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都市小说 > 云端的窗 > 3.女作家
    虽然周围的地板上铺满了杂乱的草稿废纸以及某张混在里面的作家原稿,但这里倒是没有太多垃圾,也没有想象中成堆的盒饭以及方便面桶。

    林安笑拿着湿帕子小心翼翼地擦着桌角的灰尘,努力不发出声音打扰到别人的工作以及避免打翻不知哪位有兴致的编辑拜访在那里的仙人球。

    随着假期的来临林安笑也早就没有星期的概念,如果不是那个一脸严肃的主编突然冒出一句“明天虽然是礼拜天,但由于马上要到杂志的发行日了,你们各位要不要加班自行决定吧。”林安笑都快忘记自己追了好久的动漫的更新日了。

    迅速扫了一眼工作室的众人,大家似乎都极力控制住不露出抱怨的神情,有几个人甚至还满腔热情并带有煽动性地作了回应。

    “主编,那位伞老师到现在也没交稿,像她那种手写的作家,今天再得不到原稿的话就来不及做后续工作了。”

    林安笑身边的某位男编辑刚带有埋怨情绪地将这话说出口,就被那个凶巴巴的主编瞪了回去,扔给他一个“你自己想办法”的眼神。

    周围的人都很是同情地瞟了他一眼,又各自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林安笑,你跟任编辑去那位老师家一趟。我记得她是住你们小区的,说不定她对你有印象。”

    沈歌满不在意地吩咐了一句,转而选择性地无视掉了林安笑紧接着的那声拒绝。窗帘被风拂着吹向靠窗位置的沈歌的办公桌,林安笑看不清她此刻的神情,反正肯定不是自己乐意看到的。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跟着那位任编辑出了办公楼。阳光穿透层层云雾径直射在地上,林安笑顿了顿脚步,有了想返回去的念头。

    然而一转头便看到任编辑可怜兮兮的眼神,那眼神仿佛在说“卧槽你就这么忍心看到我这个被主编当奴隶使唤的三好青年孤军奋战吗喂。”

    她叹了口气,开始想聊天的话题。尽管自己简直把刚毕业没谈过恋爱的小姑娘急不可耐的饥渴表现得淋漓尽致。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那位伞老师,用的是笔名吗?”

    林安笑玩弄着手中的钥匙圈吊坠,开口问了一句,也没有指望能得到多认真的回答。

    “不,听说是真名。据说她大学期间一直被学校的文学社约稿,随便写写的文章都被他们社的社长到处投稿,刊登了不少在杂志上。大学毕业之后她就被签到了一家杂志社,去年才到了我们这里。不过那家伙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坚持手写稿子,当她的责编还真是累人啊。”

    身边的人就这么东扯西扯地跟她解释了一大堆,虽然她更觉得这是在抱怨。

    很快就进了小区,虽说林安笑对这里不能再熟悉了,但出于礼貌还是很老实地跟在任编辑的后面。他似乎不是很愿意面对那位作家,故意走的很慢。还顺带地继续跟林安笑聊着一些最近新流行的被玩烂了的梗。

    作家的家应该会比编辑部还要杂乱吧,如果是手写稿子的话,就是废纸堆满整个屋子也不奇怪。

    防盗门上的门铃似乎是坏了,任编辑只好用尽量合适的声音敲了敲门。原以为让别人这么烦恼的人做事会很懈怠,结果出乎意料的,门很快就开了。

    女人看上去很年轻,不过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穿的跟睡衣一样的衣服,真是毫不避讳的跟那种玩行为艺术的爱乱搞的人一样。

    “那个,伞老师,这次前来拜访主要是想询问一下......”

    任编辑的话没有说完,高冷的女作家便已经转身走进了屋子,做了个意味不明的手势,大概是邀请他们进去吧。

    林安笑也不管一脸尴尬及不满地杵在原地的任编辑,自己率先走了进去。

    跟她家的装修风格很像,客厅的茶几上还摆着母亲爱喝的茶叶,沙发上的时尚杂志也是母亲平时喜欢看的。林安笑瞬间对这位伞作家有了好感。

    三个人前前后后坐到了待客室的凳子上,女作家很是干脆地甩给他几张稿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还算清晰的字以及各种删改符号。

    听到身旁的任编辑似乎是抱怨了一声“用文档写不就好了”,而草草翻阅了一下之后,他的脸色更是变得很难看。

    “伞老师,你这次内容的字数跟上次比差别太大了,而且这点字也不够我们连载一期的。你看能不能......”再写几张凑个数。

    后面那几个字任编辑没敢说出口,林安笑若有所思地看着女作家。她的神色很平静,也没有半点抱歉的意思,而是以一种“爱要不要”的神情看着他。

    生硬地作了告别后,任编辑愁眉苦脸地拉着林安笑准备离开。却被女作家一句话堵住了。

    “喂,她留下来。”

    两个人有些诧异地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顺应了女作家的意愿。

    午餐时间差不多也到了,任编辑刚走,外卖便送上了门。

    林安笑是不好意思分走她原本为自己一个人订的午饭的,所以女作家扔给她的那个汉堡就被她这样晾在了一旁。生菜上的沙拉酱流到了桌子上,林安笑习惯性地抽出纸巾擦干净。

    “吃啊,难道你平时不吃这些听着就不健康的东西?都是扯淡我跟你讲。”

    女作家吃得津津有味,啃完自己面前的鸡腿后伸手去拿旁边的汉堡,不过手刚伸出去后又立刻收了回来,很意外地朝林安笑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叫伞顾,你叫什么?”

    “林安笑。”

    “你不吃吗?虽然没什么营养不过填饱肚子还是够的。你又不走又不吃东西算什么。”

    不是你让我留下来的吗?!

    林安笑很想这样咆哮,但是就算是出于为沈歌的出版社考虑,她也不能对这位高冷神秘深不可测此刻却笑容可掬的女作家动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