得那么嚣张!

    很快,姑娘向着钟仁走过来,眼神明亮。看了看钟仁,她笑嘻嘻说:【一起唱歌跳舞过的同胞啊,来个拥抱吧。】

    说实话钟仁没搞懂她说的是什么,不过他好像明白她动作的意思。就算心里有那么点不知所云的羞涩和紧张,他还是大着胆子抱了过去。

    等这个拥抱结束,ENNA才走过来,和林曼园嘀咕了几句之后,这才翻译道:“她说她会成为你的粉丝的,你跳舞跳的很好。”

    从很久以前开始,不止一个人说过这句话,可是此时此刻钟仁却觉得格外高兴。

    接下来ENNA继续翻译道:“她说,下次见面,她一定会用韩语和你沟通流畅的。”

    钟仁有点小窃喜,他认真地点点头,总感觉脸上有点热热的:“那,我会努力用中文来沟通。”

    ENNA定定看了他一眼,表情有点奇怪,不过还是跟女孩子翻译了这句话。

    女孩听了,嘴角再一次上扬,想了想,她突然说:“萌古,赞古和赞儿都很可爱,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见面。”

    这句韩语的发音很标准也很流利,是真的把钟仁吓了一跳。

    同时他听见ENNA在一边吐槽:“明明刚刚才教你的,这么快拿出来用了……”

    ——哦,原来她刚学会的吗?为了用来夸赞他家三个宝贝?钟仁觉得心头一暖。

    简单的话别之后,ENNA说,她要送林曼园去仁川机场了。而EXO作为大势偶像,又还要训练,不适合一起去。

    坐在练习室的角落看着两个女孩一前一后推门出去,看着那个女孩回过头笑容满面朝着他们摆手,钟仁的心情难以言喻。

    伯贤瞄他一眼,鬼鬼祟祟地凑近:“别难过啊小黑钟,待会去跟ENNA要小林的ins不就好了?如果你不好意思,委托忙内也可以啊。”

    ——明明知道他难过还在说“黑”!钟仁黑线。按照常理他是该和伯贤哥互掐一会,可是想到“黑”他很难免又想到刚走的林曼园,更又没了心情了。

    钟仁默默思考一会,把身上外套的领子拉高,眼睛一闭,决定在睡眠里寻找安慰。

    “听说小林也很能睡啊,这么看来我们黑钟和小林还真有点像,肤色啊,生活习惯啊什么的。”CHEN根本闲不下来,慢悠悠插刀。

    ——还真是厉害啊这哥!抓住的都是要害!钟仁无言以对之余又忍不住想:难道真的有那么像?……不对,关于“黑”的话题还能不能打住了!

    “啊哦,说到这个,如果把他们两个放一起会不会直接睡到死啊。”伯贤也跟着开始。

    ——放一起?哪有那个机会……钟仁偷失落。

    “上次好像听到ENNA说小林‘又黑了’,我发誓当时我真的想起了我们钟仁啊。”LAY的语气永远都那么诚恳。

    钟仁觉得自己头顶大约有青筋爆起:LAY哥你完全可以不用那么想着我的谢谢!

    最后一个上手的是灿烈,相比前几位的舌璨莲花,他只是很认真地说:“所以钟仁这是睡着了吧?真的很快啊,应该改名叫‘金不醒’啊真的。”

    钟仁:“……”很好,灿烈哥,在收拾忙内之前还是先收拾你怎么样。

    接下来的日子依旧忙碌,虽然得到了林曼园的ins,钟仁也就是闲暇之余会去看几眼,不过这姑娘虽然有账号自己却不爱发些什么,顶多转发几篇,他也没能从中研究出什么她的近况。

    直到有一次他们谈论到圣诞节,他们的圣诞节想也知道会非常忙碌,毕竟整个十二月行程表都排得满满的,何况圣诞节之后马上是showtime录制。

    伯贤就问:“ENNA会给小林寄礼物吗?”

    ENNA不假思索就点头了:“对啊,我和世勋一起打包寄给她,顺便也给家人寄一份。”

    其他人很容易接受地点头了——世勋和小林是好闺蜜这件事他们早都知道。

    钟仁有点纠结地忍不住想,他该送那姑娘什么比较好呢?她在韩国的时候他也观察过,她好像对吃的比较感兴趣……可是,一通国际航空快递总不能寄吃的吧?

    思来想去,他最终破罐子破摔地去找ENNA——反正迟早也要跟ENNA要地址。

    ENNA在听完了他的来意之后双眼睁得溜圆,上上下下瞪着他看了好久,才在他越来越心虚的时候蹦出来一句:“原来是你?”

    “什么原来是我?”钟仁没听懂。

    ENNA皱着眉头,有点迟疑:“原来如此,我还以为那丫头的恋爱对象是世勋,没想到居然是你。”

    听前半句的时候钟仁已经在脑补要如何找个借口暴打世勋了,当他听到后半句之后,整个人就蒙了:“恋爱对象?我?”

    ENNA古怪地点点头,欲言又止了半天才问:“你是不是喜欢林曼园?”

    钟仁冷不丁就被问住了,脸当时就红了,讷讷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他这样子ENNA哪里还会不明白,毫不犹豫写了张纸条递给他,意味深长地拍拍他的肩:“这是地址,我只能做到这儿了,加油啊黑钟。”然后若有所思地离去。

    钟仁:“……”黑钟黑钟又是黑钟!这个绰号是过不去了吗?ENNA绝对是被调皮捣蛋的灿烈哥给带坏了!

    斟酌之后,钟仁干脆跑去精品店,转了很久才买下来一条长长的米白色围巾,毛绒绒的,红色小鹿花纹,缀了细长的流苏,然后认真地用英语写了卡片寄过去给那个女孩,接下来就是满心期待着她收到之后的反应。

    就在圣诞当晚,他的ins收到一条来自她的留言:谢谢你的礼物,很漂亮,我很喜欢!给你的礼物我挑了很久,希望你会喜欢!圣诞快乐~

    应该是为了照顾他的语言问题,特地用的是韩文。

    ——还好她喜欢!不过,原来她也准备了圣诞礼物?钟仁是真的感觉到高兴,又有些担心:那么,她给的礼物怎么还没到?难道还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