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都市小说 > 锦香劫 > 7.初识庐山真面目,披衣相送情意长
    锦香本来还在烦心如何寻找昨天在墙角窃听的青衣人,木香主动提出要带她结识一些人,正中锦香下怀。一来终于可以轻松的和同龄人交流一下,二来也可以迅速明白自己的处境,早日弄清自己的身世。如此想着,锦香的脚步不由也轻快起来。木香拉着锦香直奔墨离和房枫的桌案而去,房枫见事态不妙,赶紧站起来,忙着避开木香这个小魔王,不料一直不动声色的墨离在桌案底下的手却一把攥过房枫的袍角,房枫回头瞪了眼墨离,咬牙切齿道:“墨离,别欺人太甚,昨儿我熬了一宿给你炼香,你这才收了好处,就把我卖给那小霸王啦!”说罢,猛拽袍角,不料墨离突然松手,房枫未曾防备,又跌落在席位上,摔的龇牙咧嘴,半天缓不过神来。

    “你不是说想见见那丫头吗?”墨离头也未抬,又给自己杯中添满了酒。

    “谁?木香?我说梦话时都不会说想见她!”房枫有些弄不明白。

    望着杯中渐渐显现的两个倒影,墨离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道:“她来了。”

    房枫正欲再说什么,这时案前一暗,一个笑嘻嘻的声音便闯入耳中:“好巧哦,想不到房枫哥哥在这儿。”房枫拉着张苦瓜脸,哭笑不得的抬起了头,便看见了立在木香一旁的锦香,心下顿时明白了墨离话中的意思,不由暗骂墨离古今坑友第一,世上无情无双,他是说过想见见锦香,但也不会冒着和小魔头待在一起危险见她吧。木香可不管房枫的精彩表情,不由分说,又是一箩筐的话往外倒,彻底把周围人无视了。这时,房枫突然眼眸一亮,忙打断木香的话,出了席位,双手合拢,朝锦香她们身后深深一稽,口中大声念道:“房枫见过九王殿下。”随即,直起了身,风度翩翩,轻摇纸扇,道:“南海钰公子别来无恙啊。”心中暗喜,太好了,小魔女遇到小魔头,这下他可以松口了,顺手摸了摸耳朵,天天听她唠叨,耳朵不起茧才怪。

    果然,木香一听说九王来了,登时转过来身,锦香心中暗暗叫苦,直想找个缝钻进去,却也无路可逃,准备硬着头皮接招,一抬头,却捕捉到紫眸里一闪而逝的精光,心头正烦,虽有疑惑,也没多想,转身头也没敢抬便垂首行礼道:“锦香见过九王。”木香正和九王眼神交锋,哪里允许自己的人先示弱。急忙拉起锦香道:“干嘛行礼,他还得叫你姐姐呢。”谁知,眼前的九王不过就是个十三四岁的小鬼头,虎头虎脑的,年纪虽小,却是一股子尊贵之气,只是这份威严用在小孩怄气上,不免有些好笑。可锦香一点也笑不出,完全被震惊了,这个是正牌九王,那昨晚戏弄她的是谁!这时,房枫不早不晚的插一句:“楚兄这是怎么了。”锦香这才发现有人比她刚刚还想溜,再仔细一瞧,发现这个楚公子似乎有些眼熟,虽然他用一把玉骨墨竹扇挡着脸,一直躲躲闪闪,不肯以正面示人,可锦香也猜了个七八成,心下顿时了然,也不急着揭穿,一扫刚刚的窘迫,改为抱肘,噙着一抹玩味的笑意,道:“南海楚公子吗?幸会幸会,楚公子好兴致啊,精神不错,看样子昨晚睡得不错吧!”锦香说着瞅了瞅顶着两个熊猫眼的楚钰,这话听起来就格外讽刺。楚钰见锦香已然发现,也不再掩饰,索性放下扇子,笑道:“素问玉帝新收义女胆量容貌过人,今日一睹芳容,果然名不虚传啊。哦,对了,在下南海楚钰。”

    “楚钰?倒是和我的一个故人名字一样。样子也有些眼熟啊,让本宫想想——”锦香佯装回忆道。

    楚钰生怕锦香又抖落出什么,急忙道:“在下容貌平凡,与人相似也有可能,又或许是之前帝姬参加瑶池宴时与在下有过几面之缘吧。南海景色景色不错,帝姬他日若有兴趣,愿来南海一游,我南海定蓬荜生辉,不胜荣幸。”

    “哦——既然南海太子相邀,本宫定然赴约。只是这南海景色究竟如何,待会儿还要请太子详细介绍一下呢。”

    “不敢当,不敢当。”楚钰不着痕迹的擦了擦头上的汗,锦香笑的他心里直发毛。什么介绍南海景色,还不是要找他算账?

