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都市小说 > 一生的风景 > 23.周年庆之一较高下(二)
    黄昏下,一条宽阔的路上,两个挺拔俊秀的少年并肩而行,只听闻面目温雅的少年朝着另一个少年絮絮叨叨说着什么。

    “好歹是学校的周年庆,你也该露个面啊,整日泡在实验室,像个老学究。”

    沈让瞄了一眼旁边男生的面无表情,说出自己好死赖活地把他拖来的原因。

    傅亦璟闻言,一双清冷的眼眸望向沈让,你哪只眼睛看出我不情愿了。

    沈让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要不是我拉着你来,你脚都不会挪动一下。”

    “实验太多,时间不够。”

    “实验做不完的,你看,大家都往大礼堂走呢,你也该尝试一下普通的高中生生活。”

    清冷的面孔有丝龟裂,沈让,你是忘记了前几日他们一起在教室上课吗?

    “沈让。”

    沈让还在向傅亦璟传递正常高中生的日常,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身体本能的僵硬了一下,缓缓地抬头,“嗨,吴玥,真巧。”

    原来两人一路走着,已经走到了礼堂大门口。

    站在门口的吴玥等两人走近后,笑着说:“是啊,真巧,你和傅亦璟也过来看晚会啊!”

    “哦,我让他陪着来的,一个人太无聊。”

    “嗯嗯,我也这么觉得,那等会儿我们坐一起,人多热闹。”

    “啊,”沈让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特想收回刚说过的话,眼神可怜巴巴的望向傅亦璟,兄弟,帮个忙呗。

    “可以。”

    “不行。”

    两道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说‘可以’的是傅亦璟,说‘不行’的是——

    三人的视线齐齐望向许朗。

    在吴玥不行就回去的警告视线下,许朗僵着面部表情,“一起就一起呗。”说完立刻把头扭向了一边,似是在无声地否认刚才说话的不是自己。

    沈让讪讪笑了下,原以为许朗这小子能在吴玥手下多抵抗一会儿,没成想还是这么没出息,那句“各看各的”声声被憋了回去。

    傅亦璟无视沈让幽怨的眼神,静静立在一旁看了一出好戏,许朗,你不该惹我。

    有时,兄弟就是有事没事的拿来利用一下的。

    四人结伴而行,刚找了几个空位坐下,台上的主持人就在播报下一个节目。

    沈让笑言,“来得早不如赶得巧,刚来就轮到欢儿上场了。”

    “哼。”这一声重重的砸向了沈让的耳侧。

    沈让看着隔了一个位的许朗,在心里叹了一声气,这叫什么事啊,傅亦璟,有你这么利用我的嘛。为了折腾许朗,竟然把我也搭进去了。

    原来四人的座次从左到右,许朗、吴玥、沈让、傅亦璟,傅亦璟在最外侧。

    台下四人暗里较劲不少,台上的表演也拉开了序幕。

    只见一名少女身着濡白色长裙,衣角和裙摆处镶了红色条边,举手抬足间,衣袂飘飘,让人看直了眼。舞台上一片昏暗,只打了一处光随着少女的跳动而转,在轻缓的音乐中,女孩旋转、踢腿、下腰,每一个动作简单利落又无限缱绻,向世人展示汉朝少女的一代风华。

    曲毕,舞止,裴欢不断调整气息,刚才她全神贯注地把情绪投入其中,气息较平时练舞紊乱了一些。

    就在裴欢下台时,台下爆发出轰鸣掌声,喝彩声绵延不绝,裴欢知道,自己赢了,腰挺得更直了。

    “裴欢跳得真好看。”吴玥想起少女在舞台上的翩翩起舞,真心地赞扬道。

    “是啊,欢儿的舞蹈进步了不少。”沈让平时也经常看裴欢的练舞,没想到不过一段时间,她进步了这么多。

    “恩。”傅亦璟淡淡一声,同意了沈让的说法。

    “玥玥,你去学得话肯定比她跳得还好看。”刚才裴欢在台上表演的时候,许朗看了几眼就错开了,一会儿看看吴玥,一会儿盯着沈让,忙得不亦乐乎,此时见众人都在讨论,也不愿落了去。

    “许朗,不要叫我‘玥玥’。”吴玥拍了拍手上的鸡皮疙瘩,怒目看向许朗。

    “玥玥,我不叫你‘玥玥’,那我叫你什么?”

