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中文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妙手狂医 > 第九百二十三章 问题多多
    女子眼前的大夫年纪并不大,三十多岁的样子,中等身材皮肤微微有些黑,带着个黑框眼睛,书卷气很浓,他叫卓伟林,此时卓伟林皱着眉头看着孩子,旁边围了不少人,米子轩也在其中。

    米子轩并没上前帮助卓伟林诊治,他要看看急救中心的大夫水平如何。

    卓伟林俯身看着孩子,孩子不大,两岁所以,此时处于昏迷状态,面色青紫,卓伟林拍拍孩子道:“他叫什么?”

    孩子的母亲赶紧道:“旭旭!”

    卓伟林立刻拍着孩子喊道:“旭旭?旭旭?”

    孩子没有任何反应,卓伟林拿起听诊器放在旭旭的两侧胸壁听了听后赶紧道:“你做饭的时候,他在家里做什么?”

    女子此时已经慌得六神无主了,听到卓伟林的问题茫然的左右看看,一脸焦急之色,皱着眉拼命想了下,一跺脚道:“好像在玩积木,他爸爸新给他买的。”

    卓伟林一皱眉先冲护士站喊道:“平车,立刻送放射科拍个胸片,快。”说完赶紧对女子道:“积木最小的有多小?”

    女子想了想道:“最小的指甲大小。”

    护士已经推着平车过来了,卓伟林道:“怀疑气管异物,请胸外会诊,快。”

    卓伟林的这一套诊疗疗程没任何问题,但是米子轩却皱起了眉头,他站出来道:“等等,如果你怀疑这孩子吞了积木的话,我建议还是别去做什么胸片了,你认为在x光下木制品或者塑料制品会显示出什么样的影像?”

    说到这米子轩对女子道:“孩子玩的积木是什么材质的?”

    卓伟林跟两个护士愣愣的看着米子轩,心里琢磨着,这是那杀出来的程咬金?不过说的好像没错。

    女子赶紧道:“塑料的。”

    米子轩点点头道:“塑料制品在x光下显示的是软组织影,会影响诊断的,孩子现在已经出现窒息了,我的意见是立刻让胸外的人行支气管镜检查,立刻解决窒息,密切观察孩子的血氧变化。”

    卓伟林看着米子轩一眼立刻道:“按照这位先生说的做。”

    两个护士也看了米子轩一眼,然后推着平车往抢救室跑。

    卓伟林临走前对米子轩道:“同行?”

    米子轩耸了下肩膀笑道:“嗯,同行,书本上的东西要记住,但不能死记硬搬,患者的病情千变万化,要结合实际情况。”

    这话让卓伟林有些不爽,心道:“你谁啊?轮得到你来教训我?”想是这么想,但卓伟林却并没作,迈步走了。

    看着卓伟林离去的背影,米子轩叹口气,华夏的医生跟美国的医生之间差距很大,省级急救中心的大夫思维模式竟然还如此僵硬,华夏的教育还是太落后,就拿医学院的学生来说,从小到大接受的都是应试教育,哪怕到了大学也是如此,他们所学的东西其实就是应付考试,到了临床上他们不但还得从头学起,并且散性思维跟美国的医生相比,差距太大了。

    这个问题其实米子轩早就现了,只是以前他所待的医院都太小了,病源量太小,这个问题造成的后果并不明显,但是到了省级医院,还是省级的急救中心,医生们因为从小接受应试教育的导致思维方式僵硬、守旧的问题可就极大的暴露出来了,这样大的医院每天的病源量是惊人的,尤其是在负责整个省危重患者的急救中心,患者的病情多样化而复杂,很棘手,医生救治患者的思维方式一旦僵硬,不够灵活,不能够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全盘考虑患者的病情,出事的几率太大、太大,一旦出事就是人命。

    这个问题对于米子轩来手很棘手,也不好解决,因为在急救中心工作的医生相比都是华夏人,从小大大接受的也都是应试教育,应付考试他们是一把好手,不然也不会从每年几百万的医学毕业生中脱颖而出留在这么大的医院了,但是真到了临床上,因为他所接受的教育,导致了他们的缺点也就暴漏出来了,想纠正他们这个十多年应试教育造成的缺点短期内几乎是不可能的。

    医生这个行业很独特,不光要动手能力强,动脑也同样如此,华夏的教育本就导致了孩子们的动手能力差,在加上所学的又都是应付考试用的,动脑在考试上没问题,可在情况错综复杂、千变万化的临床上便不够看了,僵硬的思维模式极容易耽误患者的诊治。

    米子轩是越想越头疼,看来这急救中心的主任还真不是这么好当的。

    另一边卓伟林跟胸外的人交代好患儿的病情后就把孩子转交给他们治疗了,一个二十多岁化着精致淡妆的护士抱着一本病历走过来用肩膀轻轻撞了下卓伟林道:“唉,听说了吗,咱们急救中心的主任明天就来走马上任了,听说特别年轻,好像还不到二十五岁,二十三还是二十四着?”