    这时,钟鸣玉契之声响起,示意众仙归位,静待玉帝发话。

    锦香警示性的瞅了眼楚钰,抬头看见房枫的神色似有探究之意,急忙转身离开。

    芙蓉玉露池边,云雾缠绵,两个身影若影若现,墨离微垂紫眸,似若有所思,夕颜眼神幽怨,难得的敛去了周身的冷意。相对而立,半晌无言,听到钟鸣声后,紫眸似涌起万般不舍,墨离缓缓抬手,慢慢将夕颜额前散落的碎发别到了她的耳后,轻轻摸了摸夕颜的发梢,便再也没看夕颜一眼,举步往宴席处走来。泪水迷糊了夕颜的视线,广袖下的手指张了张,终是没有伸出去,低低呢喃道:“我知道的,我会等下去的”

    彼时瑶池宴上,歌舞升平,一派祥和,气氛渐入佳境,这时玉帝端起金樽,站了起来,众仙也忙静了下来。

    “适逢瑶池仙宴,寡人有一事要与众卿家宣布,花神洛伊之女锦香淑雅娴静,甚合寡人心意,寡人昨日收为义女,今日借仙宴吉辰,正式宣布此事,册封锦香为天庭第九帝姬,号朔阳,掌管水灵,赐府天河。”玉帝突然宣布锦香掌管水灵,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洛伊惊讶的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锦香却不知这其中有什么深意,楚钰和木香一脸兴奋,房枫似若有所思,墨离依旧垂眸,夕颜似乎还在想着刚刚的事情,无暇顾此,玄女刚想迈步上前说什么,却见王母轻皱眉,伸手拦住了玄女。

    “陛下,帝姬虽天资聪颖,但一时间恐怕难当此大任。还望陛下三思啊。”一仙出列道。

    “是啊,帝姬如此年幼”一时间众人纷纷附和道。

    玉帝轻皱眉头,正欲发话。

    “陛下收锦香为义女并非一时兴起,正是先前就有意让她掌管水灵,昨日一见,更是喜爱,便收为幼女,只是锦香还小,不如先让她拜师修习,等出师后再正式接管天河,陛下你看这样如何。”王母含笑道。

    “唔,如此甚好。”玉帝终是笑了笑,点了点头。

    洛伊的神色也由惊讶转为不安,慢慢化为平静,却掩不去眼中浓浓的忧伤。

    众人听了王母的一番话,也都静了下来,纷纷恭贺玉帝王母喜添义女,九子九女,九九呈祥。

    之后,玉帝又亲自带锦香见过一些元老,顺便拜了紫阳真人为师,之前木香跟锦香介绍过紫阳真人,说他爱打瞌睡,如今看他在玉帝面前仍是迷迷糊糊的样子,倒也说的不假,锦香心中不由嘀咕,等这样的师傅教出师,得等到猴年马月啊!

    瑶池宴持续七天,可对于锦香来说,第一天过得可真是无聊透了,而且被玉帝这么一搅和,玩也没玩成,逮窃听人的正经事也没办成。回了宁馨殿,锦香怎么都睡不着,半夜,偷偷拎着还没睡醒的虫虫顺着上回的路,出了殿。

    “香香,你要带我去哪啊?”

    “带你去见上回跟你说的偷花贼。”

    “哦。啊!他怎么会在这儿?那岂不是灵力很强,而且还是仙?”

    “嗯,是啊。”

    “那我们还是不要追究了,咱们打不过惹不起啊。”

    “喂,虫虫,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别忘了我现在可是帝姬,谁敢惹我?”

    “嗯,也是,不过咱们还是别惹麻烦了,毕竟”

    这时,几个宫娥走了过来,锦香慌忙捂住虫虫的嘴,变成一个小宫女的模样,迎了出去,笑道:“几位姐姐这是要去哪?”

    “去万福宫。”

    “是这样的,南海太子前些日子说有个习水帖子要给我们泽月宫的帝姬,今日忙,帝姬忘了拿,特叫我去取来,劳烦姐姐指下去南海龙王下榻处的路。”

    “泽月宫的帝姬?”那宫娥想了想,这位帝姬这两天可是焦点,想不知道都难,于是便爽快的指了路,也没起疑心。

    锦香道了谢,匆匆往楚钰住所赶了过来。到了墙外,估摸着是花园的位置,锦香轻松的翻了墙,跃了进去。进了南海龙王的宫殿,锦香暗想,这翻墙技术再练下去,都快赶上贼了。跟着几个宫娥,锦香轻松的找到了楚钰的宫殿,可能因为是天宫,龙王不给带侍卫,楚钰的宫殿外基本没什么人,锦香端了盘水果,堂而皇之的进了殿。

    殿内,烛光晕黄,屏风后隐隐约约看出有个人影似乎正在书桌边写字,除此之外,并无他人。

    听见锦香开门声后,楚钰头未抬道:“东西搁那,你退下吧。”