    “叫‘姐’。”

    “好,玥玥。”

    “许朗。”吴玥着恼地看着少年的嬉皮笑脸,一下倍感无力,放弃一般转了视线。

    沈让无声地张了张嘴,“狗腿子。”

    许朗瞧见了,面上仍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眼神里透出几分狠辣。

    呵,不过半大小子,老是以为自己露出那种眼神,以为他就会怕了,不过是剔了爪子的小老虎,沈让暗想。

    不论台下观众几番较量,台上的两个主持人热情地调节气氛,一唱一和间,说出了下一个表演者和她的节目。

    “欢迎高二(三)班萧意为我们带来古筝独奏《渔舟唱晚》。”

    萧意虽然刚来一中,但经过杂志名人事件和照片事件,一中的学生鲜少有不听过这个名字的人。经常出现在同学口中的人物,有一日不仅能见到真人,还能看她展示才艺,台下的学生犹如打了兴奋剂,双眼有神的直直瞪向舞台。

    万众“期待”下,当然萧意不知情,缓缓走向舞台的她,还在感慨自己和裴欢的缘分,虽然当初答应李老师的请求来参加晚会表演是为了多接触傅亦璟,也含着和他放在掌心呵护的女孩比较一番的小女孩心思,可连日来的练习技艺,也让她记起了当初学古筝的初心,如今,在舞台上,她只想着好好地弹一首曲子,其他繁杂心绪暂且放在一边。

    在萧意坐下,双手放在古筝上,一个起势的姿态摆好。

    霎时间,舞台变得昏暗,独留一处暖黄的灯光投射在正中位置,将舞台上的女孩衬得愈发夺目。

    不过简单的一袭素白长裙,最出彩的也只是裙摆一处水墨画,比起之前裴欢的舞裙,甚至可以用“寡淡”来形容。可是,穿在女孩身上,却有种说不出的雅致,身姿修长,如一朵青莲,清新干净、婀娜多姿般缓缓绽放。

    原来萧意是这番模样。

    也只有这番模样才配得上她啊。

    这是台下绝大多数的学生心里的想法。

    指尖一个起落,音调已出,刹那间,十指灵动地拨弦成调,浑厚深沉的和声好像揭开了覆盖在一幅古画上的薄纱。

    台下,沈让望了望周围,发现四周一片寂静,连一向只把吴玥放在眼里的许朗也入了神,难得安静的聆听。

    沈让已经听过很多次了,虽然内心还是被震撼了,但是已经有几分抵抗力了。这个女孩的音乐,有一种魔力,能让人的心一下子静下来,就像她的人一样,静而沉。

    可是,今夜最让他惊叹的,还是她的打扮。萧意平时不太爱收拾自己,穿衣打扮随着性子,舒服就行。今日,她不但穿着一身素白长裙,尽显身姿,还化了妆,娇颜愈发美丽。

    沈让,你,好像,有一点动心。

    最开初,只是欣赏,现在,好像多了些其他的东西。

    忽而,曲子停缓了下,却在一瞬间,下一秒,就接上了。

    沈让听得眉头愈发紧皱,担心的看向台上的女孩,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怎么突然变了曲调。

    “刚才中间停了一下。”傅亦璟出声,说出的话带着笃定“这首不是《渔舟唱晚》吧!”

    傅家家学渊源,从小学的技艺数不胜数,他能听出来,沈让一点也不诧异。

    “恩,也不知道怎么了。”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关心。

    “是弦断了。”傅亦璟淡淡地瞥了一眼沈让。

    沈让闻言,之前一直在关心萧意,没有多看古筝,此时定睛望去,果然有几根弦看着十分松懈。

    “上台前一般都会检查过,她一向很仔细的。”弦怎么会断呢,这个问题旋绕在沈让的心头。

    “只能是有人动了手脚。”

    “……”

    “看来她挺能召祸的,照片事件才过去吧。”吴玥听闻旁边两人的分析,笑道。

    “因为,太优秀了吧。”

    “嗯。”

    沈让和傅亦璟两人一唱一和,把吴玥的嘲讽给堵了回去。

    萧意走下台时,之前压抑下来的惊慌一下子溢满了胸口。适才在舞台上她正转换着节奏时,指尖下的琴弦突然断了,“啪、啪、啪”,一共断了五根。饶是她再镇定,也慌神了,幸好,不过一瞬间,忆起在老教室里联系过的指法,她果断的用指尖掐下了五根琴弦的另一侧,快速地换了指法弹奏。这指尖起起落落,也不过几秒的时间。

    虽然危机已经解除,但是做这些手段的幕后人,又是谁呢?

    萧意抬眸,环视四周一圈,忽而感受到一股令人难受的目光。心绪翻转几次,她已经了解了是谁出的手。可真够无耻的啊,不敢明着来,背后小动作够多的呀。

    一向做事利落的她,一步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那个方向,正是裴欢的化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