    卓伟林看了一眼林雪道:“你跟我说这个干嘛?”

    林雪撇撇嘴道:“跟你说这个干嘛吗?刺激下你呗,你看看人家二十五都不到,华夏医疗界的翘楚,最年轻的主任医师,也是最年轻的急救中心主任,论文表了一大推,这又是上什么访谈节目,又是参加什么综艺节目的,我还听说他很跟多大明星都传出了绯闻,你在看看你,眼看着就三十五了还是个小主治那。”

    卓伟林急道:“你没事干了是吧?我是主治怎么了?米子轩我看也就是徒有其名,临床技术不见准怎么样那!”

    林雪一撇嘴道:“切,临床技术?呵呵。”说完迈步就走。

    卓伟林追上去急道:“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了。”

    一个满头白的瘦小老头叹口气道:“这个卓伟林啊,没法说。”

    旁边走过来一个小护士道:“老主任,卓大夫怎么了?”

    何汉清苦笑道:“别喊我老主任了,我现在是副主任,咱们的主任明天就来,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艾小雨撅着嘴道:“凭什么把您的办公室和给他啊?这主任就该是您的,真不知道院领导是怎么想的,让他一个毛头小子当主任,就不说这急救中心了,就说以前咱们那急诊每天要接诊多少患者,每天又要遇到多少事,咱们这种情况很复杂的地方,他能管理得好?”

    何汉清一皱眉道:“就你话多,让你干嘛你就干嘛,赶紧的。”

    艾小雨不满道:“知道了,不过老主任您还不走,这都几点了?”

    何汉清道:“你看看今天都忙成什么样了?我走得了吗?行了,别跟我这废话了,赶紧把办公室收拾好,然后该干嘛就干嘛。”

    何汉清话音一落,呼叫器响起:“翠桥南路生重大车祸,出院前的各位大夫、护士请就位,何主任请您立刻来急诊大会议室。”

    何汉清立刻是一愣,急道:“翠桥南路生重大车祸?这怎么搞的嘛,那地方是市中心,一年四季堵车都堵得厉害,怎么就生中重大车祸了。”

    说到这何汉清迈步就走,走出去几步突然停下脚步道:“小艾立刻通知一到六病区值班的四线大夫来会议室开会,在通知所有休假的大夫、护士立刻来医院,就是下刀子也得给我在十分钟内赶到。”仍下这句话何汉清急匆匆的往会议室走。

    艾小雨在后边急道:“老主任十分钟内到?您开什么玩笑,这个点他们到不了啊。”

    何汉清根本就不管直接去了会议室,他到的时候院长程博远以及一干院里的副院长已经到了,看到何汉清程博远面色凝重的道:“老何啊这次车祸生的非常突然,伤员很多,你一定要站好这一班岗。”

    何汉清点点头道:“程院长您放心,我肯定会组织好抢救工作的,只是翠桥路那地方怎么会生车祸那?”

    程博远苦笑道:“也不知道怎么就有一辆拉着钢筋的大货车进到了一环路,这车载,煞车失灵,结果撞了几辆车后翻了,钢筋全下来了,把周围的车都给卖了,估计这次胸腔、腹腔贯通伤少不了,你赶紧安排人手,我让大外科全力支援你,你放心。”

    何汉清点带你头开始布置抢救工作,程博远这边也让大外科这边调集人手支援急救中心,并且联系血库备血,通过电台呼吁广大市民鲜血,尤其是稀少的血型,总之要保证血制品的充足。

    米子轩站在候诊大厅里是苦笑连连,自己就是来看看,没想到遇到个重大车祸,第一天来这急救中心还真给自己送了一份大礼啊。

    很快伤员就6续被送来,到处都是浑身是血痛吟个不停的伤者,医生护士早就忙成了一锅粥,但这次伤员实在是有些多,哪怕程博远紧急掉来大外科的人帮助急诊,人手还是不够,很多医生护士还堵在路上,一时间到不了医院。

    何汉清急得在那大喊道:“怎么人还不到?”