    锦香撇了撇嘴,暗道你才退下呢,一边仍抱着果盘,自己挑了个桃子,给虫虫挑了个葡萄,一边往屏风内走去。

    听见脚步声逐渐靠近,楚钰望着刚刚完成的画,嘴角的笑意敛去,眉头微微蹙起,回头道:“不是说了叫你——”话还没说完,看见锦香便愣在那儿了。

    只见楚钰墨发披肩,只随意绑了根额配,白衣云袖,一手执笔,回眸微愣,竟把锦香也看呆了。只不过锦香的造型相较而言就普通许多,一身宫娥服饰,手上拿个没啃完的大桃子呆在那,肩头还盘着只正犯花痴的小蛇,连葡萄滚到地上都不知道。

    葡萄滚到楚钰脚边,楚钰回了神,弯腰拾起葡萄,迈步朝锦香走来,唇角的微笑如同三月桃花水,简直要溺死人。

    三步,两步,一步,锦香感觉空气都稀薄起来,她突然有种罪恶感,似乎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身体都不听使唤了,一步也动不了,只好看着楚钰的妖孽脸在自己眼前放大再放大突然,楚钰眼中闪过一抹狭促的笑意,锦香还没反应过来,楚钰却笑吟吟的将葡萄塞到虫虫犯花痴张大的嘴巴里,然后便转身,转身,居然看都没看锦香一眼,锦香突然感觉很不爽,扭头看到虫虫还是那副模样,鼓鼓的下颌,鼓鼓的眼睛,还留了口水,锦香却一点都笑不起来,弹了弹虫虫的脑袋,骂道:“被妖精勾了魂吗!”

    楚钰听见锦香拐着弯骂自己,也不跟她计较。看了看画上的人,再回头看看,倒是有几分神韵,便满意的卷了起来。这才转身倒杯茶,递与锦香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我有何事相求?”

    “我是来跟你清帐的!”锦香没好气的瞥了楚钰一眼,把茶杯往桌上一搁,啪的一响。

    “喂,轻点,好歹是你家的东西。”

    “你说,欺骗帝姬该判何罪?”

    “喂,做人不能太没良心,昨儿可是本公子把你捞出来的,否则今儿就有笑话传出来了。”

    “你有证据证明本宫昨儿晚上逛园子啦?”

    “没啊,你既然没逛园子,那本公子也没遇见什么帝姬,何来欺骗一说。”楚钰说罢,还优哉游哉的喝了杯茶,挑衅的瞟了眼锦香。

    “你——”锦香气的抓着桌布,蹭的一下爬来起来,身子前倾,隔着桌子凑到楚钰面前,咬牙切齿道:“楚钰,你小子别欺人太甚!”虫虫吓得连美男也顾不上欣赏,哧溜一下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它可从没见过锦香这幅泼妇的模样,心里暗想,这楚钰还真有本事,美男果然不一样啊。

    “息怒,息怒,有话好好说嘛。别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的。”

    “就一个字,本姑娘的忙帮还是不帮!是爷们就痛快些!”

    “帮,帮,帮,你的忙敢不帮吗?”楚钰暗暗扶额,这丫头也忒野蛮了点。

    “哼,这还差不多!”锦香一掀袍子,坐了下来。

    “我只认识你这一个朋友,所以只好找你啰!”锦香边吃葡萄边说。

    “什么事?”楚钰也拈了个葡萄,吃了起来。

    锦香匆匆把这两天发生的洛伊反常、玄女为难、墙角窃听、玉帝偏爱讲了一遍,将心中的疑惑也都告诉了楚钰,顿时轻松了不少,明明相处不久,可锦香偏偏觉得应该相信他。

    “嗯,挺不简单啊。明天我先陪你查查究竟是谁窃听,至于其他的事,我觉得还是慢慢来,切莫打草惊蛇。”楚钰一改嬉皮笑脸的模样,眉尖微笼,眼神幽邃道。

    听了这话,锦香莫名的觉得心安,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我送你,走正门。”说罢便拿了件披风,不等锦香说话就迈步走了出去。

    锦香心里直嘀咕,敢情他知道自己是翻墙的?

    出了门,楚钰将披风披到锦香肩头,道:“脱了就不帮你。”锦香心中无语,白了他两眼,拢了拢披风,跟上了楚钰。两人一路无话,却也不觉尴尬,锦香踏着楚钰的影子,时不时逗逗缩在袖中打瞌睡的虫虫。

    突然,楚钰停住脚步,锦香自然就一头撞了上去,忍住眼泪,摸摸发疼的鼻尖,锦香伸出食指戳戳楚钰道:“你是石头吗!”

    楚钰轻轻拢起锦香的手,大掌包裹住伸出的指尖,道:“快回去吧,我不方便再往前走了,让人看见了不好。”

    “嗯。”锦香的声音还有些瓮声瓮气的,匆匆抽回手,逃也似的离开了。

    手中空空的感觉很不舒服,楚钰张了张手指,轻轻道:“我心匪石。”

    天边一轮孤月,拉长了墙角清瘦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